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8日 星期三
教师,无悔的选择
第32版:2020开学和毕业 2020-05-25

教师,无悔的选择

王煜

郭思化(后排左三)和跳绳队的伙伴在里约奥运会上。

史雪萍(中)和林芝第二高级中学的学生们在一起。

既然选择了当老师,就要不断自我鞭策,严格要求自己,才能为学生做出表率。

记者|王 煜

成为教师,既是不少高校毕业生就业的选择,更是“师道” 得以在师生间传承的途径。今年,国家推出的促进高校毕业生就业的政策中,各类教师的扩招是很重要的一环:“特岗教师”“三支一扶”“西部计划” 等中央基层项目的实施规模扩大;中小学和幼儿园教师队伍的招收数量将达到40 多万,并且推行“先上岗、再考证” 的促进政策。教师岗位,究竟为何能吸引毕业生?

一心当老师的世界冠军

“世界冠军还要找工作?” 这是上海体育学院的应届硕士毕业生郭思化经常被问到的问题。世界跳绳比赛冠军、第十届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室内技巧类比赛一等奖、全国跳绳联赛个人花样高级第一名、代表中国参加巴西里约奥运会表演并受到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的接见和称赞……她拿到的“荣誉清单” 很长很长,但她一心想要当一名体育老师。

亲人中有好几个老师,耳濡目染之下,郭思化从很早开始就有当老师的想法。“我认为当老师是责任感、自我价值的体现。”而在近几年的花样跳绳生涯中,她的这一愿望越发强烈和清晰。她说,当下花样跳绳的专业教练比较缺乏,她的想法是投身到培养这个项目的教练的事业中去,也就是成为“老师的老师”,让这个我国的民族传统体育项目得到更好的推广。

有想法就付诸行动。不过,去年的秋季招聘,她因为在美国的高校交流而错过;今年的春季招聘,又恰恰被疫情影响。“就业机会并不会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主动找上门来,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去争取。”为了圆自己的教师梦,今年的前几个月,待在家中的郭思化每天花十几个小时“云求职”,总共投出了一百多份简历。她并不是盲目地“广撒种”,而是在投简历之前都搜集用人单位的信息、仔细研究它们的特点,然后思考自身与招聘需求的匹配之处,再完善修改简历;这样,每一份简历都是“精心定制” 的,一天也只够处理好两三份。她把用人单位的信息记录在笔记本上,写满了十几个本子。

这一百多份简历,绝大多数投的都是教师岗位;只有少数是高校辅导员,这也是她留的“备份” 选项,“可以从辅导员再转岗到体育老师”。成为大学老师是最符合她的生涯设想的,但有一段时间,她投的不少简历都没有回应,原因是很多高校招聘教师都要求博士学历,她被直接卡在了这一关。看到这样的情况,她也开始投一些中学教师的岗位。“其实改投中学的时候我内心也蛮挣扎的,毕竟在那里可能更多是直接教学员,培训教练的机会就比较少了。但理想如果只是停留在空想是没用的,还得落到实际。就算去了中学,我也可以再想办法‘曲线救国’。” 郭思化告诉《新民周刊》记者。

近期,浙江的一家高校给了她面试的机会。这家高校本来也是偏向于招博士生,但郭思化的信念和表现获得了面试专家的一致认可。当面试中一位老师问她“是否愿意来组建团队把花样跳绳在当地推广”时,她的眼睛亮了,“感觉被戳中了内心”。面试通过后,她将去这所学校参加入职体检。视频面试时与学校老师的交流机会有限,她想趁来到实地,和他们再聊聊推广花样跳绳的计划。如果符合防疫要求,她还计划马上申请到学校做教学实习。

其实,她同时也拿到了上海的一些学校的职位,其中包括在全市第一阵营的中学。要放弃上海的工作机会,她坦承内心还是有些纠结;不过,梦想还是给了她强大的力量。“想当老师,和我内心比较强的自我驱动力也有很大的关系,希望自己能保持这份勇气和坚守,迈开教师梦想的第一步。”

在雪域高原教书育人

郭思化的教师梦想刚刚起步,而一些比她年长的大学毕业生,已经在雪域高原的教师岗位奉献了多年。

史雪萍是其中的一员。2014 年从华东师范大学毕业后,她来到西藏林芝市第二高级中学担任了一名数学老师。她在大学所学的师范专业,本来就是要求学生毕业后到西藏当老师的;对这样的职业选择,无论是在校时还是从业后,她从未动摇过。她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善于和他人打交道的人,唯独和学生在一起时她愿意敞开心扉去和他们沟通,并且觉得十分快乐。

刚到林芝时,她上楼气喘吁吁,脸上疯狂长痘。比起对气候的不适应,更大的挑战是在教学上:当地学生的数学基础很差,虽然已是高中生,但有的甚至连“九九乘法表”都掌握不牢,往年高考平均分数只有20 多分。对此,只有更多的付出。课堂上史雪萍教新知识,所有课间她抓住一切机会为学生们补上以前的基础。“虽然学生们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但他们都特别淳朴,能感受到我是全心在帮助他们,一旦有了进步,就特别真心地感谢我,那一刻我和他们都很幸福。”

比史雪萍早一年毕业到林芝任教,和她在校时为同一专业的王旺东说:刚毕业时他还对教师这职业有一些抗拒,曾经想过在合约结束后离开;但是他逐渐找到了教书育人的“获得感”:自己的努力让学生们有所收获,这是一种人生价值的实现。

如今他已经是西藏林芝市第一中学数学学科组的组长。他感慨道:教师是一个“良心工作”。“这里学生的底子不好、成绩普遍跟不上,说实话即使当老师的想糊弄一下,学生和家长也都看不出来。但我从来不会那样去做,一直坚持着用真心换真心。” 他和史雪萍一样,多年来每天从早上6 点就起床开始带学生的早课到晚上10 点还在学生宿舍巡查,从不计较辛劳。

“既然选择了当老师,就要不断自我鞭策,严格要求自己,才能为学生做出表率。” 在西藏,他俩没有放松专业的提升,通过与发达省市援藏教师的交流以及从网上获取资源,一直不断“充电”。

2018 年,史雪萍遭遇了一场突发的车祸,死里逃生后,为了身体的恢复,她不得不遵从医嘱在2019 年离开了西藏。在新的地方,她的岗位依然是教师。“我一直特别想回到那里,去看看学校和我的学生们。” 她时常在梦中重回雪域,梦醒后因思念而流泪。而王东旺已经在林芝结婚成家,在和《新民周刊》记者通话时,他的孩子刚刚出生。他已经下定决心,在西藏的教育岗位上扎根。

史雪萍前几年教的一个高三毕业生,如今已经是大学生,她假期回到林芝时,主动去当地的小学和幼儿园当志愿者老师。“这让我特别高兴。” 史雪萍说。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