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7日 星期五
新冠疫情下的文化战争
第90版:专栏/南辕北辙 2020-06-29

新冠疫情下的文化战争

恺蒂

恺 蒂

专栏作家

Columnist

英伦新居民

比赛前一分钟默哀新冠逝者,单膝跪地表达对反对种族歧视的支持。

自三月以来,每日的新闻就是围绕着新冠疫情,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其他,就连那场纠缠了三年多的脱欧大戏,也被推到了另一个时空界面。然而,也有新冠疲劳的时刻,所以,世界上发生了比疫情更重要的事,媒体也就焕发了新生命。让人欣慰的是,新冠疫情并没让意识形态领域的文化战争消失,反而如烈火干柴,宅家禁足期间攒得满满当当的能量,一旦找到阀口,便爆破而出。

所以,5 月25 日,美国警察暴力致死黑人弗洛伊德,就成了这个阀口。“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s,这个几年前提出的口号,再次风行。示威游行席卷美英等国,几个星期还不见收势。英国的黑人人口虽不比美国,但英国殖民和贩奴的历史却是其根源,贩奴者科尔斯顿的雕像被推倒并被沉入水中,牛津大学奥瑞儿学院终于也决定把罗德雕像从学院的高墙上拆除,四年前从南非开普敦大学蔓延到牛津大学的“罗德必须倒下”的运动终成正果。英超联赛空场开启,每位队员的球衣前有英国全民医疗的logo, 后有Black lives Matters 字样,比赛前一分钟默哀新冠逝者,单膝跪地表达对反对种族歧视的支持。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来,美国黑人民权运动已经此起彼伏经历了几十年,这次疫情下的抗议示威是否会带来实质性的变化?

文化战争不只关注黑人的权益,还有跨性别的小众。《哈利·波特》的作者J.K. 罗琳,正撞到了Trans 人权的枪口上。缘起是罗琳在推特上转发的一篇文章,标题是:“为来月经的人创造一个更为平等的后新冠的世界”,转发时,她用调侃的语气发问:“来月经的人,好像以前对这类人是有个称呼的,帮忙想想,钕的?吕的?(亻女)的?” 她的推文遭到了跨性别群体的激烈批评,《哈利·波特》中三位已长大成人的童星纷纷倒戈,站在她的对立面,开启魔法棒的“驱逐”模式。于是,罗琳又在自己的网站上发表了一篇三千字的长文,解释她的观点的由来,提到她对妇女儿童权益的关注,担心激进的跨性别主义会对孩子的教育和安全造成挑战,也首次揭开了她年轻时遭遇性侵和家暴的经历,她写道:“我想要跨性别女人能有安全感,同时,我也不希望天生的女孩和女人感到不那么安全。” 她说她要提请大家注意的可能近期会通过的“性别确认法”,变性者不需要任何手术或荷尔蒙干预,只需自我声明就能获得“性别确认证书”,“当你将浴室或更衣室的大门,向一切认为或相信他是女人的男人敞开时,那你就是把大门向所有想进来的男人敞开了。这是简单的事实”。

罗琳所说可能也正是许多妈妈们的担心,但却让年轻人火冒三丈:罗琳这么有影响的一个人物,她的言论让跨性别者处境更为艰难;变性女人就是女性,变性男人就是男性,非二元性别也是真实存在的;跨性别者不需要别人的定义。

这些争论,让我想到在约堡时,我的理发师,那位美丽的萨瓦娜。萨瓦娜褐色的皮肤光滑如丝,黑色的长发稍有些卷曲,初见她的人,会因她的美丽而眼睛一亮。然后,就会注意到她的胸部扁平、臀部窄小,手和脚都有些大。但萨瓦娜从来不会让你的不舒服耽搁太久,她会直接告诉你:我是变性女人。每两月去剪一次头发,也就听了萨瓦娜的许多心事和故事。一个镇区长大的男孩向女性的跨越,她负担不起荷尔蒙干预和变性手术,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她女性身份的认同,对一位直男的爱。是萨瓦娜,让我第一次对多元的性别和性倾向,有了清醒的认识。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