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4日 星期二
未完待续 绿茵红衣 这支小分队够忙的
第17版:文体新闻/体育 2020-09-03
媒体志愿者成中超苏州赛区一道风景线

绿茵红衣 这支小分队够忙的

陆玮鑫

媒体志愿者叶铭沁、周瑞章和吴以聪(从左至右)在工作台忙碌着 本版图片 特派记者 李铭珅 摄

志愿者在摄影席放上雨衣

志愿者交接班

都说“红花还需绿叶配”,但在中超苏州赛区,情况似乎有些许不同。

在赛区官方媒体酒店的大堂里,每天都能看到一群年轻而忙碌的身影,他们穿着统一的红色T恤,利落地做着各种琐碎的工作,为激战正酣的中超赛场服务。这幅“红衣衬绿茵”图景的主角,就是赛区的媒体志愿者团队。趁着比赛日的机会,记者与这个充满朝气的集体,来了一次“亲密接触”,听他们分享志愿工作中的点点滴滴。

意外的折返跑

本次苏州赛区的媒体志愿者共有10人,以大学生为主。他们被分成两组,实行轮班、轮岗制,每日工作8到9个小时,主要任务包括信息登记、体温检测、健康码查验、协助预约赛事及比赛现场引导等。记者注意到,在每个工位上,都整齐摆放着三叠需要填写、核对的材料。别看志愿者们如今处理起材料来游刃有余,联赛刚启动时,他们可被那“三座大山”折腾得不轻。

戴着眼镜,留着马尾辫的吴以聪还记得第一天在媒体酒店工作时的场景。“其实在上岗之前,我是有一定心理准备的,毕竟中超的影响力很大,但感受过之后,我才知道,自己还是想得太简单了。”那是苏州赛区正式“开门迎客”的日子,早上9点不到,吴以聪和同伴们便到岗。因为材料贮备室离工位并不远,值班志愿者们的桌面上,便没有摆放太多份材料。

10点刚过,各地媒体开始陆续抵达,志愿者工作台前也开始热闹起来。午餐过后,“高峰期”开始到来,这让吴以聪和同伴们很快意识到了问题——桌上的材料份数不够。于是,一次从工位到贮备室的“折返跑训练”,就此拉开序幕。“和整体工作保持一致,那天我们的‘折返跑’,也是轮流进行的,每人负责一个时段。”小吴坦言,第一天的工作结束后,就感觉腿特别酸,“好久没跑过这么多次了,从位置上站起来,我们的第一个动作都是用手撑着膝盖,以免站不稳。”

剩下的半盒饭

除了媒体酒店内的工作,每个比赛日,志愿者们都前往赛场,为媒体提供必要的帮助。尽管根据相关的划分,绿区媒体的可活动区域,并不算非常大,但志愿者的工作强度,却一点也不会减小,有很多时候,他们甚至会忙得连晚餐都来不及吃完。

性格开朗的叶铭沁,是一名新闻专业的学生,在赛场里,她的主要任务是将文字记者引导到指定区域,并时刻准备应对突发情况。“考虑到开球时间,一般在大巴抵达赛场后,我们会把媒体老师带到新闻发布厅稍作休整。”而这段并不算长的时间,就成了小叶和伙伴们犒劳五脏六腑的唯一机会,只不过,那需要加上一个“没有突发任务”的前提。

“我记得有一场晚场的比赛,来的媒体老师特别多,新闻发布厅很热闹,给文字记者发完纸质的首发名单,我们几个就去小隔间吃饭了。”可叶铭沁刚吃到一半,对讲机里便传来了内场协调员的声音:“天空出现乌云,请及时准备雨衣,另有几位摄影老师需要首发名单,还有一位可能第一次来,误入了文字记者席,请志愿者赶快协调处理,谢谢。”接到任务的“红衣小分队”立刻放下筷子,跑出了小隔间,只留下尚未吃完的盒饭。苏州市体育中心的文字记者席位于二层看台,距离底层的发布厅有不少距离,为了能及时“纠错”,小叶和另一名小伙伴拿出了学校考800米时的速度,冲向“事发地”。经过一番解释,两人成功将“迷路”的摄影师带到了球门背后的指定位置,还主动帮忙分发首发名单和雨衣。然后两人又马不停蹄地回到文字记者席待命,以至于剩下的那半盒饭,只能另找空闲时间解决了。

“我一直希望自己将来能从事和媒体相关的行业,这次也看到了老师们的工作模式和强度,感觉上了一堂生动的实习课。”对于工作中的辛苦,小叶轻描淡写地带过,但谈起自己的未来,她却有着明确的目标,“如果有机会,我也期待能参与到中超的报道工作中。”

特别的夜归路

如果没有疫情,此时的周瑞章应该已经登上飞往澳大利亚的航班回归校园。“这次也算因祸得福,正好是假期,又回不去,就有时间为中超联赛服务。”小周说,这段时间里给自己印象最深的,是一条看似平凡无奇的夜归路。

如果一切顺利,周瑞章能在晚上11点左右结束工作。但也有例外,上港与国安的比赛,是苏州赛区首场开放观众进场的测试赛,那个比赛日,也是小周最忙碌的时刻。当天晚上10时15分,周瑞章指引绿区媒体坐上回程大巴,但在清点人数时,却发现少了两人。经过多方确认,他才知道有两位文字记者在赛后被电视媒体找去评点比赛。眼见时间已晚,司机师傅和其他媒体记者都有些疲乏,小周决定让另两位小伙伴陪同大部队先行回酒店,自己留下来善后。

“说来也真是不巧,那天转播车刚好温度过高,需要冷却降温,所以老师们也没法快速完成评点。”于是,周瑞章只能和那两位记者一起,在转播车外继续等待。“老师们很友善,几次让我先走,他们自己回去,但穿着这件衣服,戴着这个证件,我还是要负起责任。”小周的话,简单而有力。10时45分,转播车内传出了一切就绪的指令,周瑞章笑着目送两人开工,自己则继续在夜色中坚守,顺便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11时05分,小周带着完成评点的记者,来到了奥体中心的出口,旁边停着一辆已经提前预约好的出租车;11时35分,将人安全送回酒店后,周瑞章长出了一口气,然后他开始收拾行装,伴着夜色,踏上了回家的路。

从酒店到家大约半小时的路程,那天的周瑞章走得特别慢,“或许夜色醉人的关系,我脑海中始终在回放一整天的经历。”用他的话说,自己每走出一步,就好像看到了这个比赛日的一个细节,“到岗、跟车、抵达赛场、发放首发名单、上文字席、赛后发布会、清点人数、独自等待……那天我第一次发觉,从酒店回家的这条‘夜归路’,竟然如此美丽又特别。”

其实,特别的不是这条回家的路,而是志愿者们那一颗颗为中超联赛热诚服务的心。身着红花衣,甘为绿叶角,尽管绝大多数时候,志愿者们并不站在舞台的中央,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成为中超一道特别又不可或缺的风景线。

特派记者 陆玮鑫(本报苏州今日电)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