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9日 星期日
疫情下的留学新格局
第63版:疫情下的留学 2021-09-13

疫情下的留学新格局

周洁

下图:在英国剑桥大学,中国成为其最大的海外生源地。

下图:意大利博科尼大学,为中国留学生提供网课。

上图:名校留学,更注重跟名教授、学霸同学的互动和交流。

下图:互联网正在成为教学过程一个很好的补充。

疫情或许恰好给很多家长一个机会,一个对孩子留学规划重新审视的时机。

记者|周 洁

2020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我国的留学生学业受到了不小的波及。去年的秋季学期,由于欧美疫情的反复,不少人选择了休学甚至放弃留学计划。

疫情为留学按下的暂停键,在今年有望重启。美国驻华大使馆和领事馆公布2021年5月份恢复赴美留学生签证以来,留学签证签发数量已超过8.5万张,和疫情前的数据相差无几;为了解决中国留学生“上学难”的问题,英国50多家高校直接包下4架飞机,从中国接走了上千名留学生......

留学市场是否回温?中国学生最爱的留学目的地是否有所改变?去年上的网课,今年还有必要继续吗?全球视野下,疫情究竟给国际教育市场带来了怎样的改变?对此,《新民周刊》专访了国际教育节目《达叔九点档》创始人、澳盛教育董事总经理袁正翔。

英国成了香饽饽

近日,随着英国开学季临近,北京、杭州等多地均出现大规模赴英留学签证积压现象。为此,英国驻华大使馆在社交媒体上表达歉意,并表示“英国签证官员将延长工作时间至周末,以应对激增的英国签证申请”。

英国签证官员加班为中国学生发签证,足见我们赴英留学的热情。

数据也佐证了这一点。英国大学招生服务中心(UCAS)7月的统计数据显示,最新一个学期,来自欧盟学生的本科申请数量仅有28400份,同比下降43%;中国学生申请英国高校的人数达到了28490份。申请数量不仅首次超过欧盟,也比2017年翻了一倍。

英国高等教育统计局(HESA)的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留学生赴英留学数量逐年递增。

“这和英国政府对国际教育的支持力度是一贯的。疫情期间,英国始终没有出现很严格的边境管控封锁,又是最早开始进行疫苗接种的国家之一,所以疫情期间,很多同学改换留学国别,选择英国。”袁正翔说,英国已然成了一个香饽饽,整体留学人数比疫情前还要多。

深耕国际教育领域的袁正翔观察到,英国是整个疫情期间对海外留学生,尤其对于中国留学生表现最友好的国家之一。

受英国疫情影响,自去年年底开始,中国与英国之间的直飞航班全部暂停,直到现在都没有恢复。为了解决中国学生买不到机票的问题,数十所英国大学开始与多家航空公司洽谈包机计划,接中国留学生赴英国读书。

在英国留学市场火热的同时,袁正翔也表示,疫情对于小初高留学市场的影响,打击很大。去年国外留学的小留学生回国之难,让家长心力交瘁、心有余悸,所以有不少小留学生就放弃了留学计划,改为在国内上学。

“疫情下国际留学政策的不稳定性,让正在办理或者说有意向的家长改变了留学计划。他们或者选择在体制内就读,或者选择了国际学校,据我所知,去年9月份入学季,很多国际学校的招生情况是非常好的。上海部分国际学校还和国外高中合作,整体性地把国外学校的中国学生放在国内进行托管,国外的老师给这部分学生上网课,后面教学辅导、教学管理的部分由国内学校来完成。”袁正翔说。

此外,研究生的留学计划则相对比较稳定,因为读研的计划很多跟自己的职业发展或者专业上的提高挂钩,留学属于刚需,另外这个年龄段也有一定的自我管理能力,几乎不受疫情影响。

赴美留学人数锐减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今年赴美留学生人数较以往有大幅度的下降。虽然2021年签发的学生签数量和2019年相差无几,但其中三分之一都是续签的留学生,实际今年赴美留学生的数量已大幅度减少。

原因很多。“首先是因为美国的疫情政策,目前美国的病例总数在世界排名第一,对于疫情的管控也是松松紧紧,疫情控制不力。其次,中美关系的影响也是有的。”袁正翔向记者提到了近日发生的三名中国留学生入境美国时因军训照被遣返的新闻。

8月15日,三名中国留学生持合法签证在美国休斯敦机场入境时遭美方盘查,并遣返回中国,理由是三人受中国政府资助,或其个人手机内发现军训照片,因而被怀疑有军方背景。中方对此强烈不满,坚决反对,也就此向美方提出了严正交涉。

“军训对于中国学生来说,太普遍了。美国也有童子军,以这些照片来认定学生有军方背景,美国是贻笑大方了。”袁正翔指出,学生在赴美留学时,如将手机清空,在过海关时或许可以更加顺利。

赴美留学生减少,主要在于赴美留学的本科学生减少。“美国至今没有很清晰的疫情管控政策,疫苗接种率也很低,甚至有些民众强制性突破隔离封锁,很多家长就放弃了让孩子本科去美国。另外一个,特朗普政府在执政期间出台了很多非常不友好的留学政策,也影响了不少学生赴美深造。”袁正翔补充,很多学生去年都申请了休学,所以今年留学生签证恢复以后,学校把部分名额留给去年休学的学生,导致今年本科的申请竞争非常激烈,堪称史上最惨烈的一届,大部分高校录取率有所下跌。

众所周知,美国对于中国留学生的态度,是复杂的、割裂的。

今年4月,美国高等教育委员会主席向美国国务院和国土安全部发出请愿信,要求豁免国际学生的F1面签,尽快给予学生签证,取消旅行禁令,让国际学生能够在接下来的秋季学期尽快赴美留学。美国对中国留学生签证的态度有所改变,学生签证在5月顺利恢复,和这些呼吁不无关系。

“其实美国的教育界,尤其是高等院校,都非常欢迎我们的留学生,这种态度跟政治界或者美国民间反华群体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袁正翔解释:“中国留学生为学校带来的财务利益固然是一方面,但美国的有识之士也明白,吸引国际上的知识精英,开展国际性的学术科研交流合作,对于美国的经济社会发展,是非常必要的,美国也需要外来人才的支撑,而中国留学生的学习能力和科研能力,在过去是有目共睹、有口皆碑的。”

小众留学国的机遇期到了?

过去,大部分学生都是到英语国家留学,比如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但疫情期间,各国对于留学生的政策有着很大不同。加拿大跟美国的情况类似,而同为英语国家热门留学目的地的澳大利亚,因为施行严格的疫情管控政策,到现在为止,仍然处于封国状态,导致澳大利亚的国际学生目前可能处在一个归零的状态。“仅中国留学生,去年就有大概10万人被锁在国境线外,有一部分回国上网课,还有一部分就转了国别。”袁正翔说。

虽然澳总理莫里森表示,一旦80%的澳大利亚人完全接种了COVID-19疫苗,除有针对性的封锁外,所有极端封锁都将结束,澳大利亚将开始重新开放其国际边界。但中国留学生赴澳能否恢复疫情前的水平,却不好说。

在出国留学的基本盘没有变的前提下,小众留学国的留学市场呈现出一股热潮。不少同学在选择学校时,将目光放到了欧洲、亚洲的小众留学国上。此前,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就公布了提升法国高等教育吸引力的新战略“选择法国”,目标是到2027年迎接50万名外国留学生。为此,法国推出了一系列措施,比如:提高法国的外国留学生接待水平,并提高英语授课课程数量。

那么,小众留学国能否把握这个机遇期呢?

在袁正翔看来,小众留学国虽然热门了一阵子,但目前已经回归到了一种平静的状态。“很多家长在研究瑞典、法国、德国,甚至俄罗斯、波兰的留学配套时经常会失望,因为它们开设的英语留学课程选择实在是太少了。”

为什么是英语课程?因为英语是我国大部分同学的第一外语甚至是唯一外语,其他小语种学习两年,日常交流也许可以,但要达到学术水准的话还是不够的,因此在申请学校时主要也是考虑接收学校的英语课程项目。“小众留学国要么是受限于自身的市场容量,比如新加坡,本来高等院校就不多,能接受的国际学生容量非常少;要么因为它们之前在这个市场的积累少,这类的产品就少,招生数量非常有限。此外英语课程的授课质量参差不齐,满足不了中国学生的需求。”袁正翔表示,虽然小众留学国整体留学率上升了,但绝对数并不大。

留学市场要回温了吗?

疫情影响,线上授课成了海外高校的主要教学模式,网课能够解决一些问题,但也有很大的短板。

“如果通过纯网课的方式来完成留学,学费不会打折,但学历含金量却打折了,就像回到了以前函授学历的时代。留学生上网课还有时差的问题。日夜颠倒上课,人很容易会有情绪问题。”袁正翔补充认为,“中国人讲,教育就是传道授业解惑,这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如果教育完全基于一种虚拟环境,那么很多化学反应是无法发生的。尤其是名校留学,更注重跟名教授、学霸同学的互动和交流,这种体验是网课代替不了的。”

当然,这并不是否定网课的价值。互联网正在成为教学过程一个很好的补充,配合使用可以达到非常好的效果,但网课无法取代线下教学,也是疫情带给我们的明确结论。

那么,留学市场会否这样慢慢复苏呢?

袁正翔指出,虽然看上去留学市场有所回温,但与病毒共存将是未来我们生活的常态,这不是一两年能解决的问题,当跨境人员流动变得非常不方便的时候,整体国际教育市场肯定会受很大的影响。“现在很多同学的留学计划是固定的,比如国际学校的学生,他到那个时间点是一定要申请国外的学校的。因为学习的课程跟体制内不一样,即便他参加了高考,也几乎无法把国内高考所要求的知识点学透,同时考出一个有竞争力的分数被国内好的大学录取。但未来小留学生变少,刚性需求减少后,整个留学的格局会否改变,犹未可知。”

事实上,疫情或许恰好给很多家长一个机会,一个对孩子留学规划重新审视的时机。

袁正翔在采访中多次表达了自己对低龄留学的不赞同。“孩子还没有形成独立生活的能力就出去留学,对孩子来说,并不是最好的选择。让他们在这个年龄段自然生长,有更多家长的陪伴,能随时关注他们的性格培养、学习能力的培养,或许是更好的选择。”同时,袁正翔认为,当学生更适应国内教学环境时,家长也不要拔苗助长,一定觉得出国才是好的出路。“现在讲双减,不光孩子要减,家长也要减,我们要一起给孩子松绑。而不是强加给孩子他不喜欢的。”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