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01日 星期日
信息 中国戏剧史中的《护士日记》
第94版:艺术 2020-06-29

中国戏剧史中的《护士日记》

翁敏华

话剧《护士日记》令人感动。

把《护士日记》置于中国戏剧史中考察之,我们看到:她是有填补空白、刷新记录、创造典型之意义的。

撰稿|翁敏华

舞台上, 历史从纵深处走来, 走到了2020 庚子年的冬春之交。新冠病毒,已经袭击了中国的一些地区,一群大学生还没心没肺地搞起了生日派对。中国第一部抗疫题材原创话剧《护士日记》由此开幕。首先展开的,正是女大学生董丽丽与母亲董芳的矛盾冲突。董芳是一名护士长,正在抗疫前线夜以继日地战斗,女儿丽丽,却还在抱怨母亲不关心她,把她的生日也忘了。其实,一个人的生日即是母难日,每个做母亲的,忘了什么也忘不了自己的受难。直至母亲的同事林医生找来,丽丽才知道,母亲三天前已感染新冠病毒,正在医院抢救。

母亲从纵深处走来。当丽丽无意间打开母亲的日记,这才渐渐地走近母亲的心灵深处,走近一位白衣天使的天赋使命。母亲十七年前的非典期间,就是一位救死扶伤冲在第一线,把生的希望留给他人、自己却直面死的危险的白衣天使。这次新冠来袭,她的经验与忘我精神,更是患者与广大人民群众的福音。爱美优雅的上海女性董芳,以她并不钢铁的柔弱之肩,扛起了时代的大道义。她像一面镜子,照出了金钱拜物教与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们,身上的“小人” 来。

剧情最后的母女诀别,母女俩无法照面的隔空生死诀别,由两位女主角声情并茂演绎的生离死别,真个是催人泪下。笔者看时,先以为自己的新冠之泪已经流完,没想到一入此刻,看母女二人一左一右,又一右一左一高一低,总也迎不到一块儿去,是万恶的病毒无影无形地在其间作梗阻挡,想儿女一来到这世界就被抱进母亲的怀抱,母亲去往另一个世界之际,却不能够抱她一抱,眼泪忍不住扑簌簌地滚落下来……在这个特殊时期,这样的亲人隔空诀别,何止董芳母女一对!

这场戏,令我想起了早年的沪剧《星星之火》的“隔墙对唱”,当年是多么流行多么家喻户晓雅俗共赏的戏!杨氏母女最终是女儿被打死母亲告状,终于把残酷无情的日本老板告倒;董氏母女则是母亲牺牲后女儿接过接力棒,这位尚未完成学业的护理专业学生,提前走上了抗疫前线,继承母亲未竟的事业。这两段戏,异曲同工,堪称同时间不同空间却心灵相通的经典母女戏。

忽然想到,中国戏曲舞台上医生形象极为罕见。以医护人员为主角、为歌颂对象、为典型艺术形象的,几乎没有。《黄帝内经》够出名的,却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位“黄帝” 的小说、戏剧形象;扁鹊、华佗史上大医,除了一些传说段子,也是面目不清,更莫谈人物的来龙去脉;《本草纲目》的李时珍,倒记得有过一部电影的,拍得一般,也不见流传。我们能够见到的搬上古代戏剧舞台的医生形象,不但少,且尽是些被戏弄被嘲笑的对象,如宋杂剧中的《眼药酸》《双斗医》什么的,元杂剧《西厢记》里,都插演滑稽调笑的《双斗医》。让人不理解的是:与医家关系密切的戏剧大家关汉卿(“太医院尹”或“太医院户”),也没有塑造过正面的医者形象,其代表作《窦娥冤》里的赛卢医,是一个又庸又贪的猥琐人物,在戏里也只是插科打诨的存在……医生尚且如此,更不谈护士了。面对这样的一部戏剧史,应当说,我们是愧对白衣天使的。

《护士日记》,向医护英雄致敬!把《护士日记》置于中国戏剧史中考察之,我们看到:她是有填补空白、刷新纪录、创造典型之意义的。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