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6日 星期四
澳网嗨了  先表演赛再卖门票
第A14版:澳网 2021-02-01
第一批隔离球员“出关”

澳网嗨了 先表演赛再卖门票

章丽倩

德约科维奇

纳达尔

大阪直美

小威

距离澳网的开幕日期越来越近了,熬过隔离期的参赛球员们也终于迎来了“出关”的日子。特殊外部环境下的澳网,有着较往年更多的关注点,但归根究底,疫情对这项网球大满贯赛事的“霸屏”仍在继续。

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章丽倩

赛事总监有话讲

澄清口误没用政府的钱 选手怪要求包括养小猫

随着澳网开幕日的临近,澳洲网球协会首席执行官、澳网赛事总监克雷格·蒂利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采访中。近日,他不仅就自己之前的口误再次道歉并解释,也透露了自己与隔离期内球员交流时的一些奇葩事。

在澳网刚启动“包机计划”将来自海外的参赛球员接入澳大利亚本土时,克雷格·蒂利祸从口出,说他不确定政府是否会为球员的酒店隔离提供资金。这句话在该国公民尤其是维多利亚州(澳网举办地墨尔本的所在州)的纳税人中引发不满,认为这是对政府资金的滥用。此前,克雷格·蒂利对此已做过澄清,表示那是一次口误,而在近日接受采访时,他又对这件事做了更多的解释。

克雷格·蒂利表示,从包机、酒店隔离、核酸检测到其他防疫事项,付款方都是澳洲网球协会,为了让澳网如期举行,该协会已经拿出全部现金储备并启动了“贷款计划”。“我们正在支付检疫费用、运营成本以及其他相关支出。”“我们有大量的现金储备,会把储备都用上。”另外,等到本届澳网结束后,澳洲网球协会将根据实际收支来确定需要申请贷款的数额。

至于说为何有许多维多利亚州的政府部门人员出没于球场和隔离酒店,克雷格·蒂利表示,这是为了将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来处理。“我们需要(维多利亚州)政府来执行隔离计划,因为他们是专家,卫生和公众服务部对(澳网)防疫计划的成功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如此“拼命”办澳网,值得吗?无论是克雷格·蒂利还是澳洲网球协会的其他官员,好多人都被提过类似的问题。对此,蒂利的回应可以被归结为两点:其一,他们真的是在相信防疫措施安全可行的前提下推进赛事;其二,他们认为如果自己放弃举办,在竞争对手的环伺下,未来他们有可能失去大满贯赛的举办权。

“有人指责我们太过固执,但如果不安全,我们肯定不会这样做。”蒂利透露,澳洲网球协会已经在与维多利亚州政府协商,希望可以就澳网举办权提前续约,在原本于2036年到期的基础上再加三年,续到2039年。

除了外部因素,澳网还有不少内部压力。比如,在大量海外参赛球员及赛事相关人员入境澳大利亚后这半个月的酒店隔离期里,蒂利深深觉得想要服务好他们很不容易。

尽管蒂利不会与隔离期里的球员直接见面,但他们会通过网络视频的方式进行日常交流。“最奇怪的是有人要求在客房里养一只小猫,不是一次这么要求,而是好几次。”“后来我们解释,新冠病毒也可能作用于猫,这种要求才终于消失了。”

隔离期的球员们之前真的是太闲了吗,以致于提出奇葩要求?这里有个前情要交待。考虑到澳网用于隔离的酒店客房内曾被球员不止一次拍到老鼠出没的画面,所以,养猫需求可能是受此启发。

防疫支出飙上4000万美元

为缓压力搞起“分赛区”

无论是接受为期14天的入澳普通隔离,还是因“阳性包机”而遭到更为严格的隔离管理,这两部分参赛球员都纷纷“出关”了。不过,真正能撑起澳网一片天的超级大牌们,他们在哪儿呢?他们还在澳大利亚的另一座城市阿德莱德参加表演赛呢。

澳洲网球协会首席执行官、澳网赛事总监克雷格·蒂利估计,为了举办本届澳网,澳洲网球协会将承受极大的财务压力,其中的“大功臣”就是如同坐了火箭一般往上蹿的防疫卫生支出。“我们最初的预算是2500万至3000万美元,但实际上,它(支出)只会往上涨。”在蒂利上一回说到防疫支出时,这个数字已经涨到了4000万美元。

真的“压力山大”,不是吗?在很大程度上,澳洲网球协会让纳达尔、德约科维奇、小威、大阪直美等大牌球员入境后直接在阿德莱德接受隔离,又给他们在当地安排了表演赛,这种“分赛区”的做法就是为了找人来跟自己一起扛财务压力。

这是澳洲网球协会与南澳大利亚州政府达成的一项合作。后者对大牌球员们很欢迎,也非常期待这场表演赛能带来积极的效应,所以就担负起了“分赛区”的防疫支出。

在阿德莱德接受入境隔离的参赛球员与相关人员共计50人,并且当地也确实为大牌们提供了更周到、更高级的服务,比如开放式的阳台和客房内附带的健身房等。不过,此举之前遭到了许多在墨尔本接受隔离的球员的质疑,认为大牌们受到了额外的优待,会让备战与比赛变得不公平。

由于比较良好的赛事运营,澳大利亚网球协会之前的账面上有8000万美元的现金储备。但想要“拿下”本届澳网,这些钱还是不够,所以他们还会启动商业贷款来帮助自身渡过难关。

每天三万观众

看台安全撑得住吗?

澳网不仅会让球迷们进场看比赛,而且门票总量比预期中更多:前八个比赛日预计每天可入场3万观众,后六个比赛日每天约2.5万观众,今年的总观众人数将维持在往届的50%左右。

这个消息来自于维多利亚州的体育部长马丁·帕库拉。“几个月前,大家还认为澳网可能根本无法让观众入场,或是只能有非常少的观众进场,但是经过节礼日板球赛3万人观赛的经验,我们增强了信心,我们对这套(防疫)系统和程序有信心。”马丁·帕库拉说。

去年澳网期间,虽然疫情已经冒头,但这项大满贯赛事还是迎来了一个历史性的高光时刻——比赛期间的入场观众总数超过81万,创造历史新高。

马丁·帕库拉表示,在确保防疫到位的情况下让更多球迷入场观赛,将为赛事营造更好的氛围。“这与我们过去在大满贯赛场上感受到的氛围没什么区别。”在这位州体育部长说出此番话之前,墨尔本所在的维多利亚州已连续24天没有出现本地感染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这是他的信心来源。此前,维多利亚州政府曾考虑将澳网的开票量控制在35%,现在则是根据情况的发展,做出了进一步的放宽处理。

出于防疫考虑,以往澳网上很受欢迎的场地票这回被取消了,所有赛事区域将被划分为三个部分,一张门票对应一个区域,且门票都会被编号以便追踪,观众入场后不可串场。另外,为了方便观众保持手部清洁,赛场范围内对观众开放的洗手台将增至200多个。

越靠近澳网决赛阶段,涌入罗德·拉沃尔球场的观众就会越多,目前尚不清楚届时看台上将以怎样的方式来确保人与人之间的安全距离。

表演赛上球员嗨 观众无需戴口罩

“我们已经有一年多没在现场观众面前打球了,真的太久了,所以现在这样很酷。我们很高兴站在这里,值了。”在阿德莱德打完与大阪直美的表演赛后,小威跟观众们分享了自己激动的心情。而在围着球场的四面看台上,大部分人都没有戴口罩。

由于阿德莱德所属的南澳大利亚州近期疫情发展趋稳,且表演赛的入场观众数被控制在4000人的“安全范围”内,所以当地卫生部门并未强制要求入场者全程佩戴口罩。与小威一样感受了有观众比赛的德约科维奇也有些兴奋。“首先,非常感谢你们的到来,我们已经12个月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比赛了,所以这绝对是一件非常特别的事情。当看到观众席上坐了这么多观众时,我觉得自己必须要上场。”

德约科维奇在这场表演赛中的状态有点出人意料,他先是因为手部水泡在开赛前15分钟退赛,组委会只能安排由他的训练搭档克拉吉诺维奇来临时代打。结果在克拉吉诺维奇赢下首局后,德约科维奇又表示自己能上场了。考虑到这是一场表演赛,观众们买票就是来看球星的,所以组委会就顺水推舟又让他登场了。

本届澳网将于2月8日开赛,在这最后一周的备战期里,ATP与WTA共有六项热身赛正在举办,而且举办场地都是即将迎来澳网的墨尔本公园。对于入境后即进入14天隔离和更为倒霉的遇上“阳性包机”的球员们来说,这是他们给自己充电的最后机会。所以,不少参赛球员都在社交平台上晒出“恨不能就住在球场”的感慨。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