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0日 星期二
小时候吃腻
第92版:专栏/前廊众生 2020-05-25

小时候吃腻

胡展奋

胡展奋

专栏作家

Columnist

喜欢历史,酷爱大片

世事难料,小时候吃腻的东西不知何故,现在统统变脸了。

小时候被我们吃腻的当然不会是翅参鲍肚。那时过节才吃肉。那时只要听见楼下的“阿三”哭——那种哭是炸雷型的,现在赌场有种叫“炸金花” 的,不知是不是——我就知道他们家的餐桌上红薯了。这东西上海人喜感地叫“山芋”,有“栗子山芋”,闻起来香香的,吃口就是寡淡的淀粉,吃快了,胸闷;吃多了,泛酸。有“糖心山芋”,山芋中的贵族,外皮红红的,内里黄心或红心,吃口喷香而且蜜甜,但是事后泛酸更厉害,胃里像醋钵打翻,而且越好吃,越泛酸,反酸的结果必然是痛苦的“烧心”,弄堂里无数人因此落下了胃病。

所以那些日子往往楼下阿三哭了,我们也跟着哭,家长们愤怒地责骂我们,说我们“嚎丧”。哪里知道,那时候还有大量吃山芋藤的,甚至连山芋藤都吃不上的。

当然,那几乎是六十年前的事了,每个月规定25 日是买大米的日子,大家备好“购粮证” 去排队,问题是家家的大米都挨不到“25日”那一天的,常常20 日左右就没米了,于是杂粮登场,远远地,我们看了就哭,谁叫我们还是不懂事的孩子呢?

小时候吃腻的还有“面疙瘩”。计划大米是不够吃的,除了山芋,我们常常吃面疙瘩,母亲先放点盐,把面粉拌得像厚浆糊一样,烧沸了水,一勺子地刮成手表大小,甚至更大些,丢进沸水,熟了捞出,就是“面疙瘩”,油花,几乎是看不见的,偶尔滴一点麻油或猪油,那可要仔细闻,耐性闻,才能闻到。弄堂里,面疙瘩大普及,使很多玩伴的绰号就叫“面疙瘩”。

海带也是我们的仇人。泡开了,现在可吃香了,放肉排,放棒骨,放海参,放淡菜,放火腿。它是个势利鬼,母亲说,要“轧好道”,就是交富贵中朋友,它会越炖越好吃,越炖越鲜美,叵耐彼时瓮中有米即富贵,哪里有更富贵的,自来水+ 盐+ 海带,于是它就特别地难吃,第一像油毛毡,第二像塑料,第三才像道林纸,有人说“长征吃皮带”,我怎么觉得它就像皮带,进了肚子,它还会膨胀,渐渐爆发大海的脾气,翻滚而发泡,化成无数的酸水,向贲门冲击,通常那一晚是很难过的,对它,不是吃腻的问题,而是吃怕了,现在看到它,仍然想唱《大海啊故乡》。

不过世事难料,小时候吃腻的东西不知何故,现在统统变脸了。

似乎是存心想打我的脸,那天在一家会所,菜单上赫然印着:天虎翅金疙瘩。

我猜不透内里,怕人讥我“乡下宁”,又不敢问。死撑着。结果上来一看,“鱼翅面疙瘩”也!穷秀才攀上了金马门,窝囊废当上了驸马爷,我当下就失态窃笑:老朋友,混得真不错啊!

无独有偶,红薯也来打我的脸。那日我毫无准备,吃着富丽堂皇的“洛阳水席”,吃着,吃着,上来了一盏银盖碗,下面丁火微微烘着,打开一看。红泥一坨,还以为“红泥小炉”一类的浪漫,勺起一尝——咦!这不就是山芋吗?!至多“糖心山芋” 而已,凭什么金盏银碗地折腾呢?还真土老帽假冒老克勒啊!

见大家都面色凝重地一迭连声夸奖 ,我不想揭它的底,做人要厚道是不是。

海带就别说了。就像同学会上猛然见到当年天天被你“吃头蹋” 的“小扁头” 突然开着一辆保时捷过来,你再看不起他,看在众人都上去呵泡的份上,你也得给点面子吧。

忽然换个角度想,如果是贾宝玉薛呆子那样的“小时候”,吃腻的自然是龙肝凤髓、翅参鲍肚,一旦成年后看到的仍然是龙肝凤髓、翅参鲍肚。

那,又该如何想?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