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8日 星期三
日本文化中的异类
第96版:影视 2020-06-29

日本文化中的异类

单衣试酒

撰稿|单衣试酒

社畜对公司的感情就好像武士对藩主的愚忠。

酒酣耳热之际,激进派拍拍老板的肩膀:你怎么还不死?你死了,财产都拿来买军火该有多好。老板嘿嘿一笑:我不死,可以赚更多的钱,买更多的家伙嘛。旁边他女儿就不乐意了:爸爸平常省吃俭用支援你们,还盼着他死,什么人嘛。

激进派象征理想主义,为了理想不惜任何代价;老板属于现实主义,女儿代表人情社会。非常精彩,可惜不是我的原创,原创是嗜酒如命的棋圣藤泽秀行——

庆功酒会上,棋圣先干了瓶清酒,聂卫平送他的二锅头干了半斤,喝得左脚打右脚,高朋满座,不发表一点感想不行啊。棋圣望着赞助棋赛的大老板:你怎么还不死?你死了,钱都拿来推广围棋吧。大老板嘿嘿赔笑,连连点头,内心相当舒适。有钱人很多,有几个能与棋圣一起成为传说?

日本是个地震频繁、资源极度匮乏的岛国,要想活下去,唯有抱团合作,在接受了儒家文化的洗礼之后更是如此。因此,在日本“读不懂空气”、没有分寸、给别人添麻烦,可以说非常糟糕,比中国二百五的性质还要严重。

但是,一种文化要避免死水一潭,必须包容异类,保持一种对峙的紧张状态。日本传统中的“下克上”,与中国的“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在精神内核上并无不同。

日本高级知识分子是不是都像川端康成、阿部知二一样温润如玉、鞠躬如仪?你想多了。2011 年,西村贤太获得芥川奖,记者会上口无遮拦:本来想去风俗店(结果接到了获奖电话),幸亏没去。全场哄堂大笑。2012 年,田中慎弥领取芥川奖纯粹是给评委面子:爷就给你个面子,收下了(原文“もらっといてや? !” 成为日本年度流行语)。

类似藤泽秀行、西村贤太、田中慎弥,日本电影《七个会议》里的八角股长也是一个异类,在竞争激烈的日本职场随时随地打瞌睡,装睡美人。

作为有25 万名员工的大型企业,东京建电各种规章制度各种潜规则,每逢开会总结,员工诚惶诚恐,如临深渊。为何没能按计划完成销售任务?销售部的原岛科长不得不实话实说:“我们的白色家电,比如冰箱,在性能上不如其他公司的产品。” 领导勃然大怒:不要把责任推给产品,任何产品都有自己的卖点,你们销售员就是要想方设法把产品卖出去,连这点道理都不懂的家伙,没必要、也没资格留在这里开会!

然而,八角股长就不吃这一套,日本职场强调的奉献、牺牲、服从、纪律,对于他来说都是浮云,什么加班,到点就要下班!冲业绩的关键时刻,他要带薪休假,控告上司职场暴力;吃东西不付钱,与上级针尖对麦芒、势不两立,吃公司的饭,砸公司的锅。

“社畜”是日本用于形容上班族的贬义词,指在公司很顺从地工作,被公司当作牲畜一样压榨的员工,多用于自嘲。《七个会议》中的女孩就是这样的社畜,为公司卖命多年,除了跟单据打交道,与有妇之夫的公司同仁偷情释放压力,精神世界一片空白。

八角如此嚣张,公司一再容忍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八角对日本职场文化的分析十分透彻:社畜对公司的感情就好像武士对藩主的愚忠,这种文化在历史上发挥过巨大作用,但人应该是第一位的,否则,公司就难免弄虚作假。

表现职场的日本电影,此片堪为表率。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