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9日 星期日
“云留学”的中国留学生,自嘲读了“电大函授”
第59版:疫情下的留学 2021-09-13

“云留学”的中国留学生,自嘲读了“电大函授”

王仲昀

网课与“云留学”或许给中国留学生带来了暂时性的困扰,但也提出了新挑战,给予他们调整与丰富自身的宝贵时机。

记者|王仲昀

随着夜幕降临,独自一个人在家的瑞昕,坐在卧室的书桌旁,给自己倒上一杯“长岛冰茶”。酒是他两周前出门买的,20美元买到了一大瓶,足足有两升。最近每逢周末,不用去学校上课,他自己在家时都会喝一点来打发时间。

瑞昕如今就读的大学爱荷华州立大学,位于爱荷华州艾姆斯市(Ames),是美国常见的“大学城”:大部分人口和活动与大学有关,而当学校放寒暑假时,整个小城很快变得人烟稀少,连网约车都很难叫到。

2021年7月,瑞昕从上海出发,经过20多小时飞行后到达此地,开始了自己为期两年的留学生涯。如今很多当地人已近乎无视新冠疫情的存在,但作为一名中国留学生,他依然对疫情抱有最基本的警惕:上课时,教室里只有他一个人戴着口罩;最近美国大学生橄榄球联赛激战正酣,身边的人纷纷去围观,但他选择一个人在家喝酒、看剧,以此作为闲暇时的娱乐方式。

尽管暂时不会有太多社交活动,瑞昕还是认真感受着这疫情之下来之不易的留学机会。2020年新冠疫情蔓延全球后,打乱了许许多多留学生的计划。在中国等了足足一年,和很多留学生一样经历过线上网课,瑞昕终于有机会前往美国,开始这段自己准备了两年有余的留学生涯。

从去年开始,众多中国留学生被迫留在国内,他们正在或者已经以网课的形式完成自己的“云留学”。网课、“云留学”、“云毕业”,这些成为了最近两年中国留学生最熟悉的词。

近日,几位留学生接受了《新民周刊》采访。在他们当中,有瑞昕这样经过等待,最终等来了出境留学的机会;也有人从一开始的观望态度,到如今已经上了大半年网课。对于网课,他们提出了不一样的看法。

更高的挑战

从2020年开始,围绕网课导致的“云留学”和“云毕业”,相关质疑声一直存在。似乎无论留学申请到的学校排名多么靠前,网课的经历都令其学历“含金量”大打折扣。由于网课普遍存在时差,不乏有留学生自嘲,自己仿佛上了个“电大函授”,还有人表示在实习面试时被质疑。

产生这样的争议并非没有道理。过去在人们对于留学的传统认知中,前往异国他乡,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感受他国风土人情,往往是选择留学的重要原因之一。然而线上授课与毕业的方式,显然大大消解了这一层现实体验。

在北京某高校就读的DH对《新民周刊》表示,受到澳大利亚联邦内政部(Department of Home Affairs)的“旅行禁令”影响,无法入境澳洲后,对方学校提供了两种选择:延迟入学,或者转为网课。彼时,DH尚对网课心存芥蒂,选择了延期一年。然而一年期限过后,“旅行禁令”依旧存在,所以他只能在今年2月开始上网课。澳洲广播公司(ABC)数据显示,2020年至今有超10万名非医学类专业的中国留学生无法返澳,部分一年制的硕士生从开学到毕业,都未曾实地去过学校,而是全程通过网课拿到了自己的电子版毕业证。

对于DH而言,从2021年2月上网课至今,他每周需要远程参加10个小时的大班讲座课、6个小时的小班研讨课和一些不定时的习题课。

“我选择最终接受网课的原因是综合考虑的结果。从大体趋势上看,因为视频会议软件已经获得了广泛的应用,未来踏上工作岗位以后如果需要和国外客户、同事交流,也会以低成本的线上沟通为主,疫情期间,很多单位也招聘了很多远程实习生,WFH(Work From Home,在家办公)成为潮流,所以在校学生也需要提前适应新时代的办公模式,尽快从手写笔记、考卷的学习方式转换为全电子化的学习方式。”而澳大利亚由于和中国的时差较短,客观上也让中国留学生在适应实时网课时更加轻松。

另一方面,DH向《新民周刊》表示,网课对于中国留学生的压力自然更大、学习要求更高。在他看来,学习所需的听说读写,在网课中都产生了新难题。“比如说,纵使是网课,澳大利亚学校也普遍规定课堂回答问题会占总成绩的10%左右,而本地同学和英语国家国际生在线上发言抢答更积极,语速更快,中国学生更被动腼腆;另外,由于中国留学生用英文打字的速度相对慢,写完后还得检查语法,考试时间更紧张。”

瑞昕对此深以为然。虽然他申请的商科专业历来讲究实践,学院表示不会有线上的专业课,但是今年年初,为了让学生提前了解和适应学习环境,学院还是组织了一批选修的网课。

刚开始接触网课时,瑞昕一度觉得自己跟不上老师和同学的节奏。“我觉得这种情况就对非英语母语的留学生提出了更高要求。好在网课一般都能回看,那么为了自己能够跟上进度,就会强迫自己去看回放。久而久之,问题就迎刃而解。”经历过网课后,瑞昕发现其反而给了自己一种提前熟悉全英文授课的机会。

无奈的选择

在留学生当中,还也有一小部分人出于健康考量,主动向学校申请“云留学”。“我有一位朋友,由于身体不好,无法打新冠疫苗,他就不想出国,想在国内完成学业。”即将前往苏格拉格拉斯哥大学入学的大四毕业生ZT说道。

在采访中,ZT告诉《新民周刊》,她当初在申请英国高校时,对方关于恢复线下授课的口径也一直飘忽不定。这使得她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网课不是完全不能接受”,前提是国家层面能够认可这种“云留学”取得的学历。眼下,ZT等待前往英国留学,而即将开始的第一个学期,她的大部分课程也将会是网课,这种情况会一直延续到学校规定的最迟返校日。据她了解,今年开学季之前,英国高校一直给国际学生发放问卷,以调查他们对于每门课线上或者线下授课的态度。

至于费用方面,DH也提到,网课可以节约房租、餐饮、交通、纸质版教材等方面的生活成本,减少留学所必要的开销。学校还为那些上网课的同学发放了3000澳元(折合人民币约14000元)的疫情补助。不过留学生们在采访中也表示,虽然网课减少了生活成本,但学校的学费并没有出于疫情或者网课的影响而降低。在格拉斯哥大学今年开学前,曾有学生联名给校方写信,希望以网课为缘由,让学校减少学费。不过,学校至今没有对此回应。

对于未来有志向从事传媒文创事业的ZT看来,师生之间线下面对面的交流沟通,更有助于产生思想上的“火花”,而网课有时会让学生难以集中精神,无疑会减少这种思想碰撞的可能。但无论如何,在新冠疫情影响尚未消退的当下,网课依旧是大部分中国留学生的求学生涯中不得不经历的过程。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