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9日 星期四
遭重创,东地中海旅游业何以复苏? 土希对垒:开启地中海新政治博弈
第23版:新民环球/论坛 2020-09-03

土希对垒:开启地中海新政治博弈

杨晨

杨晨

上海大学土耳其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杨晨

土耳其与希腊紧张关系加剧。土耳其日前再次延长勘探船在东地中海对石油和天然气的勘探,引发希腊指责。如何看待土耳其和希腊的言行?对地区局势有何影响?本期“论坛”特请专家解读。

1 矛盾由来已久 最新聚焦能源

问:土耳其和希腊的最新争端,是如何产生的?

答:土耳其和希腊的矛盾与纠纷由来已久,如爱琴海大陆架划界问题、塞浦路斯问题和难民问题等,加上历史上的恩怨,使两国关系反复。时常发生军事对峙,但好在每次都有惊无险,没有爆发直接军事冲突。

但随着2009年之后多国相继在东地中海发现巨量天然气田,尤其是塞浦路斯开始勘探后,土耳其发现自己被边缘化,将严重影响其“欧亚能源走廊”甚至“世界能源贸易中心”目标的实现。为此,土耳其频繁以武力阻止东地中海勘探活动,并从2017年起派出钻井船勘探,以期在东地中海的地缘和能源博弈中分一杯羹。从这个意义上说,土耳其和希腊的八月之争就显得是一种必然。

抛开土希之间近一个月的海上博弈细节,这一轮冲突可追溯至2019年11月27日土耳其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署的军事合作和海洋权益区域划界谅解备忘录。这为土耳其介入东地中海的专属经济区争端打下了楔子,也引发了域内和域外大国的担忧。

2020年1月2日,希塞以三国签署了东地中海天然气管道协议。这一项目始于以色列,将以色列及塞浦路斯水域开采的天然气,途经希腊大陆,通过意大利输送入欧洲。参与国家将在2022年前达成最终投资决定,预计将在2025年正式通气。同日,土耳其议会批准出兵利比亚。

1月16日,埃及、塞浦路斯、希腊、以色列、意大利、约旦和巴勒斯坦签署了东地中海天然气论坛(EMGF)成立章程,标志其正式成为国际组织,而法国和美国获批为该组织永久观察员。显然,土耳其被排除在外。2020年3月,土耳其开始放任大量难民冲击欧盟的边境希腊和保加利亚。2020年7月下旬,土耳其在德国调停下暂停在东地中海的勘探。8月6日,希腊与埃及签署东地中海海上边界协议,26日与意大利签署专属经济区协议,目的就是对冲土耳其和利比亚签署的协议。由此,土耳其和希腊在东地中海的矛盾进一步激化。

2 军事“秀肌肉”外交“口水战”

问:土耳其和希腊的言行有何考量?

答:针对东地中海的争端,土希双方首先在军事上不断“秀肌肉”。8月25日,土耳其和美国在东地中海进行联合训练,而希腊也和塞浦路斯、法国和意大利进行联合军演。8月27日,土耳其空军拦截了从希腊克里特岛向塞浦路斯飞行的6架F-16战机。8月29日,土耳其开始在东地中海进行将持续两周的新军事演习,同时土耳其海军表示从8月29日至9月11日在塞浦路斯岛北部海域进行“射击演练”,此外将“亚武兹”勘探船在东地中海的勘探期延长至9月15日。希腊则表示希望向法国尽快采购至少12架阵风战机。

双方还在外交上大打“口水战”。8月28日,希腊外长在柏林举行的欧盟外长非正式会议上呼吁欧盟对土耳其实施制裁。8月30日是土耳其的胜利日,为纪念战胜入侵的希腊军队98周年,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批评希腊及其盟友“那些试图将土耳其排除在东地中海之外的人和一个世纪前企图入侵土耳其的人是同一个侵略者,这并非巧合”。土耳其外交部长也表态“如果希腊将爱奥尼亚海领海扩大到12英里的决定在爱琴海予以实施的话……我们认为此举将可能会引起战争”。

由以上言行可以看出,土希两国在军事上的冲突日益加剧,但希腊在不放弃“权益最大化”的基础上仍然寻求欧盟对土耳其施压,而土耳其的根本目的也是希望将希腊拉到谈判桌上,借此“蚕食”东地中海的各项权益。

从土耳其视角来看,没有签署《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无法擅自改变《洛桑条约》规定的土希领海边界,加上北塞浦路斯不被国际社会所承认,因此通过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署的专属经济区协议强行介入东地中海事务已属不易。同时希腊与塞浦路斯均为欧盟成员国,对于土耳其的入盟都有一票否决权,土耳其在与希腊的争端中是非常孤立无援的,只能以强硬手段逼迫希腊谈判。

对希腊来说,在新冠疫情打击下经济更为脆弱,军事实力上与土耳其差距较大,无法凭借一己之力制衡土耳其,但在法理基础上占优,可寻求欧盟、美国及域内国家的支持。

3 北约欧盟入局 希土各有仰仗

问:对待土耳其和希腊争端,有关国家态度并不完全一样。如何理解?

答:一个在地中海实力强大但孤立无援的土耳其,与一个实力较弱但国际支持众多的希腊,如果任何一方都不退让或者缺少一个强有力的协调者,那么对抗注定无解。由于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国但不是欧盟成员国,塞浦路斯是欧盟成员国但不是北约成员国,而希腊既是欧盟成员国也是北约成员国,因此从当前来看,土希之争的解决迫切需要北约与欧盟的机制协调。其中土耳其仰仗的是北约,希腊依赖的是欧盟。

8月28日,欧盟外长峰会讨论对土耳其制裁的问题,制裁方案将于9月24日提交给欧盟理事会。作为一个整体的欧盟会对希腊表示支持,一是东地中海油气管道有助于欧盟减少对俄罗斯能源依赖。二是在利比亚问题上欧盟多国与土耳其立场相反。三是难民问题上欧盟仍然与土耳其矛盾不断。四是欧盟迫切需要维持在地中海的势力,压制土耳其在地中海区域的扩张势头。五是对土耳其近年来强势的内政外交政策表示不满。法国是此类欧盟国家代表,频繁派军舰和战机参加希腊组织的军事演习,对塞浦路斯予以军事支援,明确表态要为希腊撑腰。

虽然欧盟在土希之争中一致表态希腊,但并不代表欧盟内部就是铁板一块。尤其在对土制裁上有不同声音:一是欧洲在难民问题、叙利亚问题上仍需要土耳其支持。二是欧洲担心对土耳其施压太大会有助于改善土俄关系。三是不少欧盟成员国认为对土过度施压可能会使土立场更加坚定和强硬。德国是此类欧盟国家的代表。因此7月以来不断在两国之间展开穿梭外交,默克尔总理对土耳其也没有太多的批评声音,不断强调用对话方式解决争端的重要性,称土耳其仍是北约的重要伙伴和盟友。8月28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进行电话交谈,北约重申希望土希双方通过国际法与和平对话解决当前危机。

与德、法主导的欧盟相比,美国和俄罗斯在土希问题上的表态较为模糊。此次,美国既与土耳其进行军事训练,也与希腊进行联合军演,特朗普总统也分别同两国领导人通话,希望双方进行和平对话。实际上,美国在东地中海的问题上是明确支持希腊的。2019年12月,特朗普正式签署了关于制裁“北溪-2”与“土耳其溪”项目的文件。同月,美国通过了《东地中海安全与能源伙伴关系法》,将希腊、塞浦路斯和以色列置于美国在东地中海地区新战略的核心。尽管土美之间在叙利亚问题、库尔德问题、S-400导弹等问题上矛盾不断,但美国也无法承受失去土耳其的巨大代价。

与此相反,俄罗斯虽然在利比亚问题上与土耳其站在对立面上,但是希腊、以色列主导的东地中海油气管道工程是对“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的替代。一旦建成,土俄两国在对欧能源问题上将会出局,对此俄罗斯也心知肚明,哪怕希俄两国拥有共同的东正教文化联系,也无法替代利益的损失。

4 冲突可能加剧 大战概率不高

问:局势会如何发展?

答:土希两国在历史上发生过一系列冲突,或许能为这一轮危机解决带来一些启示。比如,关于爱琴海的石油开发。1987年,希腊收回了北爱琴海石油公司,并在萨索斯岛进行石油开采,引发土耳其不满并派遣军舰,两国在北约和美国紧急调解下才避免战争。其实,土耳其和希腊在爱琴海屡次缠斗,军机和军舰相撞也屡见不鲜,但大多在调解下平息了争端。

此次冲突仍然有进一步加剧直至擦枪走火的可能性,这是由于土希两国目前的调门仍然比较高,欧洲未能形成统一的立场,而美国对土耳其的态度也模棱两可。因此土耳其可能会继续加大对希腊的施压。但同时,大规模战争爆发的可能性仍然是个低概率事件,军事手段对于土希双方的收益都不大,而土耳其选择此时激化与希腊的矛盾也有考虑。

从2020年7月至12月,德国将会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当前北约的重要事项是在白俄罗斯问题上对俄罗斯施压,而土耳其的根本目的也只是为了制造抓手促使希腊进行谈判,这为德国斡旋土希冲突,土耳其借势而下埋下了伏笔。

需要注意的是,土耳其的海洋战略近两年发生了重要变化,土耳其海军前海军上将杰姆·居尔德尼兹于2006年提出的扩张性海洋理念“蓝色家园”已经被土耳其政府所采纳,其明显力证是2019年3月土耳其举办的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海军演习就是以该理念命名。该理念主张土耳其海洋领土有462000平方公里,比783000平方公里陆地领土的一半还要多,其中在爱琴海的海洋管辖权为89000平方公里,地中海为189000平方公里,这一诉求大大超出了土耳其现有水域面积。

可见,未来的土耳其海军在东地中海一定会更加横冲直撞,土希之间的争斗将会使东地中海成为新一波欧亚地缘政治的焦点。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