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3日 星期五
“一窗通办”,让艺术交易更放心
第16版:Art在西岸 2019-11-25

“一窗通办”,让艺术交易更放心

金姬

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揭牌仪式现场。

交易中心综合服务区的七个窗口。

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的“撒手锏”,藏在服务大厅——工商登记、展览审批、通关报检、外汇结算、财税申报、配套扶持、配套服务等7大服务窗口统一设在一张半圆形办公桌前,为国内外艺术交易主体提供“一窗通办”的综合性咨询服务。

记者|金 姬

11月的上海西岸,空气中弥漫着艺术的气息。当首届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月在这里如火如荼举办时,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人流涌向这个比肩巴黎左岸、伦敦南岸的滨江水岸,除了去看展,他们还要去买买买。

统计数据显示,自2013年以来,美国、英国、中国成为世界艺术品交易市场前三强。根据《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全球艺术品市场报告》(2019),2018年中国艺术品销售额达128亿美元,位列全球第三。

据悉,2019年上半年,上海全市艺术品拍卖成交额近30亿元人民币,接近2018年全年的成交额;艺术品进出口总额11.1亿美元(折合人民币78亿元),同比增长76%,这些都是上海发展艺术品市场的基础条件和有利因素。

拥有西岸美术馆、龙美术馆(西岸馆)、余德耀美术馆、油罐艺术中心等众多艺术地标的上海西岸,是上海艺术产业高地。目前,“上海西岸”作为艺术标志地和集聚地的品牌已经初具效应,渐具国际影响力。

因此,在国际艺术品交易月启动前三天的10月29日,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于上海西岸正式揭幕,以此彰显上海建设世界级艺术品交易中心的决心。而负责运营管理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的上海西岸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也希望以艺术品交易中心落户为契机,集聚更丰富多元的艺术机构,营造更肥沃丰厚的生态土壤。

集齐七大服务,召唤艺术品市场参与者

此次揭牌的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坐落在龙腾大道2555号西岸艺术中心边上。《新民周刊》记者走进交易中心时发现,宽敞的大厅窗明几净,右手边是人工问询台,左手边是“一网通办”自助服务点。来访者可以自助取号,在等待叫号时也可以去一旁配有咖啡机、饮水机和简单小食的自助茶水间休息片刻。

现场工作人员告诉《新民周刊》,这里的自助服务点并入上海市“一网通办”总门户、徐汇区政务服务App并入“随申办”市民云,实现网上服务“一网到底”。依托上海市大数据中心和“一网通办”政务服务总平台,546项事项100%接入市统一受理平台,实现统一身份认证、统一总客服、统一公共支付、统一物流快递,使企业群众体验到“办事像网购一样方便”。

而这样的贴心自助服务只是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的入门服务,它的“撒手锏”则藏在里面的服务大厅——工商登记、展览审批、通关报检、外汇结算、财税申报、配套扶持、配套服务等7大服务窗口统一设在一张半圆形办公桌前,为国内外艺术交易主体提供“一窗通办”的综合性咨询服务。

而交易中心大堂和服务大厅内都设有纸质资料宣传栏,除了此次上海国际艺术交易月的展览信息,还放着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与上海市文物局提供的《艺术品经营活动相关审批办事指南汇编》,以及徐汇区文化事务受理中心印制的《艺术品经营相关法规及办事指南》。

据悉,在这七大服务窗口中,前五个是艺术机构必然会打交道的功能性办事窗口。配套扶持、配套服务则更多体现量身定制。以纳入交易月的艺术机构为例,配套扶持政策包括交易服务的“三免三补”,对交易过程中发生的通关保证金、外汇结算、行政服务等相关费用实行减免;对交易行为中发生的贷款利息费用、融资担保费用、代理记账费用进行补贴;对展览展示活动成本进行补贴,对注册落户的知名画廊、拍卖等艺术机构、艺术品交易专业服务机构等进行综合性扶持。

此外,针对通关报检、税务办理等需求,交易中心也可提供代办或推荐经认证的第三方机构,为艺术品交易主体提供高品质、规范、专业的市场服务,让有意进入中国市场的艺术机构少走弯路。

一窗通办,先从“一窗通问”开始

上海西岸开发(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主任陈安达对《新民周刊》坦言,在徐汇西岸设立这样一个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并没有指望一下子促成多少艺术品交易。“艺术品交易中涉及的税收、海关、外汇管理等诸多政策都在国家层面,而交易中心的定位首先就是搭建一个权威、公开、透明的信息平台。任何艺术机构只要有需求有想法,可以立即通过这个入口查询到需要了解的信息。”

陈安达表示,别小看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目前的“一窗通问”功能,这对于内地的艺术品交易市场而言是迈出十分重要且坚实的一步。

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说起艺术品交易,最熟悉的就是苏富比、佳士得等耳熟能详的拍卖机构。其实这只是艺术品交易的二级市场,而艺术品交易的一级市场主要是画廊。哪怕是海外著名画廊,他们对于中国市场可能并不了解,以往是咨询朋友或者找市场上的代办公司来做,而这些信息很可能是片面的。陈安达举例说,某艺术机构落户上海,是区级层面市场监督管理局,还是市级层面才能批?是否需要前置审批?艺术品范围如何界定?交易的税费缴纳抵扣怎么办理?每笔艺术品交易可能都不尽相同。

“一般一家国外画廊来中国参加博览会或展览,逗留时间也就半个月到一个月,仅靠这些时间是很难了解所有政策信息的。这就是要把所有部门放在一个窗口,问到官方的信息。”陈安达表示,这就是“一窗通问”的价值所在。

而艺术品交易的外汇结算也是令人头疼的问题。目前国内艺术品交易B2B(机构对机构)可以,但C2B(个人对机构),B2C(机构对个人)或C2C(个人对个人)就比较麻烦。对于一家刚刚进入中国市场的艺术品机构而言,要全面了解这些信息需要花很多时间,成本太高。

而且,如果是牵涉到B2C或C2C的境内外汇款,必须找一家贸易公司作为中间商来完成贸易结转。举例来说,如果有个内地藏家要购买一件境外艺术品,他必须去民间找一家贸易公司,除了支付交易的服务费和佣金,还要把所有交易资金打给贸易公司,再由贸易公司打给海外,海外再把作品交付给境内买家,这一连串的交易环节存在一定的风险。如果是小额交易还好,如果是百万美元以上的艺术品,风险就很高了。

陈安达介绍,此次设立的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在评估风险的前提下,可以扮演外汇结算平台的角色,去探索和完善这方面的机制。“从外汇结算来说,艺术品同时具有金融属性,让其很难被明确归为哪一类,尚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而交易中心会找到经营很多年、资信很好的公司,帮助交易合法合规顺利完成,让各方都很放心。”

填补空白,助力立规建制

据悉,通过政策引领、品牌打造,以及加快建设交易中心和服务平台,上海希望逐步形成艺术品交易活跃、艺术品交易产业链成熟的千亿级规模的艺术品交易市场,努力打造成为比肩纽约、伦敦的国际艺术品交易市场。

摆在眼前的难题是,上海要形成一个产业链成熟的千亿级规模的艺术品交易市场,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根据艺术古董博览会(TEFAF)2019年发布的报告,自2012年以来,中国内地拍卖行的年营业额只有300亿元人民币左右。这一统计数据大多来源于公开拍卖记录,尚不包括大量的民间交易。

为什么艺术品民间交易很难被统计?这可能和我国对于艺术品交易的较高税负有关。

目前中国内地艺术品市场上的税收主要涉及的税种有增值税、所得税和关税,其中所得税包括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除这些主要税种外,在实行“营改增”后,原来的营业税已经并入增值税,企业在经营中还需要(缴纳)城市建设维护税、教育费附加等税种。

根据规定,全年销售额在80万元以下的画廊,按照小规模商业企业缴纳3%的增值税(没有抵扣项);全年销售额在80万元以上的一般纳税人画廊,应按销项与进项之间的差额(增值额)缴纳17%的增值税。艺术家个人转让自己创作的艺术品的,应当按照财产转让所得的20%缴纳个人所得税(可扣除额为800元)。艺术品进关主要涉及增值税和进口关税。艺术品进口的增值税税率为17%。部分文物艺术品的进口关税这几年不断下调,有些品类的关税税率甚至下调至1%。

不过,让业界一向咋舌的17%进口增值税,却一直未有下调意向。据统计,其他很多艺术品交易活跃的国家和地区的艺术品税收都在10%以内,而中国内地除了17%的增值税和1%关税外,还有20%的个人所得税,导致很多个人藏家哪怕在境内看中某件展品也选择去境外交易,这样可以省下不少的税费。

陈安达表示,这几年的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交易都很活跃,一般标的较小的艺术品,交易双方也愿意选择在国内完成交割。但如果标的较高,达到千万级别甚至更高,接近30%的综合税率,艺术品交易者可能倾向于选择海外市场。

除了交易成本等硬核因素,艺术品的确权、采样记录、数据积累等也需要进一步规范和明确。陈安达认为,艺术品收藏讲究传承有序,数据留痕的工作不仅对产业本身有帮助,对整个文化的脉络梳理也非常有益。“我们希望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今后可以能够像房地产交易中心那样,对于每件艺术品都有确权和交易记录。”陈安达举例说,如何证明你是这幅画的主人?官方拍卖纪录或画廊销售记录可以作为凭证,但很多民间交易是C2C,保留的依据并不完善。而且,现当代艺术品市场,很多艺术家在世,所以每件艺术品可以追根溯源,甚至可以去和本人确认。但随着部分艺术家离世,他们作品的确权问题也随之产生。“我们正在和知识产权中心沟通,希望建立艺术品交易中心的物权备案体系。”

服务者、探索者、连接者

在陈安达看来,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扮演三重角色——服务者、探索者、连接者——在服务艺术品交易的同时,助推政府部门立法立规,把隐形问题变成显性问题并引起重视,最终得以解决。

服务者的定位,在首届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月期间已经达成——2019年11月,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陈合作项目等一系列国际顶尖艺术盛会先后开幕。来自全球各处的109家画廊参加了本年度展会。其中像豪瑟·沃斯、白立方、贝浩登等国际大牌画廊已经是西岸的回头老客,亦有不少画廊是第一次参加西岸展会。在艺术机构、藏家和艺术家在上海扎堆聚集的交易月期间,徐汇海关在西岸设立常驻办公机构,主动提供涵盖报关、报检等环节的一站式代办服务,并建立报批绿色通道,为艺术家及艺术机构等提供批文申请便利化服务,展览审批周期也由原来的15个工作日缩短至7个工作日。

据统计,揭牌运营以来半个月,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接待典型性咨询案例100余个。其中,艺术机构、藏家等占58%;咨询的问题核心围绕区文旅局回答展览审批及扶持政策方面,已有多家交易月参与机构询问政策补贴等相关事宜。

下一步,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计划在首届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月之后,除了前台继续提供综合性咨询服务外,还将建立一个线上数据平台,梳理形成一套艺术品交易的规范性建议流程,并和上海社科院等机构合作,就艺术品产业、行业方面作进一步研究,为市场主体提供更多个性化定制等服务,努力在艺术品交易领域打造出一张上海名片。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