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4日 星期二
治心 美丽的大理 安且吉兮 被“埋没”的老崔 省下的就是赚来的 石斛茶 标配与原配
第21版:夜光杯 2020-09-03

省下的就是赚来的

李大伟

李大伟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分配到一个知识分子成堆的单位,走道那一边的办公桌的同事,四十多了,孑然一身。那时大学毕业,月薪60元,同龄的学徒工18元,满师36元。当时住在漕河泾的朋友,卖掉一栋带院的私宅才六千元,这位仁兄居然存款二万多元,他省吃俭用到吝啬,一日三餐,在办公室用“热得快”熬粥煮饭,省下电费水费。菜没法炒,只能到食堂买青菜。衣服破了,没人补,用狗皮膏药上下粘连,像个济公。他天天打拳,伤筋动骨,用狗皮膏药贴服,反正狗皮膏药进医保,无偿且无限使用。他冬天冷水澡,天天洗,但膏药味裹身,幸亏不是坐班制,并肩战斗也只有课间十分钟。

他很会算,博学多才,打一手好拳,写一手好字,拉一手好胡琴,他是英国文学专业毕业的,完全可以搞创作,他敬谢不敏,选择翻译,每天课余,趴在斜坡的桌面,制图教研室更替下来的旧货,然后戴着老花眼镜,按着尺,一行一行往下移,然后翻译。那时国门刚开,懂外语的少,搞创作的多,经济学规律:物以稀为贵,翻译稿就非常紧俏,稿酬也高,且周周有稿酬,翻译是“现金奶牛”。创作呢?一曝十寒,一年有一篇而不可得。

近朱者赤,我至今洗脸用脸盆蓄着,然后端到厕所。我住大平层的时候,早晨洗脸,我总到对面锅炉边的台盆洗脸,龙头一开水就热。如果偷懒,就地取材,站在这一边,二十多米走道的水管里隔夜冷水要顶出来,才有热水。洗脸用脸盆,不用台盆,不能蓄水。一脸盆的水,从东端到西端,倒在厕所里的桶里,供大小便冲刷。

有其父必有其子,儿子也节约,早晨叫他起床,睁开眼第一句话:“关空调!”久而久之,敬称语“爸爸”也节约掉了。暑假补课回来,已经是中午,下了地铁,四公里、走回来,不用车接,说为了环保,顺便玩玩游戏,大口号下,顺便做点小动作,这就是小男孩的狡猾。

造别墅的时候,设计师希望造室内电梯,被我否决。现在我每天趴着爬上三楼,下来双手撑在背后,一阶阶坐着下来,相当于每天在打一套五禽拳——猴拳,像猴子一样,爬上蹿下,活络得很。不仅节约了电费、电梯折旧费,还赚回了健身费。我的家最环保。

我家周边没有商店,地铁在四公里之外,夏天一早,往西走去地铁站,冬天下午,往东走回家,这样太阳照在背后及脑壳,帮助牛奶补钙,收获健康。一路上听书——从“得到”下载的说书,收获知识,体力脑力均有收获,同时一天两万步的指标也完成了。一举两得,一石三鸟。

坐地铁又稳又快、又准时又便宜,如果开车,停车费、汽油费、耗材费,可能比司机工资还贵。我有车、有司机,宁愿闲着,也比开车节约一半。我这里是勤快养懒汉。

为了节约几块钱,夫人总是去老公房聚落的菜场买菜,那里的菜,总比我家附近的便宜。惜哉没有停车位,我陪她去买菜,她下车去买菜,我坐在车里看书。

生意场,钞票不是省出来的,是赚来的,手面要大。生活中,钞票是省出来的,不是赚来的,因为只有出、没有入,省下的就是赚来的。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