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6日 星期四
约尼奇  不用社交媒体才能专注足球
第A05版:申花 2021-02-01

约尼奇 不用社交媒体才能专注足球

龚哲汇

我没有社交媒体账号,也不看电视。我才可以百分之百专注于自己的足球,如果我一直在社交媒体上,我想可能会分散注意力,我想专注于训练、比赛、休息和家人。我无需向世界介绍我的生活或宠物。

自1月21日大阪樱花官宣外援马泰·约尼奇离队、即将加盟上海申花以来,球迷对于下赛季将征战中超的约尼奇充满了好奇。目前,约尼奇正在日本等待来华工作签证,在获得签证后,他将正式启程前往中国,如果一切顺利,度过14天的隔离期的他将正式开启自己的中超之旅。

除了已经为外界所熟知的“全勤王”名号,酷似“汤姆·克鲁斯”的外型之外,这位克罗地亚人的为人和生活,以及当时为何会选择亚洲足坛等问题,仿佛是层层围绕在他身旁的迷雾,不为人们所了解。有关他的职业生涯和场外生活,不妨从他过往接受的采访中一探究竟。

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龚哲汇

“职业生涯中最好的状态”

约尼奇是大阪樱花的后防核心,效力该队四年间仅缺席过一场比赛,堪称“J联赛铁人”。2019年,他帮助大阪樱花成为J1联赛最佳防守球队——在34场J1比赛中仅丢25个球,其中15场零封对手。“我感觉很好,我想现在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好的状态。这两个赛季,我对自己的表现感到非常满意。”2020年初,约尼奇在接受日本《JSoccer》杂志的采访时说道。

令约尼奇感到奇怪的是,当时作为J联赛最佳防守球队的一员,他却似乎受到了冷落,没能入选联赛最佳阵容,“我并不是非常介意,因为没人问过我。但我想我应该入选,整个赛季我们只丢了25个球,这是值得考虑的,我不会说这我没有受到尊重,也并不是不尊重评委团队的意见,但是我不确定他们在做选择时会看什么,现在看来他们只是看了前两名的球队。”

不过在之前结束的2020赛季,约尼奇坐镇后防的大阪樱花在34场比赛中失球37粒,是J联赛丢球第三少的球队。在这之后,约尼奇获得了J联赛杰出球员奖。而四个赛季的J联赛最佳中卫评选中,约尼奇两次排名第一,且有三次进入前三名。即使没有进入J联赛官方最佳阵容,但约尼奇还是受到了日本球迷的认可。

“归化?暂时没有考虑”

相较于中国足球,日本足球的归化之路启动得更早,球迷对于归化球员的态度也更为开放。每当一名外籍前锋在J联赛取得好表现时,立刻就会有人谈论希望他成为日本人,并加入“蓝色武士团”的可能。2019年,大阪钢巴的巴西外援帕特里克引起了一波关注,因为在日本联赛效力多年的他想要入籍日本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但具备归化条件和实力的他却始终未能如愿以偿。

约尼奇也遇到过相同的问题,但或许是因为司职后卫的原因,归化约尼奇并未引发大规模的讨论。他曾身披克罗地亚球衣征战U16国家队的比赛,但并没有代表成年队打过国际赛事,因此他不失为一个好的归化对象。面对这个问题,约尼奇本人回复日本记者,“听起来不错,或者说听起来很有趣!但没有日本人问过我,所以我从未真正考虑过。”

“我的生命中只有足球”

约尼奇出道于斯普利特哈伊杜克青训,这家青训走出过斯蒂玛奇、比利奇等克罗地亚国脚。他的足球生涯从当地最大的自由战士俱乐部梯队开始,但他一直被租借在外,“我的生命中只有足球,在大街上,我随时随地都可以踢足球。当时我家附近只有一所足球训练学校,不像现在有这么多。我13岁的时候加入了斯普利特,那是我们当地唯一的大球队。在升入梯队后,2007年我参加了克罗地亚U16国家队。”进入成年队后,约尼奇先后效力于克罗地亚甲级联赛奥西耶克和哈依杜克两支球队,从此正式开始了职业生涯,“我从来没有什么别的计划,也没有足球之外可以依靠的事业。”

谈及自己的足球偶像,约尼奇表示大多都是祖国的球员前辈,“在我开始足球这项运动,观看比赛的那一刻,我便发现克罗地亚队充满了伟大的球员,他们在1998年世界杯足球赛上获得了第三名。有达沃·苏克,兹沃尼米尔·博班,罗伯特·普罗辛内茨基,阿伦·博克西奇等,非常多的优秀球员。”而约尼奇没有想到的是,当年电视机里格子军团的主力后卫比利奇,如今拿起了北京国安的教鞭,即将成为他的对手。

在孩童时期,约尼奇最爱看的联赛是意甲,“周日晚上黄金时段的意大利足球是我的最爱,不过当时我还是个孩子,因此比赛播到一半就必须要去睡觉了。”当时效力于AC米兰的马尔蒂尼和内斯塔对他的影响非常深远。

“不用社交媒体,不看电视”

在日韩生活六年,约尼奇已习惯了那里的生活和食物,他会使用筷子,在大阪他和家人最喜欢光顾的是铁板烧和拉面店,最喜欢的食物是章鱼烧。

不过约尼奇很少晒自己的生活,“我对‘社交媒体’世界所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我没有社交媒体账号,也不看电视。没有人告诉我任何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也不问任何事情。”约尼奇解释自己为何不申请个人社交账户,“这样我才可以百分之百专注于自己的足球,如果我一直在社交媒体上,我想可能会分散注意力,我想专注于训练、比赛、休息和家人。我无需向世界介绍我的生活或宠物,我的妻子也没有社交媒体账号。”

约尼奇和妻子玛丽娅娜在2012年结婚,2017年,她跟随约尼奇住到了大阪。2018年,约尼奇的女儿出生,“我会经常旅行打一些客场比赛,所以我将剩下的时间全部放在家庭中。非常感谢我的家人,我妻子是个好厨师,我很喜欢她做的菜!”

训练方式 日式“科学” 韩式“肉搏”

2015年,约尼奇远赴韩国,自此他的亚洲之旅也随之开启。“说实话,我当时在克罗地亚比赛,并且像所有有雄心壮志的球员一样,梦想着欧洲踢球。”就在当时,约尼奇接到了一位与亚洲经纪公司有关的球员打来的电话,那位名叫马托·内雷特利亚克的球员曾效力于水原三星,并在2009年和2010年为大宫松鼠效力,是他邀请约尼奇到陌生的远东世界。“我当时完全不确定,因为我对韩国一无所知,它不在欧洲。但是我说,好的,让我们尝试一下,这就是我的起点。”

到了韩国后,约尼奇迅速适应了K联赛的节奏。转会仁川联,他连续两个赛季担任主力后卫。2015-2016年,约尼奇连续两年入选K联赛最佳11人,而最佳阵容中的另外一名中后卫是曾经效力于申花的金基熙。也正是在K联赛效力的这段时间,约尼奇给现任申花主帅崔康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两年中仁川联六次对阵崔康熙执教的全北现代,约尼奇领衔的防线合计失球五个,其中三次零封拥有金信煜、李同国等锋线好手的全北。

2017年,因为仁川联财务能力有限,约尼奇在合同还有一年时不得不离开球队。“当时我在韩国踢球,我正在学习亚洲联赛的知识,在韩国踢了两年之后,出现了参加J联赛的机会。我认为这里是亚洲最好的联赛,我想挑战自我以提高自己,所以选择了日本——迄今为止亚洲最好的足球联赛。”约尼奇回忆当时的情形,“而且日本的生活方式也对我很有吸引力,大阪樱花是第一支我想效力的球队,因此我抓住了这个机会。”

在球探和经纪人的推动下,约尼奇顺利加盟大阪樱花,不过在去到日本后,他的首任教练依然是一位韩国人——尹晶焕。据了解,尹晶焕的训练方式堪称魔鬼,往往一天要训练三次,不过在经历过仁川联主帅金度勋每天四练的魔鬼训练后,约尼奇表示J联赛的训练方式还是非常“科学”的。

“日本是目前足球整体培训方法最好的国家。它的一切事物井井有条,训练课总是非常明了,很像我在克罗地亚的职业生涯。而在韩国训练就像参军一样,每天训练两到三节课,朝着球踢,朝着球员踢……非常血性而且拼尽全力,就像肉搏战!”

上赛季大阪樱花能成为丢球数第三少的球队,主教练洛蒂纳功不可没,约尼奇也特别尊重这位强调防守的主帅,“他在防守方面尤其努力,他总是特别抽出时间与防守方球员,包括中后卫、防守中场进行交谈。训练后,他与我们讨论必须改变的细微之处。如果我们像个好学生一样认真执行,这些布置就会奏效,并且让我们成为更好的球员!”这不免令人联想到同样喜欢给后卫“开小灶”的崔康熙,两人之后会有何火花值得期待。

效力于J联赛时,约尼奇主动适应新环境,一开始在球场通过英语与队友交流,并逐渐学会了日语,“我学过关于足球方面的日语,所以在足球方面处于相互理解的水平,在这一点上能够很好地交流。”不过在情急之下,约尼奇还是会偶尔讲两句家乡话,“有时我会用克罗地亚语大喊大叫,居然会有用!”

四年的J联赛生涯,约尼奇对阵过的日本球员不计其数,在这之中有一位球员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非常尊重的球员是浦和红钻的兴腛慎三,他是一个了不起的球员,我认为他是迄今为止浦和最好的前锋。他每个赛季努力得分,努力工作,并且从不抱怨,甚至是我不小心踢到他的时候。他是一位出色的球员,他的身体状态因没有因任何原因而下滑。”

2020年,约尼奇曾透露过自己对于重回五大联赛的态度,“尽管我有信心可以参加欧洲联赛,但从俱乐部的角度来说,我应该不会被他们考虑,英超联赛的球队会考虑从日本购买29岁的后卫吗?”约尼奇表示,他在大阪很开心,他的家人在这里也很开心,“这里的生活很美好,我不急着搬到其他地方,我目前不会执着于追逐金钱,而是在训练和比赛中尽力而为。钱不是首先要考虑的事情,我已经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且得到报酬。如果是只为了钱的话,我会试着在去日本之前去中超联赛!”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