2020年10月28日 星期三
妈妈是一面镜子 没义务吸他二手烟
第44版:广域/城与事 2020-05-25

没义务吸他二手烟

刘放

刘 放(江苏苏州,文化人)

戴着口罩赴约相聚,饭间,当然是要摘下的。疫情减轻,允许堂食和聚餐了,皆大欢喜。席间,大家严格遵循分餐制,不见有人大包大揽给旁人夹菜,均各自通过公筷过渡到自己面前的菜碟。敬酒,也只是举杯示意,没有谁再像以往那样,推杯换盏,拉拉扯扯,拍肩搂抱,觥筹交错。这样的聚餐,比起疫前,似乎有些许恍若隔世感,新奇而别致。果然如人们所说,疫情改变了我们很多的生活习性。

但是,这番美好,却被咔嚓一声点燃的蓝烟给葬送了。

吸烟者辛兄,是本次聚餐做东人。他看酒过三巡,气氛渐起,不由分说就打着火机点燃了香烟。似乎是烟瘾早犯,隐忍多时,既点之则放之,难免就带上几分“狠狠” 的意思,吮吸猛,吞咽深,喷吐大,顿时包厢内充斥了尼古丁辛辣呛味。也立竿见影般引发咳嗽此起彼伏。

辛兄大大咧咧说:“大家不介意的话,我抽一支烟啊。”

有人附和,没关系没关系。

我想一想,将摘下的口罩戴上说:“其实我是介意的。既然辛兄自说自话,今天又是做东人,烟雾胜过病毒,连口罩都过滤不了,那我只好先到外面避让一下,等烟消云散了我再进来。” 边说边站立,要外出。

辛兄连忙揿灭香烟,面带尴尬,说,刘兄怕烟,我忘了,莫怪莫怪。

我呢,当然也就不便再执意离开,摘下口罩再就坐,且连连向辛兄举杯示意,无异于将敬酒、道谢和谢“罪” 调做一杯鸡尾酒,但还是没能再回从前。

散席归家,有朋友微信责怪我有点不近人情。我回:别人请吃一顿饭,我有义务吸他二手烟吗?林则徐能逼老外交出鸦片虎门销烟,我不过让自己同胞酒席上灭掉区区一支香烟。是我不近人情,还是别人不近人情,恐怕还有待一辩。再引用林大人名联:“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我本不是海,做不到也就无须做到容纳百川了。至于无欲,倒是似乎可以接近的,无非是不贪下顿吃请罢了。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