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7日 星期五
备战还是备荒
第78版:球瘾 2020-06-29

备战还是备荒

非虫

上图:6 月19 日,中国新疆雪豹纳欢队球员在训练中。

右图:中超赛事未启,申花以队内“蓝白对抗赛” 权作热身。

上图:国足多年来首次在上海集训。

今年下半年,根据疫情变化,能否合理组织国际热身赛,实则也决定了李铁是否有机会在40 强赛中取得好成绩。无论如何,真比赛才能验出真水平。

撰稿|非 虫

眼看着欧洲一些国家足球联赛重启,中国篮球职业联赛(CBA)也于6 月20 日恢复比赛,然而,中国足球超级联赛何时开始2020 赛季的比赛,以何种方式进行比赛,迟迟没有定论。

国内其他各级男女足比赛也同中超类似。国足男女各级国家队同样面临暂时没有正式比赛的烦恼——没有比赛,无从检验训练水平,甚至无法保证运动员的体能、状态。在北京时间6 月18 日凌晨,英超重启的焦点大战曼城主场对阿森纳的比赛中,阿森纳身价1200 万欧元的明星级后卫大卫·路易斯停球失误,皮球飞出5 米远,被曼城前锋斯特林捡漏破门。最终导致了阿森纳0-3 完败。大卫·路易斯的失误,令人感觉还是由于一段时间没有正式比赛造成的。大卫·路易斯如此,那么大多数中国球员呢?中国足球特别是男足水平,与世界先进水平有不小的差距。如果再缺乏比赛,无论国家队还是俱乐部队,都很难保持状态,更不用提水平的提升了。

6 月10 日,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国家队赛事工作》的通知,针对“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家队长期封闭训练,缺少国际、国内赛事” 的问题,要求举办高水平、高质量的赛事。通知中,还对男女足国家队备战提出了具体要求。可见有关部门也着急。

然而,随着国内又出现新冠肺炎疫情高风险地区,下一阶段这高水平、高质量赛事还办不办?怎么办?特别是中国男足,如何迎战即将于10 月重新开始的世界杯预选赛?确实需要诸如中国足协等尽快拿出方案。

以练代赛终究是权宜之计

今年2 月18 日,在泰国清莱胜狮体育场进行的2020 亚冠联赛E 组第2 轮,对阵双方是中超球队北京国安,和泰国联赛球队清莱联队。北京国安依靠小将王子铭的一脚推射破门,以1-0 赢得比赛。这成了北京国安队今年唯一的一场正式比赛。也成为中国足球从国家队到职业俱乐部,今年以来至今唯一的一场正式比赛。在这场比赛中,北京国安的胸前广告,经亚足联特批,用了“武汉加油” 四个字。

当时,球迷寄望武汉疫情早日控制住,2020 年中超联赛不受太大影响。哪知道后来在中国基本控制住疫情以后,新冠肺炎又成了全球大流行。不仅中超上半年没有启动,欧洲、日韩、美国甚至南美的巴西、阿根廷联赛,都受到影响。

武汉刚封城时,因备战新赛季中超联赛而在海外拉练的中超球队就开始寻找练习赛对手。在西班牙马贝拉集训的中超球队武汉卓尔,甚至遭遇原本约好的比赛对手——来自直布罗陀联赛的欧罗巴角队临时变卦,取消比赛。原因只在于听说卓尔队来自有疫情的武汉。而实际上,当时武汉卓尔队是在武汉疫情暴发前离开武汉出国集训的,队内并没有感染新冠病毒者。此后,武汉卓尔好歹与西班牙第六级别联赛的阿尔穆涅卡城打了一场热身赛,以2-1 战胜对手。当3 月份西班牙疫情暴发后,武汉卓尔队不得不于3月16 日飞抵深圳,并根据疾控部门要求检疫、隔离。

随着疫情的变化,国足也面临暂时无球可踢的局面。要不要集训?无论从近期目标——备战世界杯预选赛,还是从长期目标——进行国家队建设出发,国足集训不能停。5月10 日,中国男足集结上海,进行了为期17天的集训。这是近10年来,中国男足首次在上海进行集训。集训地点精挑细选,最后选在上海南部——浦江郊野公园附近的厚湃尔足球公园。

厚湃尔足球公园今年初刚建成,硬件设施相当好——占地约53 亩,建筑面积达900 平方米,是目前华东地区规模最大、设施设备最为完备的大型足球基地和多功能足球社交中心之一,系按照可接待世俱杯参赛球队的标准建造。

从防疫的角度看,此处当然是个绝佳集训地。可光有硬件,如何检验集训效果呢?往常的国足集训,一般总提前联系好他国国家队,在国际足联国际比赛日来一场热身赛。无论对手是谁,总也会引起两国球迷注目。在世界杯预选赛以前,针对对手,找一些风格相似的球队打比赛,更是国家队建设过程中所需要的。然而,今年5 月,客观条件已经不允许国足和外国球队热身了——许多国际航班停飞,即使有的国家没有“封国”,国足也不可能冒着感染风险出国打比赛并承受前后各隔离14 天。

在这样的情况下,国足选择了和上海上港、上海申花这两支中超球队进行热身赛。

在1994 年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以前,国家队与地方队打热身赛的情况时有发生。甚至还曾出现过徐根宝率领的国家二队在1989 年参加甲A 联赛夺冠的情况。这在足球职业化国家或者地区,是难以想象之事——毕竟,球员都是各俱乐部“资产”。作为国家队,是有权抽调各俱乐部球员的,甚至有权在国际比赛日抽调在海外俱乐部效力的本国球员到国家队参加比赛。但这种情况下让国家队参加联赛,俱乐部相当于“资产流失”,比赛将毫无公平性可言。在职业化以前,甲A 联赛曾经出台过地方队贡献国脚给与一定补偿性联赛积分的办法,来平衡比赛公平性的问题。然而,实践证明,此种办法并不可取——当时,没有外援的地方队遇到国家二队,自感实力不济,未必使出全力打比赛。由此影响了联赛质量。

然而,今年疫情之下,国足和俱乐部打训练赛,就有一定合理性。对于俱乐部来说,与其说是在备战联赛,不如说是为了备无球可踢之荒——不知中超联赛何时开赛;也不知究竟是仍旧打全国性的主客场双循环,还是变成单循环,甚至改为赛会制。这种情况下,四处找球踢,以保持球员状态,成了不少俱乐部能够去做的事——这本身也是在避免球员水平下降身价下跌、俱乐部“资产流失”。6 月14 日,回到武汉的卓尔队,在盘龙城基地与湖北楚风合力队打了一场内部教学赛。然而,同在马贝拉集训时遇到的情况类似,卓尔的热身对手仍是一支低级别球队——楚风合力是中乙球队。这场比赛,卓尔以7-2 大胜。而自3 月回国后,这仅仅是武汉卓尔的第二场所谓比赛。5 月19 日的第一场比赛,卓尔的对手则是与楚风合力同为中乙球队的武汉三镇队。结果,卓尔以3-1 大胜。

由此可见,国家队和申花、上港两队热身,尽管是无奈下的一种选择,可相对来说,热身对手间的实力可能更接近一些。譬如对申花而言,在与国家队热身前,一度只能靠打队内蓝白对抗赛保持状态。与国足比赛,效果自然好过队内蓝白赛。

且看国足与上海两支中超球队热身的情况。

5 月21 日下午,国足与上港的比赛,国足以4-1 大胜,替补出场的谭龙梅开二度,韦世豪、董学升也有一球入账,为上港进球的是新援洛佩斯。5 月26 日下午,国足与申花的比赛,国足以4-0 大胜,其中董学升进了两个球,刘云打入一球,艾克森罚进一个点球。

单看比赛阵容,特别是国脚不多的申花,几乎派出了全主力阵容,大牌外援沙拉维、金信煜,以及从恒大引入的冯潇霆、曾诚等前国脚悉数上阵。然而,这两场比赛的含金量到底有多高?是否如一些媒体评论的——国足训练效果不错?想来,在没有实战的情况下——这种训练赛性质的热身赛,是很难检验训练成果的。训练赛,归根结底仍只是训练的一部分,以练代赛,毕竟是权宜之计!

下半年该踢比赛了

在结束上海集训时,国足主教练李铁向队员如此表示:“本次集训按照世预赛的节奏进行,队员们非常辛苦,我代表工作团队表示感谢。通过本期集训,全队进一步磨合了技战术打法,也增强了团队意识和打好世预赛的使命感。希望队员们回到俱乐部后,时刻谨记国家队队员身份,继续保持高标准、严要求。” 然而,按照世界杯预选赛目前的比赛日程——亚洲区40 强赛的比赛已经确定在今年10 月8 日、13 日,11 月12 日、17 日进行。国足如何应对?李铁确实表示8 月还有集训打算,9 月还将有热身安排。可9 月的两个国际比赛日,是否能邀请国外球队来华比赛?这还是要看中超联赛开赛状况以及全球疫情变化而定的吧?万一找不到用以热身的外国国家队,难道还靠找两支中超球队打一下训练赛,就能到国际赛场一试身手了吗?尽管世预赛亚洲区40 强赛国足遇到的对手总体上不算亚洲一流球队,可在第一阶段,国足输给叙利亚,难胜菲律宾,老帅里皮挂冠而去。等到今秋“沙场点兵”,李铁凭什么去翻盘战胜叙利亚、菲律宾?

视线稍微放长一些,则会发现——中国女足同样面临着类似的问题。女足奥运会亚洲区预选赛中国与韩国的附加赛,已经延期到2021 年2 月19 日和24 日举行。女足同样面临备战难题。只不过,中国女足在世界各国女足中的排位,远高于中国男足在世界各国男足中的排位。已经在贾秀全带领下打过亚运会和世界杯的中国女足,即使未来没有高水平的热身比赛可打,人们对女足的实力还是有起码信赖的。而李铁帐下的中国男足,可是仅仅打过几场东亚杯。甚至连国际A 级比赛都一场没打过!让人如何有信心?

国家体育总局也确实看出了其中的问题。体总办公厅的通知中,与男女足国家队备战工作密切相关的主要有:由总局竞体司牵头成立国家队赛事工作督导组,对赛事进行监督指导;各备战单位要按照训练备战实际情况,“一赛事一方案”,科学确定比赛方式,合理确定比赛时间、地点,制定详细工作方案报总局批准后实施;国家队赛事遵循疫情防控常态化国家队管理和属地管理要求;举办国家队赛事,原则上应通过电视、网络等进行直播。

另一方面,这份通知还提到,“各备战单位要建立赛事成绩与训练津贴挂钩的动态管理机制,对比赛中有赶超世界纪录、年度最好水平等突出表现的运动员给予奖励;对比赛能力、水平下降,精神面貌不佳的运动员依规扣发训练津贴”。然而,对于足球运动员来说,特别是在参加热身赛的情况下的足球运动员来说,赶超世界纪录、年度最好水平之类,很难做到。反倒是通过比赛,能够发现比赛能力、水平下降,或者精神面貌不佳者。

6 月15 日,是中国足球队1-5惨败于泰国队7 周年的日子。这场2013年于合肥奥体中心举行的比赛,本身不过是一场热身赛。然而,那场热身赛竟然成了中国足球历史上一个值得铭记的耻辱之处。万达高价给国足运作来的西班牙籍主教练卡马乔,因为这么一场热身赛的失利而被“炒鱿鱼”。而赛后,国足元老范志毅对当时的中国队一顿炮轰,竟然成为了网红视频——“中国足球现在什么水平,就这么几个人,你赵鹏什么的都在踢中卫,他能踢吗?踢不了!没这个能力知道吗?再下去要输越南了,泰国队输完输越南,再输缅甸,接下来没人输了。中国足球脸都不要了。”

从另一个角度去听范志毅的话,中国对泰国的这场热身赛,还真检验出一些人的成色——卡马乔盛名之下其实难符,而当时的国足队员中包括范志毅点名的赵鹏在内,有几位随后几年迅速从顶级联赛消失——可见,他们在国内都不算顶尖球员。

此后,无论是佩兰还是里皮,都也曾点燃国足成功的希望。佩兰指挥的亚洲杯,里皮指挥的世预赛,通过这些真刀真枪的比赛,才看出中国足球在哪些方面在亚洲还算有特点,在哪些方面则值得改进。

今年下半年,根据疫情变化,能否合理组织国际热身赛,实则也决定了李铁是否有机会在40 强赛中取得好成绩。无论如何,真比赛才能验出真水平。

退一万步说,即使国家队很难找到合适热身对手,2020 年中超联赛也该启动了——联赛,对保持国脚状态也很重要。值得李铁引起注意的是——中超联赛该怎么打,是采用哪种赛制,此前传闻不少,却至今没有最后决定。中国足协曾经考察了广州和上海两地,希望将两地列为分组进行赛会制比赛的两大赛区,并采取“常规赛+ 附加赛”的方式完成今年联赛。可这一办法被体育总局否定,认为中超不能放在任何省会级城市举行。而此后,国内又出现疫情高风险地区,使得中超到底怎么踢,仍是未知数。目前有说法是——16 支中超球队到苏州踢赛会制比赛。

从目前中超审批的复杂程度看,就算9 月的疫情防控情况达到可以打比赛的程度,李铁率领的国家队为了顺利进行40强赛前最后的热身,也要早做准备,唯有如此,才能给总局领导们充足的审批时间。某种程度上说,今年留给中国足球的时间,本身就不多。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