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9日 星期日
韩国收留阿富汗难民的背后
第37版:广域/观察家 2021-09-13

韩国收留阿富汗难民的背后

詹小洪

韩国政府显然将这次撤离、收容阿富汗难民作为提升自己国际形象的一次极好机会。

詹小洪

韩国国防部称此次撤离为“喀布尔奇迹”。

8月26日,三架韩国军用运输机载着378名逃离了喀布尔的阿富汗难民降落在韩国仁川国际机场。这些难民中近半数是十岁以下的婴幼儿,其中还包括三名新生儿。美军2001年攻占了阿富汗以后的20年里,韩国在美国的要求下,曾被迫派出陆军医疗部队和工程部队到阿富汗战后重建。这批难民中的成年人都是曾在阿富汗的韩国大使馆和在阿富汗的韩国医院、建设工程和职业培训院等机构与韩国人一起工作过的当地翻译、医生护士和工程技术人员。据悉,如果他们不离开阿富汗,或许会因为曾帮助过韩国人而受到塔利班的迫害。

韩国并不是一个对难民友好的国家。虽然韩国1992年就成为了第一个加入《难民公约》的亚洲国家,并在2012年制定了《难民法》。韩国接受外国难民申请开始于1994年4月,截至今年7月底共有4.047万人提出过申请,其中只有2.0361万人被受理,仅有839人被认定为难民,难民认证率仅为4.1%。

2018年曾有500多名也门难民,为逃避伊斯兰国引起的中东战乱抵达可以免签落地的韩国济州岛,希望以难民身份滞留在韩国。韩国社会赞同和反对接收也门难民者尖锐对立。民意调查中,只有24%的受访者赞同接收,大多数尤其是年轻人反对接收。结果,韩国政府还将也门排除出免签国家名单,引起国际社会恶评。

这次是否接受阿富汗难民,韩国舆论同样严重对立。反对的一方出于恐惧,大肆渲染负面消息。有人列举向伊斯兰教学生传授言论自由的法国教授被斩首、定居德国的中东难民将德国母子推到铁轨上导致其死亡等事件。有些韩国网民以伊斯兰教法不保障女性人权为由反对接收难民,认为“伊斯兰教徒不把女人当人看”……

也有韩国网民反驳上述舆论,他们表示,“我们民族也曾经历战乱,得到过国际社会的帮助,这次我们更应该积极帮助曾经与韩国政府合作过的难民离开阿富汗”,并认为“受地理条件限制,又不会来几万人,只是接收一小部分难民,我们足以做得到”。对于女性人权问题,一名网民表示,“也有不少的伊斯兰国家选出女性国会议员,并任命女性担任部长,阿富汗就有女性担任教育部长,还有最年轻的女市长”。还有网民表示,“韩国在伊斯兰文化圈中拥有极好的形象,韩剧《大长今》在当地的收视率达到60%-70%,最近更是没有年轻人不认识韩国防弹少年团,他们对韩流非常狂热,非常向往韩国,我们无需对他们抱有敌意”“韩国作为国际社会的一员,应当抛开国籍、宗教、人种,尊重普遍人权”。

在韩国大规模收容外国难民、特别是这些难民曾是韩国的合作者,韩国尚属首次。面对难民问题撕裂的国内舆论,韩国政府的态度总的来说是积极的。韩国国防部称此次撤离为“喀布尔奇迹”,在运送任务中投入了60-70名军人保驾护航。韩国法务部决定将这批阿富汗人当作“特别贡献者”而非普通难民,为他们签发可以长期在韩国居留并就业的F-2签证。

韩国政府显然将这次撤离、收容阿富汗难民作为提升自己国际形象的一次极好机会。他们认为,这些阿富汗人作为今后国际社会的“永远的亲韩派”,可能会对韩国提供更大的帮助。作为刚从发展中国家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的韩国,正踌躇满志地表示“韩国政府应借这次机会制定一套符合韩国国际地位的难民政策”。

[发自首尔]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