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9日 星期五
东京奥运会不设“隔离”  运动员四天做一次核酸 导视 焦点赛果 赛程闹冲突  无队想参加 “皮球”已经踢给了足协 本周两场生死战,球队轮换闹人荒 训练量加大,国脚直呼“浑身酸痛”
第A02版:要闻 2021-02-01

“皮球”已经踢给了足协

姬宇阳

本报评论员 姬宇阳

依照中国足协之前下发的通知,上个星期五的下午5点,是各俱乐部递交“工资确认表”的最后时间。回到上星期五的这个白天。

当时听说有中超球队事实已经进入等死状态。所谓延期申请,并没有后续解决方案。几个欠薪未签字的中超球队,此前可能想过靠卖球员渡过危机。但问题是,其他俱乐部也不傻。如果你俱乐部这次因为欠薪过不了注册关,全部球员就是自由身了,并且是不占名额的自由身球员。

其实也就在上周五,在北京产权交易网页上,看到了国安股份转让的信息。综合各方面信息,北京国安的名字保住的希望还是很大的。当然,挂牌归挂牌,剩下的谈判和操作仍然需要花时间和精力。很快就有媒体披露了,北京国安现在股份转让的背后,还有不少的债务问题需要解决。

必须承认,为了保住“国安”这个名字,俱乐部的新老两大股东都已经很努力了。话又说回来,中性化名称对于有些俱乐部来说,也算是提供了一次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契机。

上周五下午5点的截止时间终于到了,天津津门虎和重庆当代未能和球员达成一致完成“工资表”签字确认,因此提出延期申请。

为什么特别提到“未能和球员达成一致”?因为交了表的俱乐部里面,有的俱乐部欠薪并没有补发,只是和球员达成一致,简而言之就是球员选择了妥协。剩下没有交表的两家俱乐部里,有的队2020年比赛奖金还是发了,但工资到现在只发了三个月的。而现在这两支球队的冬训,要么还没有正常开始,要么已经提前结束。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两个直辖市里的两支中超独苗,最终命运会是怎么样?另外一方面,石家庄(沧州雄狮)和绿城,早早就把“工资确认表”交好了。按照规则,如果重庆和天津过不了关的话,应该是中甲的这两支球队上来递补,现在球已经踢到足协脚下。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