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10日 星期一
端午仪式 “粽” 有邻里情
第34版:广域/城与事 2020-06-29

端午仪式

尹画

尹 画(上海,职员)

近日,收到外地友人快递来的一包端午香囊。蓝印花布布袋里装了三只香囊:一只红色葫芦造型,一只粽子造型、还有一只是四朵郁金香花苞造型。

端午节挂香囊,是我和友人共同的仪式感。《小王子》里说,仪式感就是使某一天与其它日子不同,使某一时刻与其它时刻不同。像我的母亲过端午节,也有她的仪式感。每年端午早晨,妈妈就去菜场买回新鲜的艾草,郑重其事将其插在大门上。白居易虽写过“种兰不种艾”,喜香兰而恶臭草,但端午节气温上升蚊虫变多,艾草的“臭”,可发挥大作用,让百虫闻味丧胆。

上周,妈妈又给我快递来一大包“妈妈牌” 粽子。其实现在物流发达,网络上什么粽子都有,但母亲执意说,她包裹的粽子最好吃。端午节包粽子,是她几十年来雷打不动的固定节目。我小时候最爱吃赤豆粽,如今口味变淡,更喜欢吃纯粹的白米粽,带着粽叶的淡淡清香。老公和儿子则爱吃肉粽。妈妈知道我们都爱吃她包的粽子,每年端午就包得更欢了。

我姐姐是个吃货,她过节的方式就是网罗各地风味小吃。前年端午,她托朋友从北京稻香村买来五毒饼。老北京人过端午,有吃五毒饼的习俗。五毒,指蝎子、蛇、蜈蚣、壁虎、蟾蜍。五毒饼就是在面饼上刻上这五毒形象,寓意吃下五毒,以毒攻毒。去年端午,她网购了江西碱水粽子。《平如美棠》里写江西南城,端午节会吃一种碱水粽子,拿稻草烧成灰,置入糯米里,打紧煮烂,个个模样粗壮,颜色淡黄,佐以红糖,妙不可言。于是,我们也照此吃法,用红糖蘸食,久久不忘。

生活上的仪式感,就如同给蛋糕加上一颗樱桃,点亮了每一个平淡无奇的日子。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