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7日 星期五
要有专业场地,更要融入当地
第83版:球瘾 2020-06-29

要有专业场地,更要融入当地

王煜

下图:浦东足球场效果图。

上图:恒大新主场效果图。

上图:6 月17 日,位于广东清远的恒大足校,小球员们进行教学比赛。

曾经以“对标英超”为发展目标的中超联赛,近年来被戏称只有在烧钱方面能与英超媲美。殊不知,英超融入社区的努力,才是真正值得我们好好学习的。

记者|王 煜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中国足球的发展需要场地,既要有用于高水平竞技的专业足球场,也要有让民众亲近足球的社会场地。当下,这样的建设正热火朝天。

同时,一支球队在名称上冠以某个地名、主场落在某地是不够的,还需要真正从灵魂上融入当地社区,成为公众的代表,这样才能打造“百年老店”,营造深厚足球文化。中国足球在这方面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专业场地建设如火如荼

4 月16 日,中超球队广州恒大的足球场正式开工,这是一座只供办足球比赛使用的专业足球场。据悉,广州恒大足球场总投资120 亿,球场总占地15 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30万平方米,可容纳高达10万人。如此规模,建成后将超越西班牙巴塞罗那队主场诺坎普球场,成为世界最大的专业足球场。

尽管这座新足球场的“莲花造型” 引发了网友的一番争论,但就其公布的建设规划来看,场地包含的功能丰富,对球迷颇具吸引力。新球场位于广州番禺,是一个大型的足球主题商业综合体,融合足球观赛、商业购物、商业街、酒店、乐园、餐饮等业态,让人们来到之后可以享受多种方式的足球主题消费。

不到2 个月的时间,恒大新球场的圆形轮廓已初显,目前工地旁边还专门搭建了临时观光点,让球迷和媒体,登高观看建设进展。球场预计在2022 年底前竣工。

在新球场动工的同时,4 月19日恒大还同步宣布:接下来在国内其他城市再造两座8 万人容量的专业足球场,并展示了6 个备选方案。不到两个月之后的6 月13 日,坐落贵州的恒大第二座新球场正式开工。

新建专业足球场这件事,不只恒大一家在做。6 月12 日,大连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网站挂出了《大连梭鱼湾专业足球场项目方案设计、初步设计》招标公示。

招标内容包括一座6 万人专业足球场、2 个室外训练场等。

从上述信息可以看出,工程地址位于大连市甘井子区梭鱼湾,总建设用地面积为18.5 公顷,总建筑面积为 13.6 万平方米,总投资额约18.8 亿元。这座由政府投资的球场兴建的契机,是为2023 年在中国举办的亚洲杯比赛提供场地。球场将在今年10 月底前开工建设,2022 年12 月完成建设工程。

在上海,关于专业足球场的消息是:浦东足球场已经完成主体结构封顶,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场内设施建设。这座可容纳37000 人的专业足球场将作为上海上港队的新主场,于2018 年4 月28 日正式动工。根据当前的进度,球场将在今年9月30 日基本建成。搬到新主场后,上海上港将获得更好的硬件场地设施,球队的发展得到强劲助力。

目前我国现有的专业足球场只有7 个,其中规模最大的可容纳人数只在4 万人,从这一硬件设施上而言,与世界足球强国的差距明显。多处专业足球场的兴建完成后,将在这一领域为中国足球的发展提供坚实的支持。

除了新建专业场地,开发利用社会场地也是足球发展在设施领域的重要途径。2019 年7 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体育总局、国务院足球改革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中国足球协会)共同发布了《全国社会足球场地设施建设专项行动实施方案(试行)》。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在对上述《方案》作说明时表示:《方案》要解决几个关键问题。

一是解决供给不足。目前,我国社会足球场地总量偏少,难以满足人民群众开展足球运动的需要。本次专项行动重点建设的足球场地包括11 人制、5 人制、7 人(8 人)制足球场。二是解决布局不优。专项行动以群众健身、足球普及为导向,以群众身边的足球场地为重点,优先考虑在距离居住人群较近、覆盖人口较多、足球场地设施需求大的位置布局建设,方便城乡居民就近参与足球运动。三是解决效益不好。专项行动鼓励试点城市运用多种政策工具破解建设运营的难点,选定2-3 个优质项目主体,对本地区新建足球场地进行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运营,形成服务网络和规模效应,提高可持续发展能力。

该负责人表示:专项行动要实现“三提升”“两下降”“一满意”的目标。“三提升” 是场地数量,尤其是每万人拥有足球场地数量明显提升,利用率明显提升,运营主体可持续发展能力明显提升;“两下降” 是项目主体建设运营成本下降、服务价格下降;“一满意” 是人民群众满意度提升。

《方案》的实施过程中,国家发改委牵头建立了社会足球场地月报制度和挂牌督办制,各省区市每月报告社会足球场地建设完成情况和实有开放场地数量。

上海近年来建设了一系列服务民众的足球公园。例如,2020 年1月4 日,上海市民体育公园·足球公园开园,足球公园包括11 人制足球场、7 人制、5 人制足球场等,配套设施、生态跑道、休闲广场也相应开放。这里将成为市民娱乐、足球训练和长三角地区的体育战略发展重要基地。

上海市足协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新民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上海足球场地的整体改造、利用和布局工作,主要以市、区两级体育部门为主,基本思路是盘活存量场地资源,鼓励社会参与投身球场建设和运营。

该负责人说:“在上海市足球改革的方案设计中,足球场地是重要的一项基础性工程,我们希望未来能看到更多的社区、绿地、公园等有更多的小型足球场,方便市民就近参与足球活动。全市要建立若干个区域性的足球活动中心,向周边辐射,带动足球氛围和足球参与人群的提升。我们也正在制定足球场地设施的运营标准,为市民参与足球活动、选择足球场地提供参考。”他还透露:上海市足协正在和有关单位一起研发关于社会足球场地的地图检索App。

球队融入社区势在必行

2020 年,对于任何一个领域而言都是多事之秋,中国足球也不例外。根据目前的消息,今年共有16家俱乐部因主动退出或未能通过准入审核而从中国职业足坛消失。足球俱乐部如何真正扎根当地、与所在社区深度融合而不是只依赖投资的企业方,已成为摆在中国足球面前的无法逃避的紧迫问题。

曾经以“对标英超” 为发展目标的中超联赛,近年来被戏称只有在烧钱方面能与英超媲美。殊不知,英超融入社区的努力,才是真正值得我们好好学习的。

现代足球诞生于英国的工人阶级、市民阶级,19 世纪的工业革命带来了社会生活方式和工作效率的巨大改变,踢足球成为工人们缓解工作压力的一项大众运动。英国的足球俱乐部自诞生起就与社区地缘有着天然的联系。在英格兰,城市被分为自治市镇,在20 世纪70 年代地方政府重整之前,自治市镇拥有着很高自治权和社群性。英国的足球俱乐部就是在这样以社群为单位的地缘关系上发展起来的。足球俱乐部常常被认为是社区的代表,社区成员通过支持代表自己社区的足球俱乐部来获得社区的归属感和认同感。比如,阿森纳俱乐部代表伊斯灵顿市镇区、托特纳姆代表哈林盖区、切尔西则代表汉默史密斯市镇区。每个俱乐部所代表的都是球队所在社区附近的球迷。

俱乐部在发展的过程中,始终与社区的发展紧密相连。职业球队对于社区体育发展、缓解社会问题作出贡献,而社区球迷的支持以及归属感、认同感则是俱乐部长期发展的不竭动力。

随着英超商业化的发展,原本属于社区的足球文化不可避免地受到了侵蚀和影响。为了不动摇与社区联系这个根基,英超联盟专门推出“ 英超社区行动”(Premier League Communities)。在这份宏大的社区行动中,一共包含了三大计划、十三个分项目,以及两大基金的支持。这三大计划,又分为社区支持类、学校支持类及装备基金支持类。靠这样的历史渊源和行动,英超只可能出现运营某家俱乐部的企业倒闭,不会出现某家俱乐部就此消失的情况。

上海的嘉定博击长空足球俱乐部,可谓是当前中国职业足坛中扎根社区、步步为营的典范。

2009 年成立业余俱乐部、2013年投身青训、2020 年获得中乙参赛资格,嘉定博击十多年的历程证明了一点:发展足球必须融入社区、重视人,再努力给这些人寻求一个职业平台,依靠健康的青训体系谋求长远发展。

俱乐部在新冠疫情中的作为,是其融入社区的缩影。嘉定博击俱乐部是嘉定镇街道睦邻党建成员单位,不仅在疫情发生后,在内部募捐8 万余元向嘉定镇街道进行了定向捐赠;还第一时间在内部招募疫情防控志愿者,并向各条线报名待命。

2020 年2 月6 日12 时至18 时,第一批博击人张晟、张同、金圣翰就前往G15 沈海高速朱桥收费站参与道口防疫工作。当时的朱桥道口正值车流量高峰期,阴雨的天气和寒风给道口防疫工作带来了不小的难度。6 个多小时的持续工作对身体的要求很高,同时更要承受口罩和护目镜的勒痛。此外,志愿者还要时刻保证体温计的灵敏度。他们克服困难,圆满完成了任务。

博击俱乐部的20 名人员还参与了嘉定镇西大社区的疫情防控志愿工作,于2 月16 日至20 日,在社区出入口上岗,对进出小区的人员和居民进行体温的测量以及出入证的发放、登记工作。

嘉定博击俱乐部的投资人陆建军回顾自己十多年在足球上的投入,感叹“实在太累了”。在他看来,足球俱乐部到底应该是先有人还是先有俱乐部,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但偏偏就有很多人无法作出正确选择。先去买个俱乐部的壳,然后临时找人来踢联赛,这种行为无异于‘空中楼阁’。选择正确的方式并不难,难的是一直咬牙坚持。

对中国职业足球最基础的中乙联赛,有人不屑一顾,有人视如珍宝。中国不少足球俱乐部投资方参与足球的目的本身并不单纯,自然也不会去考虑融入社区,当球场外的目的无法实现后,就只剩下了退出这一条路。嘉定博击俱乐部总经理王洪亮认为,应该辩证地看待这种现象:换一个角度想,中国足球要从根本上获得改变,恰恰需要这样的“洗牌”。唯有如此,才能不断吸引真正热爱足球、有良好规划的俱乐部进入职业足坛。

上海市足协相关负责人表示:足协鼓励上海的职业俱乐部勇担社会责任,参与足球公益活动,加强球队与社区的融合互动。例如,新冠疫情中,除前述嘉定博击外,上海申花、上海上港两支中超球队的许多教练、球员以及球迷会都为全球抗疫积极捐款捐物,有的投身抗疫志愿服务一线。球队平时在球迷互动、社区活动以及足球文化建设方面也都可圈可点。

“近年来,上海在推动足球改革的工作中,将发展社会足球、让足球走进市民生活作为一项重要工作。”上海市足协该负责人说,“但是坦率地讲,目前上海的职业俱乐部与社区的融合上还有一定距离,纯粹由社区居民组成的球队进入职业联赛当下还不成熟。” 他说,目前我们也有像中国足协杯等赛事为业余球队和职业球队同场竞技提供了通道和平台,使得像嘉定博击这样的俱乐部能够通过足协杯平台脱颖而出,并最终通过自身努力进入了职业联赛。

他向《新民周刊》记者表示:上海的业余联赛目前已经形成了上海足协超级联赛、甲级联赛两大层级(11 人赛事),2020 赛季的报名队伍达到36 支。他们中,大部分球员本身就是企业员工,是足球爱好者,是踢球的大学生。

“我们鼓励更多的俱乐部能与所属的社区进行更多互动,社区能够将自身的场地资源拿出来,球队能够给社区的青少年提供更多足球培训。这样良性互动机制的建立将有助于社会足球俱乐部的生存,丰富足球文化内涵。”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