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6日 星期四
“签字大戏”未完待续
第A08版:中超 2021-02-01
原国脚带头“打假”,工资表“代签”现象频出

“签字大戏”未完待续

国华/南重

刘建业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讨薪

1月29日,是中国足协下发的《关于提交2020年俱乐部全额支付一线队运动员、教练员和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的通知》中,要求中超、中甲、中乙联赛各俱乐部及中冠前四名俱乐部提交表格的生死日。虽然在2020工资奖金确认表上交截止日前有14支中超球队提交“确认表”,然而,实际上部分球队已上交的“确认表”仍存在问题。有球员并没有签字,例如,近两个赛季被苏宁外租的原国脚刘建业就在朋友圈发文,表示自己被苏宁欠薪。另外,一些在去年底成为自由身的球员,也并没有收到原俱乐部要求签字的通知。

专题撰稿 特约记者 国华

“不签字就只能破产”

1月30日,张近东主持召开苏宁2021年度工作部署会,明确要求“瘦身减亏”与“提质增效”双管齐下,对于一些亏损的业务单元要积极进行模式转变,对于严重亏损且偏离发展主线的业务要主动砍掉,苏宁俱乐部就在加速调整的行列中。此前,在苏宁30周年庆典礼上,苏宁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已明确表示未来十年聚焦零售主业,“只要不在零售赛道、脱离商品和用户,都要大胆调整,该砍的砍,该转的转。”

1月29日,有媒体人和苏宁旗下的媒体透露,苏宁已经“拿到了所有球员的签名”,并提交了“工资奖金确认表”。当苏宁顺利提交“确认表”的消息传出后,不少人都松了一口气,毕竟之前已经利空不断的新科冠军如果因为提交不了工资表而无法在中国足协注册,无疑将成为一个大笑话。然而,苏宁还没有完全过关,一方面因为欠薪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只是给在工资表上签了字的人员打了“白条”,此外,还有球员并没有在表格上签字,因此苏宁提交的表格是否完整还是一个未知数。

据媒体报道,截至交表时间点,58家俱乐部(16支中超、18支中甲、20支中乙以及中冠前四名)如期向中国足协提交了有关上赛季本俱乐部人员薪酬发放的“相关材料”——其中,有的俱乐部提交的是包括一线队运动员、教练员和工作人员签名的“工资奖金确认表”,有的由于签名并不全无法提交完整的表格,同时提交了为何缺少签名的情况说明等。

虽然不少俱乐部都提交了“工资奖金确认表”,但综合各家俱乐部消息显示,有些球队依然存在欠薪的情况,只不过俱乐部向球员保证等到以后再补发。因此,即便球员在表上签了字,也不代表他们已经领到了足额的薪水,毕竟俱乐部一旦因为“确认表”无法通过而没有获得新赛季的准入资格,唯一的结果只有解散,这种情况在之前并不鲜见,那样一来,球员更难追讨到属于自己的薪水。

此前,为了解决落实“工资奖金确认表”的签字事宜,苏宁俱乐部在球队重新集结后就开始做工作,先后找球员沟通,希望他们可以在欠薪的前提下签字,但遭到了球员们的拒绝,对此俱乐部回应,不签字就只能破产了,到时候球员们也拿不到钱。随后俱乐部提出新方案,与球员们签订一个“具有法律效应”的补充协议,上面会写清楚欠薪的明细,并约定在今年的某个时间节点前将钱打到球员账户,同时,协议上会加盖公章。

不过,这个补充协议能否被足协认可,一旦出现问题足协会不会受理并不好说,因此一开始球员们也不敢贸然签字。基于此,俱乐部已口头通知,打算在表格签字截止日当天召集全体球员开会,但随后改变了策略,逐一和之前不愿签字的球员联系。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球员在补充协议和“工资确认表”上签下或授权相关人员代为签下自己的名字,其中包括在足协最新的限薪令(本土球员顶薪税前500万人民币,原标准为本土球员顶薪税前1000万人民币,国脚上浮20%)颁布前,和苏宁俱乐部成功续约两年的队长,现役国脚吴曦。有消息称,苏宁俱乐部将在今年4月和7月,将分两次解决拖欠的薪水。

当代发部分奖金,缺口却像无底洞

特约记者 南重

重庆当代在1月28日突然宣布终止冬训,这让业界一时间哗然。这家俱乐部在去年一年的运营问题,再度被人热议。一线队已经拖欠了七个月工资,俱乐部员工也有三四个月的工资未发,眼看就要过年了,解决工资问题似乎已经迫在眉睫。而更加紧迫的,是1月29日,中超球队的签字大戏。显然当代俱乐部是意识到在1月29日这天,是不可能拿到所有球员的完整签字,所以在1月27日便前往了足协申请延期交表,并在28日终止训练,以便返回重庆解决这胶着的局面。

现实如想象中一样,交表当天,重庆当代只拿出了俱乐部工作人员和一线队工作人员的签字,球员方面只有不到10人签字,主力球员都没有在表上落笔。也就是在1月29日同一天,中国足协给各中超俱乐部下发了700万元的联赛分红,但相比七个月累积欠下的工资、奖金数额,这笔钱几乎聊胜于无。当代俱乐部为了安抚人心,已经先将其中的600万人民币当作去年的奖金分别发给了部分球员,剩下的100万用来解决俱乐部员工的工资。

但即便是将分红都用来发给球员,也难以将去年的窟窿堵上,这是现实。球员们其实都还在观望着、等待着,这600万元的奖金发到每个人身上,其实并不足以填补他们一年来的薪资回报。据了解,光是卡尔德克一个人的工资,就高达近3000万人民币,算上去年的赢球奖,当代需要填补的资金缺口可谓是巨大。

刘建业被欠薪部分实为“肖像款”

1月30日,原国脚、上赛季被苏宁租借到中甲球队泰州远大的老将刘建业在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中写下了“尊敬的苏宁俱乐部领导,我的工资一直没发,虽然没找我签字,但是也应该打个招呼吧。我主动联系俱乐部的人却没人理我,请问我该怎么办?”这段文字,并且配了一张印有“这心伤的拔凉拔凉滴”文字的表情包。

出生于1987年的刘建业今年33岁,主打位置后腰。2010年年底,他和任航等原长沙金德球员一起加盟苏宁前身江苏舜天,一直是中场的绝对主力,一度还成为球队的队长之一。来到江苏后,他随队打过中超和亚冠等赛事,并获得2012中超联赛亚军、2013超级杯冠军和2014足协杯亚军。2015年,刘建业还随国足参加了澳大利亚亚洲杯。

苏宁入主后,随着年龄增长的刘建业逐渐失去位置,2019赛季被租借到如今已解散的中甲球队广东华南虎,去年又被租借至中甲升班马泰州远大。由于没有在苏宁注册,他的名字并不在苏宁俱乐部的“工资确认表”中,被租借到泰州的上赛季,他的工资是由两家俱乐部共同承担,其中苏宁占大头。从2017赛季开始,苏宁球队人员的薪水被俱乐部分为工资和肖像权两部分,分两次发放,都在足协备案,如今苏宁俱乐部欠刘建业的工资,是五个月的肖像权那一部分。

在接受采访时刘建业表示,由于薪水被拖欠,最近几个月他已经和俱乐部沟通了好几次,但一开始,俱乐部并没有任何回复。刘建业说,虽然“工资确认表”不需要他签字,但截至签字那天,他一直在和俱乐部联系,问自己的情况怎么办,但没人回复他消息,这相当令人寒心,直到1月30日,某位俱乐部人士终于给出了回应,表示希望他能理解俱乐部目前的困难。

对此,刘建业表示能够理解,他的诉求也很简单,哪怕俱乐部能在春节前给他发放一个月的薪水,可以让他过个安心年也好,后面的再说。俱乐部一直强调困难,也说了尽量会为他争取,但1月12日,俱乐部补发了一个月工资的名单中的球员都是本赛季在苏宁一线队报名的,不包括外租的刘建业。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2月31日,刘建业和苏宁俱乐部的合同已经到期。

刘建业希望借助万能的社交媒体讨回被欠的薪水,实际上,他只是苏宁外租球员中的一个代表。据悉,还有其他租借在外的球员由于俱乐部欠自己薪水,已经向律师咨询了相关事宜,不排除走法律渠道的可能性。

沧州雄狮已跃跃欲试

特约记者 南重

1月28日重庆当代宣布停止冬训之后,球队部分球员回到了重庆,一部分则是选择提前回家过年,也在等消息。

这几天,留给俱乐部高层的工作也十分艰巨,一方面要尽力去落实签字的工作,毕竟足协虽然默认了俱乐部延期交表的请求,但最终俱乐部还是需要交出一份符合要求的签字表格,这样才会获得新赛季球队的中超准入资格。而现实的问题是,当代队的队员经历过去年漫长的欠薪和拖欠奖金,现在是工资到账才会签字,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即刻解决俱乐部的资金问题。而这个问题,对于当代俱乐部来讲,并非主观上能够解决的。据悉,当代俱乐部和当代集团在去年就数次求助重庆相关责任部门,希望能够扶持俱乐部运营以及完成俱乐部的股份制改造。但是大半年的时间过去,这件事情始终没有得到回应。在年前俱乐部解决了一部分拖欠的奖金,这段时间俱乐部高层将继续以往的诉求,直至得到结果为止。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前天永昌地产与河北沧州政府举行永昌俱乐部转让搬迁的发布会、签约仪式,仪式上,沧州市领导班子纷纷为刚刚更名的沧州雄狮队站台。也有消息说,沧州雄狮已经接到电话,要其准备递补的事宜,如果是真的,那么包括重庆在内的一些尚未完成“确认表”且暂时无力解决资金困境的俱乐部,都将岌岌可危。

重庆球迷在球队回重庆那天,纷纷前往俱乐部门口,拉起了横幅表达“重庆不能没有中超”,如果重庆当代真的就此消失,那么就意味着重庆这座直辖市暂时将告别顶级职业联赛。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