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6日 星期六
重启的赛季,球转、人转、钱转……
第68版:球瘾 2020-06-29

重启的赛季,球转、人转、钱转……

非虫

上图:6 月16 日,西班牙人队球员武磊(左)在比赛中进攻。

下图:申花球员伊哈洛续租曼联。

下图:英超、德甲重启,都能见到主场球迷将纸板提前放在看台,为心爱的球队加油助威。

上图:6 月22 日,曼城队球员大卫·席尔瓦( 右二) 在比赛中射门得分。 在2019-2020 赛季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第30 轮比赛中,曼城队主场以5 比0 战胜伯恩利队。

上图:6 月20 日,英超布莱顿对阿森纳比赛前,双方球员在开赛前为在新冠疫情中失去生命的人默哀。

下图:因新冠肺炎疫情,日本职业棒球联赛热身赛采用空场进行,联赛一度停摆。

疫情之下,职业足球领域的复工复产显示的是——没有比赛踢,就啥都没有。唯有球转,才能人转、钱转,产业才可能恢复。对于球迷来说,即使暂时无法到现场为心爱的球队助威,起码还能通过屏幕找回一点儿欢乐或者忧伤……

撰稿|非 虫

“感谢一起战斗的第12人,我们球场上见。” 这是北京时间6 月17 日晚间,中国球星武磊通过微信公号“武磊周记” 发出的第56 篇文字的提示语。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武磊正在马德里回巴塞罗那的飞机上。在经历了一场90分钟的闷战之后,武磊所在的西班牙人队0-0 战平赫塔菲,暂时摆脱了西甲联赛副班长的地位。武磊感谢的“第12 人”,指的是西班牙人队的替补和工作人员组成的拉拉队。在武磊看来,在空场举行的比赛中,他们愣是将赫塔菲的主场喊成了西班牙人的主场。然而,遗憾的是,6月21 日,西班牙人队主场1-3 不敌莱万特,又回到了联赛副班长的位置。

从6 月12 日西甲重启开始,西班牙人队似乎找到了状态,或者说比另一些保级对手提前进入状态。6月13日西班牙人主场迎战阿拉维斯,武磊攻入一球,西班牙人2-0 赢得比赛。加上6 月17 日的客场平局,两轮得到4 分的西班牙人队,似乎看到保级的一线希望。尽管如今又垫底了,可西甲本赛季尚有8 轮。作为球队目前的头号射手,武磊该挑起帮助球队保级的大任——回想上赛季末轮击败皇家社会,武磊的进球帮助球队晋级欧联杯;回想1998-1999 赛季末轮,中国球星杨晨打入扳平一球,最终帮助法兰克福5-1 大胜凯泽斯劳滕而保级成功。武磊应该鼓起信心。

西甲重启之前,德国足球甲级联赛自5 月中旬重启。北京时间6月17 日凌晨,凭借莱万多夫斯基的进球,拜仁慕尼黑客场1-0 小胜不来梅,提前两轮锁定联赛冠军。这也是拜仁慕尼黑连续第8 个德甲冠军。

欧洲五大联赛中,英超、意甲也已经重启2019-2020 赛季的余下赛程。唯有法甲早在4 月就宣布赛季提前结束。尽管重启的联赛几乎都是空场举行,这意味着各队门票收入会受到很大影响。然而,只要比赛得以恢复,职业联赛产业就能转动起来,哪怕是较低速的运转,却仍可使得球员有一定曝光率,俱乐部的电视和网络转播收入、广告赞助收入等少受影响。渐至赛季末期,各种转会传闻也纷至沓来,对于许多俱乐部来说,通过球员转会获得收入,或者进行阵容整合的机会也到了。

疫情之下,职业足球领域的复工复产显示的是——没有比赛踢,就啥都没有。唯有球转,才能人转、钱转,产业才可能恢复。对于球迷来说,即使暂时无法到现场为心爱的球队助威,起码还能通过屏幕找回一点儿欢乐或者忧伤……

球员特别需要比赛

在英超重启以前,6 月初,尼日利亚球星奥迪昂·伊哈洛确定能够继续留在曼联,直到明年1 月。他的东家上海申花同意了这一租借协议。今年2 月,由于中国国内出现新冠肺炎疫情,中国足协超级杯、中超联赛相继宣布延期。当时亚冠还没延期的申花,就决定外租伊哈洛。原因是——亚冠联赛的外援政策是“3+1”,也就是各队可注册4名外援,其中一名必须是亚洲外援。申花队内亚外是韩国人金信煜,其是申花韩国籍主教练崔康熙的爱将。崔康熙掌握着金信煜的“使用说明书”,想着金信煜必定能像在全北现代或者去年在申花时一样,帮助自己攻城拔寨。

毫无疑问,伊哈洛无法进入亚冠名单。这种情况下,是让球员跟队训练,还是外租呢?毫无疑问,外租是最佳选择。于俱乐部来说,让球员跟队训练,工资照付,球员却不在比赛状态,甚至有可能因为久疏战阵而水平下滑、身价下跌,这相当于俱乐部资产损失。于球员来说,没有比赛踢,奖金会减少,水平无法保持的话,未来拿不到大合同,甚至找下家都难。

别看2019 年伊哈洛在申花的表现,有颇多令球迷失望之处——在申花保级关键时期,要么去为国家队打比赛,要么回到申花又伤了,可其实力还是可圈可点的。特别是去年为尼日利亚打非洲杯时,伊哈洛勇夺射手王,这让英超球队曼联和托特纳姆热刺都有了租借他的想法。毕竟,这位尼日利亚球星在2014 年到2017 年效力英超沃特福德时,也曾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选择曼联,对于生于1989 年的伊哈洛来说,相当于实现了儿时的梦想。曼联现任主帅索尔斯克亚的想法更简单——拉什福德受伤,租借伊哈洛,即插即用。有消息称,在转会窗口关闭前,申花外租伊哈洛,可收到400 万欧元的租金。

伊哈洛在曼联的表现超出许多人预期——出场8 次进4 球1 助攻!在英超,他的进球效率甚至超过在中超申花时期。然而,随着疫情导致英超停赛,伊哈洛又面临着选择——是等英国这边疫情控制住、英超重新开战,还是回到疫情已经控制住的中国,等待中超开赛?

好在英超选择了空场重启。而申花同意延长租借合同。伊哈洛称:“感谢申花对我的支持。我在这里要待到2021 年1 月底,这对我太好了。”

申花租借伊哈洛的办法,在外界看来,一方面有利于外援长期保持状态,另一方面令外援身价保值增值,再一方面还节省了工资开销。算是三赢的买卖。球在转,人在转,钱就可以转。伊哈洛能去曼联踢球,在他自己看来是一种幸运。而申花另一大牌外援、意大利球星沙拉维没能在今年1 月重回意大利踢球,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沙拉维当时眼看中国武汉有疫情、中超无法正常开赛,就动了回意甲的心思。既解了思乡病,又能躲避疫情,何乐而不为?没想到的是,疫情成了全球大流行,意大利一度成为疫情中心。反而是中国的疫情率先被控制住。转会未成的沙拉维,反倒心里偷着乐了。

如今,欧洲疫情尚未有效控制,但德甲、西甲、英超、意甲已重启,欧洲主要联赛进入2019-2020 赛季密集收尾阶段。随着球员场上表现的变化,各种转会消息、传闻又纷至沓来,好不热闹。不过沙拉维似乎不为所动。

且看欧洲转会市场的变化。6 月18 日,英超切尔西官宣从德甲莱比锡引入德国前锋维尔纳,5300 万欧元的转会价格,打破了萨内保持的德国球员最贵转会纪录。维尔纳转会这笔买卖,可见英超经济状况总体上可能并未受到疫情、休赛影响。本身英超的转播、赞助等方面“蛋糕”做得比欧洲各国联赛为大,各俱乐部财力雄厚。

在英超重启后,0-3 输给曼城的阿森纳也心急火燎地希望加强锋线力量。目前传闻,同样来自德甲——勒沃库森的凯文·沃兰德即将加盟。不过,对于沃兰德来说,能够让阿森纳继续下决心的,还得是本赛季德甲剩余的比赛。截至6 月18 日,沃兰德代表勒沃库森出战35 次,贡献11 球9 助攻。这一数据,与上赛季42 场15 球16 助攻相比,还有提升空间。

英超重启以前,有一些球员是明确表示反对复工的。曼联球星阿圭罗称,许多球员对比赛重启感到很害怕。切尔西球员吕迪格称,在有许多人因疫情死亡的时候,复工比赛让他“良心上过不去”。曼联球员斯特林甚至在个人视频网站上表示,“重新回到比赛不能只是因为足球上的原因,必须要保证不仅仅是球员,还有所有医疗人员、裁判们的安全。” 租借在纽卡斯尔的热刺边卫罗斯则在自己的直播中言称:“疫情控制了再聊足球吧!”

阿斯顿维拉后卫明斯甚至如此称:“英超重启是由财务推动的,我想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球员只是个商品而已。”

然而,英超不重启,所有球员都将面临降薪30% 的局面——是否大多数人愿意看到自己薪水大幅下降?当英超确定能够空场重启之后,媒体调查发现,此前约50 名持反对意见的球员也大多改变了主意,悉数上场比赛。切尔西球员芒特说:“对于联赛能够重启,我感到兴奋!我们已经等待重新开赛太久了。我们在休赛期间需要保持健康并为回归比赛做好准备。老实说,我想大多数球员会发现自己的生活很难离开足球。休赛期我一直在家里踢球。”但上场比赛以前,芒特还是表示,自己对赛场有些生疏感,一开始动作都有些僵硬。再不比赛,也许自己的竞技水平就会直线下降了。

但德国耶拿大学研究院乔尔·梅森进行的统计表明,德甲联赛重启后,球员的受伤概率从每场0.27 人上升至每场0.88 人,增长了266%。从德甲重启到6 月7 日,已有65 人受伤需要休养,场均受伤达到3 人。究其原因,梅森认为,是此前一段时间球员们都没有进行系统的训练,加上联赛因疫情中断、重启后,赛程更加密集,气候又炎热起来,这使得球员在进行了高强度的比赛后很难恢复状态,这些因素都使得球员们更容易受伤。好在重启后的德甲、英超,都允许每场替换5 名队员,多少能降低一下各种因素对球员的伤害。

俱乐部的烦心事

欧洲主要联赛的重启,大多是空场进行的。这对俱乐部的票房收入有很大影响。而赛事重启之前,俱乐部又必须多做许多工作。

以做好球员的检疫工作为例——新冠疫情暴发后,各国联赛不少球员中招。其中就包括西班牙人队的中国球星武磊。3 月21 日,武磊被宣布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即使中国前锋是轻症患者,但他在周记中透露,也曾考虑过最坏的结果:“在被新冠病毒困扰发烧最严重的那两天,我真的担忧过自己是否能完全康复,是否还能继续足球生涯。”好在他康复了,且从运动状态来说,身体恢复得不错。

英超至少有8名球员感染新冠。从AC 米兰租借加盟阿斯顿维拉队的西班牙门将佩佩·雷纳已经37 岁“高龄”。在今年3月感染新冠病毒后,他曾一度呼吸困难,咳嗽发烧。这样的症状,令他至今回忆起来都觉得害怕。如今,恢复健康的雷纳却要为另一桩事烦心——他是今年1 月租借加盟维拉的。租期半年,6 月30 日到期。可英超重启后,即便赛程再密集,也不可能在6 月30 日结束赛季。目前看,2019-2020 赛季英超联赛将于7 月底结束。那么,到7月1 日以后,雷纳是留在维拉还是回AC 米兰?如果他留在维拉,工资是维拉支付还是AC 米兰解决?他留在维拉,是否有国际米兰转会备案?是否需要续签一份为期一个月的工作合同?

对于欧洲的俱乐部来说,更多一件烦心事是——疫情并没有完全得到控制。原本实行走训制的各大俱乐部中,有不少开始改变措施。球员不再上班、下班,不再是从家到训练场两点一线了,而是全队在酒店封闭隔离。武磊说:“在国内,即使没有疫情,球队在比赛期间进行这样的封闭都是常态,目的是帮助球队更加集中精神和注意力专注比赛。没想到在海外球队也不得不这么做了。从结果来看似乎也不错,所以我估计在接下来的赛程里还会延续。”

已提前夺冠的拜仁慕尼黑,倒是在德甲重启后,一直仍实行走训制。不过主帅弗利克提醒说,球员们依然要进行居家隔离,而不能随意外出,头脑里防疫这根弦时刻都不能放松。

在欧洲联赛中断之际,球场安全演习的次数和安保人员的数量都有所减少,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各个赛场的安全性。在英超重启之前,恰逢非洲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被警察跪杀后,美国掀起一波波示威游行。之后,欧洲包括英国在内,有一些国家的民众也上街示威。加之疫情期间,欧洲各国内部一些矛盾有所激化,使得潜在的安保风险加大。为此,英超以及英格兰联赛系统(EFL)都向各自俱乐部发出提醒——该国受威胁级别达到“实质性” 水平,亦即面临着确实可能的恐怖袭击,联赛重启期间,必须注意潜在的恐怖袭击。

EFL 的俱乐部甚至被明确告知——他们应该有一个应对方案,用于处理任何未经授权,企图进入球场的任何人员。

比起允许空场且必须空场的英格兰联赛来,即将重启的日本J 联赛各俱乐部还面临更多烦恼。日前,J联赛出台了长达80页的重启规程,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赛从球员、球迷、媒体等各个环节都做出了详细规定。其中,确实有值得称道之处。譬如设立新冠病毒检测中心,所有比赛开始前,必须保证参赛球员、裁判以及其他所有现场工作人员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然而,另一些规定却是值得商榷的。譬如——比赛前的交换队旗和握手等仪式将被取消;球员之间禁止握手、拥抱和交换球衣;进球之后的庆祝也不能进行身体接触。然而,众所周知,足球比赛不是羽毛球、网球比赛,球员在赛场上难免身体接触,甚至互相用身体合理冲撞。如此衡量,想不进行身体接触的唯一办法是继续休赛,而不是恢复比赛。可见,J联赛重启关于球员之间的一些规定,似乎很多余。

J 联赛另一个规定,目前在世界上来说也算非常大胆——本来准备空场进行比赛的J 联赛,竟然从7月开始允许每场有不多于5000 人的现场观众。尽管其也规定球迷在比赛中间不能离开座位,不能喊口号加油、拍手、挥舞围巾或使用喇叭助威。特别是——必须间隔1 米。可如此大的人员聚集,真的没问题吗?

事实上,这只是J 联赛向观众开放的第一步,据日本媒体报道,从8 月1 日开始,J 联赛(包括J1、J2、J3)的入场观众就将一律控制在50%。例如,上赛季J1 联赛冠军横滨水手的主场,可容纳观众人数为3.6万人,所以8 月1 日以后,允许进场观赛的球迷就可以达到1.8 万人。

对于日本J 联赛各俱乐部来说,一旦重启联赛,此后的防疫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足球经济有多重要

从防疫的角度看,J 联赛简直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J 联赛如此,日本的其他职业体育联赛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日本职业棒球联赛的阪神俱乐部宣布,6 月23 日在甲子园球场举行的西部联赛和欧力士赛,会放观众入场——尽管人数不多,只是其球迷俱乐部的300 名会员。然而,要知道,阪神俱乐部月初刚有两位明星球员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这时候放球迷入场,真的能确保安全?

为何在未必确保安全的情况下,还要让球迷入场观赛?只需看一下J联赛的财政状况,就知道——如果再不恢复比赛,甚至再没有门票收入,J 联赛甚至有可能难以为继。4月下旬,J 联赛向三菱UFJ 银行和日本商工组合中央金库申请获得总计逾200 亿日元融资。这笔救急款,是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扩大导致联赛延期的背景下,J 联赛用于对各俱乐部进行资金支持的。

日本已经成为新冠疫情时代正式进入衰退的最大经济体,据预测日本第二季度GDP 将缩水21.5%,铁定会出现三个季度的负增长。即使经济重启之后,作为经济增长重要牵引力的旅游业和出口仍将持续惨淡。本身寄希望于2020年东京奥运会提振经济的日本,却看到了奥运因新冠疫情延期。甚至,明年是否能顺利进行奥运会还不得而知——最坏的结果甚至是直接取消东京奥运会。

关西大学名誉教授宫本胜浩测算,延期举办奥运会,经济损失只有6408 亿日元,而取消的话,损失将扩大到4.5151万亿日元。6月16日,东京奥组委执委高桥治之对外表示,应考虑再次推迟东京奥运会的举办日期,全面避免取消。高桥治之的挣扎,也是日本社会的挣扎。

某种程度上说,日本就是在赌——如果在疫情成为全球大流行的情况下,日本能办好J 联赛和其他一些体育赛事,确保不出现疫情因体育赛事扩散,则东京奥运会得以开幕的可能将增大。日本甚至不仅仅在重启各项体育赛事。进入6月以来,日本进一步对各种社会活动进行松绑。允许课外补习班、电影院、剧场等重新开放。位于横滨的八景岛海洋乐园开放的时候,观看海豚表演的观众,实际上就已经在提前实践J 联赛7 月入场该怎么做了。“让观众重新走入各种文娱、体育场馆,才能证明东京奥运会是可行的。” 高桥治之如此表态。

足球王国巴西是继美国之后,第二个累计确诊病例破百万的国家。6 月中下旬以来,巴西的日均新增病例与美国不相上下。然而,巴西竟然在全国现有病例达40 余万的情况下,想要重启联赛。巴西联赛体系与绝大多数国家不同。顶级俱乐部不仅要参加巴甲联赛,也同时要参加州联赛。首先决定恢复联赛的,是圣卡塔琳娜州。该州决定7 月份重启州联赛。可别以为圣卡塔琳娜州的疫情好过巴西其他地方。该州决策层只是胆子大而已。早在4 月中旬放宽隔离限制并开放商业活动。可此后,圣卡塔琳娜州的新冠肺炎患者仍有较大增长。不过好在圣卡塔琳娜州联赛主要参赛球队已经全员接受了第一轮新冠检测,没有确诊病例,这些球队包括阿瓦伊、费古埃伦斯、布鲁斯特等。

在南美,滞留祖国哥伦比亚达3 个月之久的申花队长莫雷诺,终于于6 月22 日乘包机抵达上海。通过核酸检测、隔离14 天以后,他将与队友汇合,迎接重启的中超联赛。而他所参与的中超,也与去年有了较大变化。首先,今年的中超不再是主客场双循环的比赛,而成为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改革后赛制最特别的一年;其次,天海退出中超,深圳递补,这也是耐人寻味的状况。6月中下旬,笔者在位于深圳市西丽水库管理处的深圳足球俱乐部训练基地屡屡发现,原天海的几支梯队都在这里与深圳俱乐部梯队进行混编训练。一些小球员的球衣甚至还没有去掉天海标志。对于他们来说,自然希望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在疫情控制住以后,尽快恢复,并健康发展。唯如此,他们才真正有未来……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