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9日 星期日
官商勾结,难逃法网恢恢
第21版:封面报道 2021-09-13

官商勾结,难逃法网恢恢

周洁

电视剧中,高明远用金钱和利益拉拢腐蚀了一大批官员。

文烈宏。

文烈宏豪宅。

周符波出庭受审。

单大勇。

电视剧中绿藤市垄断了蔬菜批发的“菜霸”杨冬。

黄鸿发。

“我们就是猎人,这些领导就是猎物。他是我们获取利益的一个工具。”

记者|周 洁

如果说五一档的《扫黑·决战》,打响了国内大银幕“扫黑除恶”的第一枪,那么最近热播的《扫黑风暴》确实如同一场风暴,将国家这三年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的细节吹到了更多观众的心里。

暴力追债、权色交易、官商勾结等大众关注的社会热点话题,从14年前的麦自立失踪案开始调查,案件背后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和利益链逐渐浮出水面,剧情张力时常令观众拍案叫绝。

剧集源于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的一个个真实案件,案件细节打碎重组,揉进影视作品之中,主创在真实还原黑恶势力的同时,也直击基层保护伞试图“遮天蔽日”的现实问题。

而当观众顺着电视剧的线索,了解真实扫黑案件中的正义与黑恶之斗,才更能理解“扫黑除恶”四个字的复杂和艰难。好在,法网恢恢,黑势力与保护伞尽管沆瀣一气,一时为非作歹,但最终只会自取灭亡。

“围猎”官员的“杀猪局”

1969年,文烈宏出生在长沙市的一个普通农家。由于在家中行三,自小被人叫做“文三伢子”,发迹后,文烈宏的称呼便从“三伢子”变成了“文三爷”。

《扫黑风暴》高明远这一人物的身份的原型,便取材自文烈宏。

剧中,中江省绿藤市长藤资本董事长高明远,号称远绿藤市“地下组织部部长”、“现金王”,手眼通天,能量惊人。他豢养着职业杀手和众多马仔,一旦有人挡着他的财路,比如阻碍工程项目的质检员麦自立,想要向中央督导组举报的麦自立妻子薛梅,以及掌握他杀人秘密的马帅,他可以毫不犹豫让人永远消失,是视人命如草芥的恶魔。

高明远为何如此嚣张?

在高明远开设的地下赌场门前,在他和李成阳对峙的过程中,他终于透露出自己的底牌:“别人都说我是绿藤市‘地下组织部长’,我就是!”

原来,高明远用金钱和利益拉拢腐蚀了一大批官员。在高明远编织的这个关系网中,最上面的是中江省常务副省长王政,两人狼狈为奸,坏事做尽。靠着这把保护伞,绿藤市石门区的区长董耀为了官运亨通,完全成为高明远的走狗。在争取伊河新村时,上至绿藤市的副市长,下到伊河新村村支书,无不被高明远收买,成为他的帮凶。

最可笑的是,这种畸形的肮脏的关系,在高明远看来,不仅正常无比,他还觉得自己是为民造福一方的功臣,整个绿藤市的GDP都靠他来维系。

而在现实生活中,文烈宏手段比高明远还要狠毒。“出入乘坐百万元豪车,住着价值亿万元的豪宅,生活挥金如土,在澳门、新加坡赌场一掷千金。若有不服,轻则拳脚伺候,重则直接砍死,即便亲友也不例外……”这就是文烈宏的真实写照。

十年前的长沙,但凡是混江湖的人,听到“文三爷”的名头,没有不害怕的。而追溯他的生活轨迹,我们发现,成年后的文烈宏做过泥匠、开过摩的、贩卖过水产、承包过工程,时常使用欺诈手段赌博、施暴行凶解决纠纷。

早在1997年,刚沉迷赌博的文烈宏在与同村村民赌博时,因其诈赌,双方发生激烈争执,文烈宏召集其姐夫等人前来大打出手,一村民因此头部严重受伤,被送往医院紧急抢救后才得以生还。两年后,该村民不堪头痛的折磨,最终服毒自杀身亡。

对待家人,文烈宏也毫无温情可言。他的妻子因无法忍受长期的家暴,曾服毒自杀未遂;他与父母亲吵架,一拳打掉了母亲三颗门牙。

自2002年起,他先后认识了乐根成、张剑波、彭潮等一批湖南省知名企业家,大肆向这些企业主发放高利贷,并在长沙市各大宾馆开设赌场、组织赌局、提供赌资结算,吸引、招揽众多企业主参与赌博活动,从中抽头渔利。有时,他的赌场一晚上光抽头就能达到上千万元。

这些赌局被文烈宏称为“杀猪局”。对于输钱的企业主,他会用现金发放高利贷。

文烈宏有一栋近30亩的别墅大院,他在房子里面储备了大量的现金,他曾表示,在长沙(晚上)12点钟以后到上班之前能够调动一个亿以上资金的,他是长沙第一人,因此有“现金王”之称。

用现金发放高利贷后,文烈宏派马仔通过暴力、“软暴力”的方式向企业主催逼讨债。多年以来,文烈宏通过开赌场、放高利贷、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等犯罪手段,实施犯罪30余起,近10人被殴打致伤,间接导致2人死亡。

2009年6月,文烈宏手下舒开对某企业老板非法拘禁并进行侮辱,逼取高利贷赌债,后来该老板服农药自杀。

2010年,湖南省知名企业家张剑波因创业需要大笔资金,向文烈宏借了3亿元的高利贷。和张剑波多次接触后,文烈宏发现其有赌博的恶习。随后,文烈宏为其精心编织了一个“杀猪局”,从2010年到2015年,张剑波借贷7亿元,还贷13亿元,却仍然没有还清。张剑波公司的1700多套商铺和房产,被文烈宏通过虚假诉讼全部查封。

2014年,被逼无奈的张剑波向长沙市公安局报案,举报了文烈宏的违法犯罪行为,结果却被怀恨在心的文烈宏花钱雇凶不断追杀。

2015年2月2日,张剑波被凶手砍伤,虽然凶手被送往公安机关伏法。文烈宏却大摇大摆到医院看望张剑波,名为慰问,实为检查马仔下手是否到位,他甚至还曾指使人到医院补刀,嚣张气焰可见一斑。

文烈宏的嚣张背后,当然有其“安身立命”的保护伞。要知道,文烈宏虽然爱财如命,却在一项投入上毫不计较,就是重金结交公职人员。

长沙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单大勇是湖南知名的刑侦专家,从警40年来,荣立一、二、三等功8次。从警近40年,职业生涯中多次与犯罪分子进行殊死搏斗的老警察,却倒在了文烈宏的糖衣炮弹之下。

前述张剑波一案中,决定撤案不查,还暗中为文烈宏通风报信、出谋划策的背后之人,正是单大勇。

另一个在文烈宏保护伞中充当重要角色的,是湖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周符波。而周符波之所以成为文烈宏关系网的重要一环,也是因为“杀猪局”。

2010年,时任邵阳市副市长的周符波认识了文烈宏,痴迷赌博的周符波几乎每个周末都要从邵阳赶回长沙,奔赴文烈宏的赌局,其中最大的一笔,两天输了200万港币。

2014年12月,长沙市公安局以涉嫌逃税罪、非法经营罪对涉黑犯罪团伙首要分子文烈宏等人立案侦查。为此,文烈宏多次找周符波请求关照。2015年上半年,周符波违规指示长沙市公安局暂缓侦查,并出面协调文烈宏与举报人的关系。后长沙市公安局作出撤案决定。在作出撤案决定后,文烈宏免掉了周符波拖欠的赌债。

对于基层公职人员,文烈宏也不惜重金收买。2017年2月28日,文烈宏被公安机关抓捕。经批准逮捕后,6月21日,他因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立案侦查。

在被羁押期间,他用2000万元的价格,买通了一名看守协警,成功逃出看守所。但50个小时后,文烈宏再次被警方擒获。

正所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2019年1月,文烈宏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行贿罪、强迫交易罪等15项罪名,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一审宣判后,文烈宏上诉至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9年6月19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同日,周符波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单大勇因受贿罪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审获刑17年。一大批违纪干部受到党纪政纪处分,一批隐藏在党政部门、司法机关的腐败分子被清除,对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产生深远的影响。

把三任公安局长拉下水

《扫黑风暴》中,以杨冬为首的团伙,垄断市场,强买强卖,恐吓威胁殴打菜贩,售价交易均由一人定断,尽管他们的恶行人尽皆知,却无人敢办。原来,曾经也有老百姓举报,但换来的,却是杨冬团伙的打击报复,人身安全根本无法保障。

在绿藤市垄断了蔬菜批发的“菜霸”杨冬,在剧中充其量不过是个小角色。但现实生活中的“菜霸”原型黄鸿发,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开始就建立了以家族为首的黑恶势力,30多年来,黄鸿发以开设地下赌场起家,先后吞并了昌江地区多股恶势力帮派坐大成势,通过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暴力手段对昌江地区的铁矿、混凝土、砂石场、娱乐场所、农贸市场、土建工程等十多个行业领域形成了非法控制或强势垄断,攫取非法收益20多亿元。

2019年1月6日的收网行动中,警方共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170多人,主犯黄鸿发当场落网。海南黄鸿发涉黑案也成为海南建省以来涉案人数最多、牵涉范围最广、关注度最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

30多年来,黄鸿发涉黑组织共实施违法犯罪多达58起,涉嫌20项罪名,造成了2人死亡、3人重伤、13人轻伤、5人轻微伤的严重社会危害。大肆实施违法犯罪活动长达30年而未被打击处理,该组织成为了当地群众心中挥之不去的阴霾。

“提起黄鸿发,昌江没人不怕。”曾从事水产品批发的李丹花说,2000年,黄鸿发为垄断市场,抢夺她的生意,她的儿子被黄鸿发的打手连捅六刀身亡,另外两个儿子害怕遭其毒手,被逼离开家乡。

黄鸿发逍遥法外30年的背后,官商勾结下权力和黑势力的利益链条,无疑是罪恶滋生的脐带。

专案组发现,从2006年至2010年,担任昌江黎族自治县公安局局长的王雄进一直为黄鸿发的地下赌场暗中撑腰。

2009年,黄鸿发指使同伙持刀行凶、致人死亡,在王雄进的安排下,下属篡改讯问笔录,帮助黄鸿发脱罪。

2010年至2016年,麦宏章接替王雄进的职务,黄鸿发继续向麦宏章行贿,藏身“保护伞”之下。

黄鸿发不断将黑手伸向昌江黎族自治县的部分党政机关,安插亲信,甚至帮人花钱买官。

2011年4月,黄鸿发出资15万元帮助王忠东由一名基层派出所所长升职为昌江黎族自治县公安局副局长。作为交换,黄鸿发开设的赌场、经营的KTV、宾馆、酒吧存在的违法行为,全都不予打击。

同时,对于不合作的执法人员,黄鸿发采取先打压、孤立,再拉拢、腐蚀的办法。昌江黎族自治县公安局原政委陈东曾经力主依法查处黄鸿发,最终却被黄鸿发策反,不但利用职务便利包庇黄鸿发的赌场,还帮助黄鸿发从命案中脱身。

服法后,陈东曾反省道:“我一直热爱公安事业,为之奋斗这么多年,出生入死。思想的变是导致我戴上手铐的主要原因,把初心给忘了,不知道我们当初从警是为了谁,为了什么。”

在调查中,黄鸿发案涉案公职人员达109名。昌江黎族自治县人大常委会原主任郭祥理、昌江黎族自治县原副县长周开东、昌江黎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黄杨、昌江黎族自治县公安局的原三任局长陈小明、麦宏章、王雄进、政委陈东等一批公职人员被相继拉下水,收受黄鸿发行贿钱物累计1500多万元。

由于该案组织成员近两百人,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将此案分为4个庭4个法官同时审理,而该案人数之多、开庭时间之长、案情之疑难复杂也是审理这起案件的法官们从未遇到过的。由于案情复杂,早在公安机关取证、审讯阶段,检察机关已经介入。

在批捕阶段,检察官评估后决定,将审讯重点放在组织的重要成员上,其中的一个犯罪嫌疑人文某某成了重点突破对象。

文某某心狠手辣,参与过多起伤害、斗殴等暴力犯罪案件,但是很孝敬长辈。经过近两个小时的长谈,检察官在讲起该犯罪嫌疑人实施的一些犯罪行为对不起年近八十的老母亲时,文某某流下愧疚的泪水。最终,文某某供认了多条指向明确具体、可查性强的线索,对侦破案件起到了重要作用。

2020年1月10日,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本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黄鸿发涉及16项罪名,数罪并罚,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黄鸿发的四哥黄鸿明,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等罪,数罪并罚,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并限制减刑。父亲黄应祥、二哥黄鸿金等187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至一年不等刑期。

对昌江黎族自治县委原常委、县公安局原局长麦宏章,原副县长周开东等7名“保护伞”,以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至两年半不等刑期。

黄鸿发不服一审判决,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2020年3月11日,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并案开庭审理,维持了一审判决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刀刃向内、刮骨疗毒”

从高明远和杨冬的身上,我们看到了文烈宏、黄鸿发的影子,从文烈宏、黄鸿发的身上,我们也看到了官商勾结的典型。

被查处的这些公安机关的领导以及党政干部,他们原本应该守护一方平安、维护人民群众安全,可是在黑势力的拉拢腐蚀下,最终选择了站在人民的对立面,堕落成黑势力的“保护伞”。

不止,不止这些。

还记得国家发改委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的家中,办案人员仅现金就搜出两亿多元人民币;陕西省西安市一个社区原居委会主任于凡,单笔受贿就达5000万元,涉案金额高达1.2亿元;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原股长李华波和两名同伙,利用职务便利侵吞公款9400万元,相当于该县年财政收入的四分之一……

公职人员一旦丢失了初心,对于国家来说,无疑具有更强的破坏力。

领导干部违法违纪的行为轨迹,一般都是从收受礼品开始,从小东西开始,直至贵重礼品,直至巨额贿赂。

身陷囹圄的重庆商人程绪库,在自述行贿经历时直言:“从我们的角度,我们就是猎人,这些领导就是猎物。他是我们获取利益的一个工具。我们花很多心思去揣测他、观察他、了解他,花很多精力去逢迎他、讨好他,花很多的钱,哪怕是东拼西凑也都要满足他的要求。我们的目的,就是要从他身上获取更大的利益。”

他“围猎”云南省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周凯的过程,就是从饭局开始。

经朋友介绍,程绪库在饭局上结识了周凯。此后,程绪库经常去机场接周凯回家,一步一步建立关系。慢慢地,程绪库开始试探性地送了一块手表,周凯让司机分两次把钱返还。送礼未成,程绪库却认为:“只要他不排斥和你交往,就已经是机会了。”

交往多了,彼此间的信任建立起来。相识3年到最后,周凯数钱,都已经数到害怕了,“这个已经不是在数钱,而是自己在给自己‘坟头’撒纸了”。最终,周凯以涉嫌受贿罪、为亲友非法牟利罪被提起公诉。

徐长元,曾经的正厅级干部,也是黑老大和保护伞,身为阶下囚时,终于悔悟:“当官不能发财,发财不能当官儿,兼得,非出事不可。人不能把钱带走,钱却能把人带走。”

的确,几乎所有的保护伞,最终根源都指向金钱,且最终都付出惨重的代价。

黑恶势力企图把持基层组织,拉拢腐蚀党员干部,寻求政治靠山和“保护伞”,在地方扎根深,打击铲除难度往往很大。

但要明确的是,“所有逃跑的没有一个不抓回来,没有一个能躲得过”。

这话出自郑祖强之口,他是重大涉黑犯罪红通逃犯,外逃6年,最终仍被我国警方辗转从多米尼加押解回了他的老家福建福州。诚如斯言,2020年底,5824个逃犯,已到案5768名。

2018年1月开始的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向我们展现了刀刃向内的决心和力量。而今,“刀刃向内、刮骨疗毒”的政法系统教育整顿已全面展开,“扫黑除恶”被列为常态化行动。

8月30日的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第二次新闻发布会上,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一新介绍,第一批教育整顿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充分运用“自查从宽、被查从严”政策,坚决清除害群之马,严惩执法司法腐败,形成了强大震慑。截至7月31日,全国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处理处分违纪违法政法干警178431人;19847名干警主动投案;立案审查调查49163人,采取留置措施2875人,移送司法机关1562人。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就如黑暗和光明虽然总是相向而行,但是最终,天会亮。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