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9日 星期日
“学姐”敲响职业教育的警钟
第77版:专栏/假装专家 2021-09-13

“学姐”敲响职业教育的警钟

沈彬

沈 彬

专栏作家

Columnist

假装专家,低空观察

当主角并不觉得丑陋的时候,那尴尬的就是你了。

“东北军阀……”你在社交平台输入这个词组之后,自动联想,排到第一位的不是张作霖,而是张美玉。

黑龙江职业学院学生张美玉成功坐上“东北王的宝座”,源于之前一段气场五丈八的“学姐查寝室”的视频。

5名女副部长,统一的黑西装,按照“步坦协同”战术逐次推进,进入小小寝室,左右两厢扎住阵脚,让人对镜头背后的大人物出场充满了期待。之后,张美玉部长登场,双手插裤兜,不苟言笑,用上下眼角瞥了四周,身前背后百步杀气。“叫学姐”“认准我们六个人脸”“除了我们6个,谁管你们都不好使”“窗台上只许8个暖壶,给我摆齐刷的”的句子直指人心。

这个排面,这气场,浮夸到你以为这是学生的恶搞视频,却没想到是偷拍,现实比戏剧更有冲突性。当主角并不觉得丑陋的时候,那尴尬的就是你了。

视频也在网友当中引发了广泛的共鸣,让不少人想到了自己身边的一些“小干部”的嘴脸,加入了吐槽的大军。之后,中华全国学联明确表态:对学生会工作人员不良作风坚决说不!“学生会工作人员要牢记服务同学宗旨,学生会工作人员没有居高临下的管理权,也不应有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为什么一些校门都没有迈出过的学生会干部这么油腻,这么仗势欺人,娴熟地滥用自己手中那些称不上权力的权力?这样的“坏样”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个问题值得深思。

更坏的是,张美玉学姐让社会对于职业教育的认同降到了冰点,很多人甚至拿张美玉当成了反面教材,教育自己的孩子好好读书,不好好读,哪一天考进了职业学校,就要被张学姐这么训,毫无人格尊严可言。

检索新闻就可以发现,学生会干部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事,往往就发生在一些职业学院,比如,“杨主席是你们叫的吗”的事发生在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要求学生淋雨听训话”的事发生在山西运城某职业技术学院。是职业教育太差,带坏了学生,还是学生差拉低职业教育的水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舆论场里面,也经常有人谈到“以德国为师”,希望以中国人能发展出德国那样发达的技工教育,让技工的社会认同度、收入水平不比普通白领低,这也避免高等教育本身注水之后“通货膨胀”。但是,产业升级和高等技术工人的培养又是一个“鸡和蛋”的问题。

之前,高校大跃进,让一些过去的中职学校仓猝升级成了大学,让很多原本没有达到大学入学水平的孩子进了大学——从张部长在学校公号上写的那种“时间如同光阴如箭”的文章,也能猜出她当初高考考了几分。

另一方面,职业学校的确存在学生不太好管的问题,个别学校只能使出强力手段,利用张美玉部长这样的“工头”、“大姐大”来管学生,霸凌、不讲理、人格侮辱,甚至体罚打骂,维持表面的秩序。个别学生会干部狐假虎威,背后也有学校支持的影子,不然“镇不住场子”。

张美玉事件,出现一种话语批判上的真空,她表面上是模仿的官员,却不能用“权力来源”的政治逻辑予以批判,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权力”来源在于哪里,张美玉无非把社会底层的倾轧装进“大学”“学生会”的浮夸包装,怪异地呈现在公众面前。如果场面直接出现在夜总会的点名、理发店的晨会,就会显得毫无违和感。

但是,德国职业教育培养的是领班吗?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