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9日 星期日
信息 美术史上最成功的透视法作品
第78版:艺术 2021-06-07

美术史上最成功的透视法作品

邵仄炯

《五牛图》局部。

韩滉作为一个宰相画家,《五牛图》不仅是表现了牛的品质,而且此图可能有鼓励农耕,重视农业发展的社会意义。

撰稿|邵仄炯

唐代韩滉的《五牛图》是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画的是五头黄牛。黄牛虽是中国本土最为普通的家畜品种,但这也是中国绘画史上仅有的一幅以黄牛为题材入画的孤品。它的材质据说是唐代的黄麻纸,也是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的一件纸上作品了。全画是长卷形式,目前收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

全卷自右向左画了五头姿态各异的黄牛,第一头黄牛低着头伸着脖子,正用身体在蹭一丛荆棘,好像在挠痒;第二头花白斑纹的牛昂着头缓步向前;第三头褐色的牛正面对着观者,张大了嘴,仿佛在哞哞地吼叫;第四头浅黄色的牛停下脚步,回头探望,还吐出了舌头,用调皮的眼神望着观众;第五头是黄色的牛,站立不动,神情凝重,有点不高兴的样子。原来在它头上套了一副络头,络头就是古代把牛作为坐骑时的绳索装备,难怪它一副生气的表情。

《五牛图》中,最精彩的是第三头牛,这头牛是在画面的中心位置,也是全画的主角。画家挑选了一个全正面的形象来表现这头黄牛。如果有一些绘画经验的人,一定会明白,描绘人物、动物、禽鸟,画正面的角度是十分有难度的,因为正面的透视会将很多纵向的焦点重叠在一起,物体的长度、宽度都难以展现。于是在绘画的二维平面上,如果找不到适当的视角,就很难将物象的正面形象表达得非常完美。因此在绘画中,画家经常是回避这种吃力又不讨好的透视角度的。

和其他四头侧面看去身躯犹如一个巨大矩形的黄牛相比,这头正面对视观者的牛,外形像是个竖起的椭圆鸡蛋形,牛头正面对画面,牛角一字排开,双耳平直,两眼及左右鼻翼都一一相对。对称是正面角度最重要的特征。

这样一来,牛脖子是不是找不到了?这正是由于正面透视的焦点被牛头所遮掩了,牛头下方只留出了颈部下垂的皮囊,牛头的左右两侧鼓起的是腹部的肌肉,并显示出身体的宽度和厚度。牛头上方,画家用简练的线条勾勒出牛的背部和臀部的轮廓线。

此时画家的视角不仅仅是正面,而且开始将视线慢慢地抬高。这里画家用了很多带有弧形的线段排列,用以表达牛背的脊梁,腹部肌肉的膨胀,还有颈部皮囊的下垂。由于正面的透视,牛的两条后腿只露出了牛蹄的一小段。

画家以精湛的技艺成功地挑战了高难度的透视角度,这头牛完美的正面造型,可谓是中国美术史上透视法运用最成功的典范。也许在世界的绘画史上,也是具有领先水平的。

牛是中国画家十分热衷表达的一个绘画题材,这实际上与中国的农耕文明有关,牛是人类在土地上劳作最好的朋友,它勤劳、憨厚、朴实的品质,一直得到艺术家不断的描绘和赞扬。韩滉作为一个宰相画家,《五牛图》不仅是表现了牛的品质,而且此图可能有鼓励农耕,重视农业发展的社会意义。如果再拔高一点,也许他是用作品的方式替君王表达了关心黎民疾苦,以及爱民亲民的主题思想。

这也让我突然联想到另一位西方19世纪的著名画家——米勒,他有一幅经典作品《拾穗者》。米勒用了与韩滉一样粗重的线条,描绘了金黄色的土地、麦穗以及拾穗者身上粗布衣服上的褶皱。虽然他们身份、题材、国度、时间都完全不同,但让人感受到两位画家始终对土地有着同样的热爱,对劳作充满了无限的赞美。在他们的画面中,一扫华丽的造作和富贵的浮夸,留下的是永恒、朴实、无国界的劳动之美。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