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3日 星期五
十面埋伏
第3版:新民一周 2019-11-25

十面埋伏

朱国顺

朱国顺

某种意义上,这是一首爱情歌曲。对于黑衣暴徒来说,却是步步惊心。

这是11月17日22时许,香港理工大学的夜空中,硝烟间,隐隐飘来了陈奕迅低沉婉约的歌声:“闻说你时常在下午来这里寄信件,逢礼拜留连艺术展,还是未间断,何以我来回巡逻偏仍然和你擦肩,还仍然在各自宇宙错过了春天,只差一点点即可以再会面,可惜偏偏刚刚擦过,十面埋伏过,孤单感更赤裸”。

当天的香港理工大学,已经成为黑衣暴徒暴乱“堡垒”。暴徒们焚毁附近人行天桥,抢劫学校财物,对路人和警察扔砖头和汽油弹。他们封锁各个正常出入口,用碎砖烂瓦杂木拦成“边境线”,只留下一个“入境处”,对进出人员搜身检查,俨然闹起了“独立”。黑媒和幕后黑手在外面推波助澜。

香港警队包围了理工大学,要求校园里所有人立即循警方指定路线离开。暴徒们死守“边境”,与警察对峙。

22时许,邻近理工大学的红磡火车站停车场,忽然传来隐约歌声。嚣张之中的暴徒,一时愣住了,有人仔细听来,是个熟悉旋律,那是根据《绿岛小夜曲》旋律改编的歌曲:“人生于世上有几个知己,多少友谊能长存,今日别离共你双双两握手,友谊常在你我心里,今天且有暂别,他朝也定能聚首,纵使不能会面,始终也是朋友”……

有几个暴徒随着旋律哼了起来。孰料有人大惊:事情没那么简单!

这首歌名字叫做《友谊之光》,看上去无波无澜,但却是一部电影的主题歌,那部电影名字叫做《监狱风云》!

此时此刻此景,恐怕没人不会明白。

歌声又响了起来,换了一首,叫做《十面埋伏》。那就是本文开头,陈奕迅的“可惜偏偏刚刚擦过,十面埋伏过,孤单感更赤裸”。夜空中,又来了一首歌,李克勤的《告别校园时》:“一天一天的我在期待放学,一转眼却要告别校园,一张一张的快乐同学笑面,粉笔似的消失不再遇见,终于终于不懂得老师所讲,只知道此刻想多听一遍,终于终于不需要再管积分,只恐怕,更多的考试未见。这校园、这班房、这走廊、这礼堂,告别时,是我心的家乡,到未来、那一方、人飘泊、路茫茫,仍然在这里找到一点点光”。

从《监狱风云》到《十面埋伏》再到《告别校园时》,哈哈哈哈,香港的警察叔叔很有才。

伴随着歌声,香港警察的扩音喇叭响了:各位同学,你们要“悬崖勒马”。现场的同学辛苦考入大学,却“当玩游戏”,毁坏学校图书馆设施,实验室亦被洗劫一空。学生的师长、家人对他们有很高的期望,如今却令人失望。若在场人士不当校园为学校,再不离开就后果自负,“如果不想承受更加大的武力,立即举高双手步出理大投降”。

上兵伐谋,攻心为上。虽然暴徒在香港理工大学的“边境线”里又顽抗了一阵,但在警方严密包围下,不得不投降,一个个出来登记“自首”。

香港的暴乱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务之急。在中央政府全力支持下,香港特区政府、警队和所有的爱国爱港力量,都在为止暴制乱全力以赴努力。这当中的关键步骤,就是要以雷霆之力,对暴徒进行严厉打击。面对暴徒火烧市民、无差别袭击百姓、汽油弹焚毁学校商店直至用弓箭袭警,警方已经郑重宣示,将以相对称的“最低武力”,使用步枪等武器,处理越来越升级的暴力活动。

11月19日上午,刚刚新任香港警务处处长的邓炳强表示,将坚守岗位,打击暴力,尽快恢复社会秩序。

十面埋伏,很适合现时的香港暴徒们。那些被蛊惑的黑衣暴徒,不仅会有《告别校园时》,更会在《监狱风云》里留下《铁窗泪》。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