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9日 星期日
做客纳西人家 两相忘
第40版:广域/城与事 2021-09-13

两相忘

庆红

庆 红(安徽合肥,国企职员)

最近膝关节老疼,预约了中医院。

正准备过医院大门口的斑马线,一位出租车师傅把我喊住:“大姐,这老人自己来的,你帮忙扶她进医院吧。”一位老太太,扶着轮椅正艰难向前挪动,我赶忙走过去:“阿姨,你别走了,您坐上去,我推您进去吧。”

师傅说了声:“拜托!”就把车开走了。老太太除了耳朵有点背,我俩沟通基本顺畅。老太太告诉我她九十了,得了风湿病,来医院开药。顾不上自己预约的就诊时间,我把老人推到她要去的科室,护士二话没说就优先让她就诊。

我又问她:“阿姨那您怎么回去啊?”老太太说:“我自己打的来的,我自己能回去……”

这样的话,任谁听了都不落忍,我的眼前又浮现她蹒跚的样子。我说:“阿姨,你在这里等我啊,我上楼看好病,就来找你,我带你去拿药,然后送你回家。”老太太高兴地抓住我的手,连连说谢谢……

大家向我投来赞许的目光,护士叫我安心去看病,说她们会帮忙照顾老太太。

好在没有大碍,我很快下得楼来。

刷医保卡时,窗口说得续交三十元,老太太说她看病拿药从不花钱的,老重复问我为什么要交三十元钱?我说可能是卡里钱不够了吧!于是老太太又开始在身上摸摸索索,老半天,才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皱巴巴的五元纸币,还一个劲地问我够不够?

蓦地一回头,我吓了一大跳,竟不知何时,我后面的交费者——从两三个人,已排成一长串,大家虽然都没有催促或显现出厌烦,但看着长长的等候队伍,我还是心焦,我一边大声回答“够了,够了”,一边快速扫码付了余款。

问老太太家住哪里,实在艰难。

老太太忘了家的具体住址,也记不住家人的电话号码。而此时下起了滂沱大雨。万般无奈下,我只好把她推到医院大门口的保安室。保安一通电话,不一会儿,警车就冒雨前来。虽然联系不到她的家人,把老太太移交给辖区派出所进行妥善安排,我也放了心。

挥手和警察道别时,我的手机也骤然响起。糟了,我竟然忘了去高铁站送儿子,我想儿子应该会理解的,他正一天天地长大。而我,也正渐渐老去。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