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8日 星期三
少年黑手党
第96版:影视 2020-05-25

少年黑手党

西风独自凉

撰稿|西风独自凉

怜悯、同情的人性没有消失,光明与黑暗的交锋就还将继续。

格莫拉(Camorra)本意为赌场老板,源于16 世纪的那不勒斯,后来逐渐发展成有组织犯罪集团。1980 年代末格莫拉爆发内战,“有4000 人死去,平均一天死三四个人”。

2006 年3 月,纪实性小说《格莫拉》出版,畅销50 多个国家,作者罗伯特·萨维亚诺由此成为意大利黑帮题材最重要的作家和编剧。2008 年5 月,根据《格莫拉》改编的同名影片获得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和欧洲电影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等诸多荣誉。

黑老大乔瓦尼枪杀两名少年,动作娴熟、自然,尤其是开枪时手抬了一下,让观众感觉到了手枪的后坐力,体现了一个优秀的群众演员的自我修养。当时各大监狱放映《格莫拉》,一个在押犯当时就震惊了:“咦,这不是我们的老大乔瓦尼·范诺索吗?他怎么拍电影去了?” 他是演员还是卧底?为什么我们坐牢,他在拍电影?!警方联系剧组,本色出演黑老大乔瓦尼的乔瓦尼随即被捕。

罗伯托好不容易在一家格莫拉背景的专门处理毒废料的公司找到工作,跟着老板走南闯北,祸害大地、河流、苍生。

老奶奶老眼昏花,把罗伯托认成了孙儿卢卡,临别前送给他们一筐桃子,老板笑容可掬,连声道谢:桃子真不错,谢谢您了,我会带给孩子们吃的,看啊,多好的桃子!

毒废料浸透的土地怎么可能结出甜美的果实?走到半路,老板马上变脸,让罗伯托把散发着怪味的桃子扔掉。散落在地的桃子,就像罗伯托凌乱的心情。也许他想到了自己的奶奶,也许他看到老人善良的心和桃子一样正在被毒废料腐蚀。

我是谁?我怎么会跟这些笑里藏刀、到处祸害别人的败类在一起?罗伯托终于确认,他不想变成自己最厌恶的那种人:我跟你不一样!我与你不同!

看似平淡的故事大有深意,怜悯、同情的人性没有消失,光明与黑暗的交锋就还将继续。

1979年出生的罗伯特·萨维亚诺,小时候“看到一个格莫拉成员被淹死在奶酪生产机的牛奶当中”,因《格莫拉》大胆披露那不勒斯黑手党,他一度受到意大利警方的保护。

2014 年,由罗伯特·萨维亚诺编剧的《格莫拉》第一季,枪手冲进咖啡馆扫射、投弹,爆炸场面万分惊险,美国大片也拍不出这种现场感。因为爆炸场面非特技,而是真实镜头,差点炸到扮演枪手的演员。制作非常用心,西罗倒地之后,顺势扫倒椅子掩护身体,如此机敏,其多次死里逃生才有说服力。

2019 年,萨维亚诺以《少年黑手党》获得第69 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最佳剧本奖,影片试图延续《西西里人》(1985)被现实世界的铜墙铁壁碰得头破血流、充满苦涩的侠义精神。

斯特里亚诺是那不勒斯唯一不欺负平民的黑老大,深受大众爱戴,是尼古拉的偶像。一个偶然的机会,尼古拉结识斯特里亚诺的侄儿奥古斯丁,后者带他参观叔叔的卧室,朗诵叔叔喜欢的诗句。

叔叔去世后,奥古斯丁受够了外来黑帮的窝囊气。对于他来说,名气再大都不如现金实惠,拼命抢地盘不就是为了钱吗?叔叔名气那么大,受人尊敬,只不过应验了一句老话:好人命不长。

尼古拉不愿收平民的保护费,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因为人性向来如此:有人喜欢钱,有人喜欢被尊敬和热爱的感觉。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