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9日 星期四
争冠重回同一起跑线 广州城点燃希望之火 要拿什么拯救河北队?
第A05版:中超 2022-10-31

要拿什么拯救河北队?

惨遭15连败,基本锁定一个降级名额 吴哲

“要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河北队?”这是上周六赛后一位河北球迷发表在个人社交媒体上的一句话……

或许由于时间太长,如果不是丁海峰、任航、耿晓峰等一众在队的、离队的球员在社交媒体上集体控诉俱乐部欠薪、违约、失信的一纸“檄文”,我们似乎已经忘记了中超联赛还有河北队的存在。随着0比4惨遭保级对手广州城血洗后,河北队吞下了15连败,除在第一阶段战胜武汉长江之外,再也没收获哪怕一场平局。

河北队的存在感越来越小,球员也越踢越少。因伤病、疫情管控等原因,球队一度只有21名球员可以出战,门将位置仅一人可用,在与广州城的比赛中,鲍亚雄受伤下场,年仅20岁的后卫刘润楠客串门将踢了60分钟,更加凸显了球队当下的窘境。

特派记者 吴哲

“对于河北队来说,困难的情况已持续了两个赛季。”这是主教练金钟夫本赛季说过最多的话。4月3日,中国足协公布了新赛季中超联赛的准入名单,一直处于经济困境中的河北队最终被“网开一面”,获得了继续参加新赛季中超联赛的资格。但从一开始,这家俱乐部的问题就没有解决过。

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

受限于俱乐部投资方华夏幸福集团在房地产相关领域受到的冲击,球队这几年一直处于紧缩银根的状态。从一掷千金砸下拉维奇、热尔维尼奥、埃尔纳内斯等一众国际大牌球员的中超土豪,逐渐衰退成连外援都请不起的“保级困难户”。要不是中国足协一再破例“开绿灯”,河北队恐怕早已消失在中国足球联赛的版图之中了。

今年年初,河北队投资方华夏幸福集团债务的问题解决一度迎来了突破的拐点,在集团母公司财务状况稍微松一口气之后,河北队也一直在积极寻求和廊坊市政府和体育局沟通,谋求俱乐部股改。然而出于多方面的考虑,特别是这一年以来疫情反复的影响,廊坊相关方面一直没有关于此事的实质性推进。虽然之前廊坊市相关部门曾经为俱乐部联系了当地的一家大型企业作为赞助商,但是对于解决俱乐部的运营的困难来说是隔靴搔痒。

本赛季开赛,河北队放弃了所有的外援,也没有挽留任何一个找到下家的球员离队,球队以U23球员为主的全华班阵容征战中超。但即便如此,河北队依然难以正常的姿态运转,就更不要说在成绩上有什么期待了。以张威为代表的河北队年轻球员的拼搏和坚持一度让外界看到这支球队顽强保级的斗志,但在恢复主客场制之后,球队在旅途中又遭遇了疫情防控、缺少必要保障等因素的冲击,加之其他保级对手在人员、教练和资金上都有或多或少的补充,能让河北队保级甚至是生存之路便越走越窄。

欠薪问题或关乎生死

10月26日,丁海峰、任航、耿晓峰等球员在个人社交媒体中晒出了“集体讨薪信”,并强调:“2020年年初至今,俱乐部教练员、工作人员、外援按月发放薪水,却始终拖欠中国球员工资及其他费用不予偿还,即使仲裁手段也不能解决中国球员欠薪问题。”这样的大型讨债场面对于近几年的中国足球来说已经屡见不鲜,青岛队、贵州队、重庆两江竞技队、天津天海队和前不久的淄博蹴鞠队……其中大多的结局不是球队解散,就是对簿公堂,妥善解决的案例几乎没有出现过。

和之前一些股改后更名、重组或解散、退出的俱乐部相似,部分能够找到下家接收的队员就欠薪问题与其之前的俱乐部达成过一个协议,即球员放弃部分或全部被欠薪水,俱乐部为其开具自由身证明并无条件放行。从实际情况来看,此前就有不少球员就这个问题进行上诉,但不是被法院驳回,就是在财务公司的“防火墙”的拖延战术下不了了之。而从河北队队员这份讨薪信中不难看出,河北队俱乐部没有给一些球员自由身证明,还要求这些球员放弃薪水。“我签完(放弃薪水的)合同后,俱乐部以各种理由拒绝给我合同原件。这样的处境,让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原河北队门将池文一这样控诉道。

目前,河北队队内基本都是年轻队员,薪资压力并不大。俱乐部也希望在继续发展的同时能分阶段逐步解决欠薪问题,即便本赛季不幸降级,也能维持球队的运行以待转机。但如今,时间和生存压力袭来,欠薪问题解决与否或决定球队是否能继续存在下去,不仅考验着河北俱乐部,也考验着中国足协。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