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6日 星期二
谷爱凌  进斯坦福不靠体育加分
第A12版:冰雪 2021-02-01
世界极限运动会拿下2金1铜

谷爱凌 进斯坦福不靠体育加分

张立

从2020年冬青奥会包揽两冠、2020年世界杯卡尔加里站独得两金开始,未满18岁的谷爱凌就一直在创造属于自己的纪录。

别人家的孩子

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张立

在2021世界极限运动会(X Games)阿斯本站上,17岁的谷爱凌超强发挥,先后参加了自由式滑雪大跳台、U型场地和坡面障碍技巧三项比赛,以2金1铜的成绩为我国书写新历史。此前,从没有一名中国选手在该项被称为“滑雪界奥斯卡”的世界大赛中夺冠。

被称为“滑雪天才少女”的谷爱凌于2019年加入中国籍。一句“北京,我来了”,让她正式以“00后”中国滑雪运动员身份走进大众视野。“这两天太奇妙了,非常梦幻,这是我将铭记一生的体验。”连夺两枚金牌后,谷爱凌在赛后难掩兴奋。随后,主持人用汉语对她说:“恭喜,恭喜。”她也用汉语回应:“谢谢。”

除了滑雪成绩惊人,谷爱凌在学习上更是大家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在去年底,她收到美国大学入学考试(SAT)的成绩单,该项考试满分为1600分,谷爱凌考了1580分,其中数学、英文分别获得790分,高于99.8%的全球考生,达到美国高校考分1580-1600分的第一档,被斯坦福大学录取。妥妥的一枚学霸。

期待冬奥夺冠

3岁接触滑雪;9岁拿到全美少年组滑雪冠军;11岁摘得全美自由式滑雪;13岁获得坡道障碍赛冠军以及全能亚军;15岁在自由式滑雪世界杯意大利站,谷爱凌问鼎坡面障碍比赛,并且在那场比赛后暂列国际雪联女子坡面障碍项目积分榜首位。能说一口流利汉语的小谷表示,当2015年7月31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宣布北京携手张家口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的一刻,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代表中国队到妈妈的家乡北京参加冬奥会。

尽管从小在美国长大,童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跟随美国队滑雪,但谷爱凌将在北京冬季奥运会上代表中国参赛。她透露,选择代表中国参赛的原因,是期望在中国有更多人认识滑雪,爱上滑雪。“我希望获得荣誉,并且能够改变一些人的生活,或者改变这项运动,让之前自由式滑雪运动不普及的中国有更多人爱上这项运动。”

高一那年选择加入中国国籍而不是之后代表美国参赛,谷爱凌的社交媒体账号上总有不少人对此抨击。小谷说自己很清楚,随着奥运会越来越近,批评者可能会发出更猛烈的批评声。

“谷爱凌希望自己对年轻女性的生活产生影响,而她放眼望去,美国已经有很多出色的榜样。”谷爱凌的经纪人指出,美国队很早看上谷爱凌,认定她是一位拥有非凡才华的选手,但小谷渴望看到更多的中国女孩从她身上找到亮点。她希望自己能影响更多人,也许有一天有中国女孩子也会像自己一样争取金牌。在谷爱凌看来,改变是自下而上的,她想要通过自己的故事和能力去影响像自己一样的小女生。

热衷分享人生哲学

这就是谷爱凌,一个热衷分享自己正在形成的人生哲学的励志姑娘。说到成功,她表示这只是实现了所有人都会有的理想。她还说,自己就是想做到最优秀。

即便拥有许多成功的标签,但小谷并不希望别人对她的印象陷入刻板。“我不希望我的朋友一想到我就是滑雪运动员,我更想他们觉得我是一个朋友,我是爱凌。”2020年,谷爱凌觉得最遗憾的事情就是学校的毕业舞会取消了,她希望在上大学后,能交到更多朋友。那么对2021年有什么小目标?小谷表示一定会好好备战北京冬奥会,在她看来,这是目前最应专注的事。“我希望很快就能回到中国,和大家一起滑,雪道上见!”谷爱凌向所有人发出邀约。

为北京冬奥会推迟一年进斯坦福

考大学经历多番磨难

谷爱凌出生于旧金山,爸爸是美国人,妈妈谷燕是北京人。谷燕在北京大学毕业后赴美国斯坦福求学,谷爱凌已过世的爷爷也毕业于斯坦福,这些给爱凌心中埋下了上斯坦福的种子。“我从6岁那年就有了这个梦想,斯坦福大学是我梦想的学校。这个愿望就和我夺取冬奥金牌一样强烈。”不仅如此,小谷的外婆冯国珍曾是上海交大的女篮名将,已过世的外公谷振光也曾是中国名校足球主力,整个一大家子都是社会精英。除了滑雪,谷爱凌还擅长诗词、弹琴、绘画、游泳、田径、越野、篮球和滑冰,副业是平面模特,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在拿到斯坦福大学录取通知书后,小谷就准备将报到时间推迟一年,等2022年初比完北京冬奥会后,再去斯坦福上学。谷妈妈表示:“为全力备战北京冬奥会,爱凌准备推迟一年上大学,在2022年夏季或秋季再上大学。因为爱凌一直是班上最小的,所以晚一年可以跟同龄人一起上大学。”

其实,这已是谷爱凌为了备战北京冬奥会第二次和校方商量修改自己的学业计划。在高中阶段,为了能给备战冬奥会留足训练时间,小谷自己跑去找高中校长商量,要用一年时间把两年的高中读完,提前高考。“我是我们学校历史上唯一要提前毕业的人,这对我来说是很大的目标,也是很难的目标。”2020年6月8日,谷爱凌宣布完成学业,提前从美国的高中毕业,开始备战SAT。其间她也开始了滑雪训练,在暑假期间通过练习飞气垫、跳海绵池,完成重要的滑雪技能的升级。

2020年9月SAT考试期间,谷爱凌已身在欧洲雪场。由于疫情原因,考试多次被取消。为了不耽误欧洲雪道训练,她只能找欧洲考场。但9月26日在意大利考完后,爱凌发现分数找不到了,只能再考一次。她第二次选在瑞士,是训练时抽空飞去日内瓦考的。考试前一天,飞机延误需重新转机,晚上11点半才到酒店,第二天早上7点就要摸黑起床去考场。结果因下雨,事先订的车迟迟不到,小谷为保证准时到达,在雨中跑了一公里多到了考场参加的考试。好在成绩最后尽如人意,也不枉这两次折腾了。

值得一提的是,自由式滑雪不是美国高校体育协会项目,所以谷爱凌不是作为体育特长生被斯坦福录取的,而是通过常规申请和考试被录取的。

没有虎妈 海淀奥数刷完题妥妥成为美国学霸

考进斯坦福和之后冬奥夺金,谷爱凌的两个梦想都不简单。而这两个梦想的启航和她妈妈的故乡北京息息相关。因为母亲是北京人,爱凌几乎每个暑假都会回中国。“我的中文是跟从小到大玩在一起的朋友们学的,很小的时候就一起在院子里玩。”谷爱凌说,“我好像飞机一落地,就能从英语的说话方式,切换成汉语的。”

等到小学五年级时,谷爱凌再回北京,发现小伙伴们都不出来玩了。“长大后发现他们不见了,原来都跑去海淀黄庄上奥数了。为了跟他们一起玩我也去上课。不过五年级奥数我听不懂,就改听四年级的。后来听懂了觉得挺有意思。”在海淀的奥数班刷完题,谷爱凌回美国就成了学霸。“我妈跟我说,到中国上十天课,能顶在美国一年。”

SAT考了超高的分数后,谷爱凌的教育问题再次被大家重点关注。不少人猜测,她是不是有个“虎妈”?谷爱凌笑着说:“我真的没有‘虎妈’!”爱凌并不否认母亲和奶奶对她影响巨大,甚至表示,两位家长都是她最“崇拜”的女性。她用“非常有力量、自信、勇敢”来形容她们。

在小谷眼里,奶奶是严格的,善于鼓励孩子的。“我把最难的目标设给自己,是因为奶奶告诉我,不要害怕,你觉得害怕的东西,是因为难吗?是因为你觉得自己做不了吗?但其实你什么都能做得了。”同时,母亲也及时给予她引导和鼓励。三四岁时,谷爱凌曾问母亲,世界上最好的大学和最难进的大学分别是什么?回答都是斯坦福,也是母亲上的学校。“从那时起,我就想自己一定要去斯坦福大学。”

到了八九岁,谷爱凌加入一个滑雪队,是里面唯一的女孩。“我回家对妈妈说,我想去奥运会!”对于奥运梦的原点,爱凌记忆犹新。而母亲那时的回应是——“加油!”不过在接受专业滑雪训练之初,母亲和奶奶并不支持。“她们也说滑雪特别危险。”但在母亲的教育理念中,孩子应当追求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而滑雪就是谷爱凌最有热情的事之一。“后来她们发现我特别热爱这个运动,知道滑雪给我带来的快乐是无穷的,就(转而)非常支持我。”小谷坦言不是为了奥运会而滑雪,而是打心底的热爱。“我最初做这些事情是因为我喜欢,然后顺便开始比赛,顺便开始赢,这让我更喜欢它,再接着去做。同样,我也不是为了考斯坦福而学习。”

对于如何保持内心的持续热情,谷爱凌给出了答案——平衡。她指出,同时做全职学生和专业运动员是自己决定的。“如果没有滑雪,学习可能会变得非常没有意思。如果我想到下周就要去滑雪了,那现在就应该好好去学习。而在滑雪的时候,我就应该好好享受它,因为上周我一直在期待。”谷爱凌强调,在做任何事时,她都会尽力保持专注。高效地完成后,再干净利落地切换到下一件事。专注、高效的习惯带来另一种正循环。谷爱凌有一个令人惊讶的数据——现在,她每天仍会睡够10小时。“我每天能够做这么多事,是因为睡得好。”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