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3日 星期五
新生的国,有磅礴气势
第84版:新中国70周年系列报道·战场 2019-11-25

新生的国,有磅礴气势

姜浩峰

上图:“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两句话不可分割,不可偏废。

左图:1951年在朝鲜元山,志愿军俘虏了美国士兵。

上图:2018年10月27日,中国国产大飞机C919大型客机第二架机平稳降落在江西南昌瑶湖机场。南昌,正是抗美援朝期间建立起飞机维修基地,之后生产出第一架国产飞机之地。

抗美援朝期间,中国社会的凝聚力,全国人民的民族自信心、民族自豪感极大提高,全国人民万众一心,同仇敌忾,由此也创造了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这是祖国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爱国主义精神。

记者|姜浩峰

中华民族进入近代以来,屡战屡败,屡败屡战。19世纪中期的鸦片战争、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国面对的是经历了工业革命的英、法等西方列强。此后的甲午战争,中国败给了东方邻国日本,更让中华民族陷入空前的危机之中。

日本则在两场赌国运的战争中,先后战胜了中国和俄国。也完成了工业化,以及自身所谓的“脱亚入欧”。然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面对中、美,包括战争最后阶段宣战的苏联,作为列强之一的日本终究还是败了。

二战之后,日本努力复苏。而中国则依然处在战争状态。日本怎么也没想到,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敢在立国之初,与骄横不可一世的美军在朝鲜半岛开战。中国面对的还不是单独一个美国,而是“联合国军”。更令一些日本人想不到的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竟然通过浴血奋战,将美军赶到了三八线以南。客观地说,由于朝鲜战争的爆发,特别是中国决定抗美援朝以后,日本许多企业获得了美国的军需订单,也让日本在战后获得了“第一桶金”。然而,美军在板门店与中朝签署“城下之盟”的时候,日本一些人的内心,不免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原本,他们认为,日本二战之所以战败,是因为败给了美军扔在广岛和长崎的原子弹,败给了美国强大的国力。他们承认中国是战胜国,却不认为日本是败给了中国。可未承想,新中国竟然根本不怕战胜了日本的美军。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来之能战,战之能胜。日本彻底对中国人民服气。

单纯比较1950年中美两国的军事实力、工业实力、经济能力,包括国际影响力,每一项中国都处于劣势,甚至是绝对劣势。可中国人民为何能够取得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呢?

在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齐德学少将看来,抗美援朝期间,中国社会的凝聚力,全国人民的民族自信心、民族自豪感极大提高,全国人民万众一心,同仇敌忾,由此也创造了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这是祖国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爱国主义精神。

敢于战胜超强对手

在朝鲜战场上,参战的美军第8军、陆战第1师、骑兵第1师等部队都是美军中的王牌军、常胜军,他们拥有世界最先进的武器装备,所谓的“骑兵师”早就机械化了。美军掌握着绝对制空权、制海权。更何况,他们本就是在二战中,在铁与血构成的战场上摸爬滚打出来的,是当时世界绝大多数人眼中不可战胜的军队。他们的对手——中国人民志愿军,最初进入朝鲜时,许多战士配备的还是二战时期日本陆军使用的“三八大盖”。运输装备还是以骡马为主。比如一个机炮连,大多会配备一个军马班。行军时,一挺枪配一匹马,一门炮配一头骡子,此外再加上一些骡子驮炮弹。

1950年10月,在坐着装甲运兵车进行位移的美国大兵看来,自己进入朝鲜作战,相当于旅游度假一般轻松,只等着早点回东京的销金窟去过感恩节。《纽约时报》的社论如此写道:“只要在中朝边境不发生意外,这场战争的胜利已成定局。”美国政府通知麦克阿瑟,停止向朝鲜补充兵员。麦克阿瑟不仅没有表示异议,还煞有介事地兵分两路——在仁川登陆后,让美国第10军乘船绕过朝鲜半岛,跑到半岛东海岸的元山登陆。从“旅游”的角度去分析,这当然能让进兵速度更快。可从战争的角度去看,分兵以后,两路部队在朝鲜半岛东西两头,互相没有联系地分头向北并进。这种方式,后来被人揶揄是“连西点军校的初级学员也不会犯的错误”。

在西线南朝鲜军队遭遇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次痛击的1950年10月25日,东线的美军也遭遇了他们未曾想到过的敌手。在一处叫做黄草岭的地方,志愿军42军370团遭遇了南朝鲜李承晚军队的首都师。该师还配属了一个美制榴弹炮营。李承晚军认为对面的是朝鲜人民军,可万万没想到——不出一会儿工夫,该师2团3营就被全部歼灭。回过味来的南朝鲜军队立即上报——发现中国人。而此时,麦克阿瑟的案头,正摆放着他的情报部门所提供的信息——什么中国“第八军”可能出现在中国东北,“第一军”还在青海腹地。实际上,“第八军”的番号早在1949年5月就撤销了。所谓“第一军”也是子虚乌有。

美军一时间搞不清自己的对手究竟是中国军人,还是朝鲜人民军。时任美国国防部长马歇尔对1950年10月25日的情况,做过一个总结:“我们认为什么情报都已经掌握了,而实际上事实证明我们什么都不知道。然而,中共却什么都知道。就这样,战争开始了。”中国能在情报战线迷惑美军,显示的恰恰是国家内部的紧密团结、国家机关的执行力之无懈可击。

单以部队作战能力而论,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38军作为第一批入朝部队参战。在第二次战役中的关键战斗中,用两条腿14小时行军145华里,穿插到三所里,先敌5分钟抢占有利地形,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八字解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两句话八个字,最早见于1950年11月4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发表的联合宣言中,联合宣言阐明了抗美援朝与保家卫国的关系,阐明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正义性、必要性,指出:“朝鲜的存亡与中国的安危是密切关联的。唇亡则齿寒,户破则堂危。中国人民支援朝鲜人民的抗美战争不止是道义上的责任,而且和我国全体人民的切身利害密切关联着,是为自卫的必要性所决定的。”两句话紧密相联,不可分割,不可偏废。切断了美第9军的退路,为取得第二次战役的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彭德怀司令员在对该部的嘉奖令中亲自加上:“第38军万岁!” 为一个军高呼“万岁”,在我军历史上甚至世界军事史上,这还是第一次。这一方面显现了美军之强大——毕竟不是解放战争中的对手国民党军,但更表现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钢铁意志,以及敢战敢胜、决战决胜的能力。

强大凝聚力与空前热情

尽管以极其秘密的方式入朝参战,主动求战,可中国人民志愿军面临的,确实是当时世界上最可怕的敌人。且看一组数据——1950 年,世界钢产量18960 万吨,其中美国钢产量8785 万吨,中国钢产量15.8万吨。换言之,美国的钢产量是中国的500多倍!美国当年的原油产量2.6亿吨、发电量3880亿度,中国则为原油产量20万吨、发电量45亿度。从这些数据上看,中美两国,在1950年根本就不是一个等量级的对手!

然而,战争的结果却根本显示不出如此大的差距。毛泽东深刻地认识到中美在朝鲜战场的各自优势、劣势。他形象地称——敌人是钢多气少,我们是钢少气多。

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有着磅礴的气势。这一气势,当然体现在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中国人民子弟兵身上。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军一道,取得了反侵略战争的伟大胜利。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涌现出30多万英雄模范人物和功臣,立集体三等功以上的单位近6000个。他们是祖国的英雄儿女,是中华民族的光荣和骄傲。单以上甘岭战役为例。敌人以6万余人、300余门大炮、175辆坦克、3000余架次飞机,向志愿军两个连3.7平方公里的阵地攻击。志愿军阵地山头被削低2米,岩石炸碎堆积起来的浮土有1米多厚。坚守部队在地面阵地和坑道与敌军反复争夺厮杀。敌军付出伤亡和被俘2.5万人的沉重代价,志愿军的钢铁防线岿然不动。作家魏巍从朝鲜战场归来后,写作了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其中写到了志愿军的战斗场面——“敌人为了逃命,用三十二架飞机,十多辆坦克和集团冲锋向这个连的阵地汹涌卷来。整个山顶都被打翻了。汽油弹的火焰把这个阵地烧红了。但勇士们在这烟与火的山岗上,高喊着口号,一次又一次把敌人打死在阵地前面。”魏巍发出了当时的时代之问:“朋友们,当你听到这段英雄事迹的时候,你的感想如何呢?你不觉得我们的战士是可爱的吗?你不觉得我们的祖国有着这样的英雄而值得自豪吗?”

这一气势,也体现在解放了的中国人民身上。在志愿军出国作战的同时,全国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的爱国群众运动,人民群众表现出空前高涨的爱国热情。广大青年踊跃参军,到处出现母亲送儿子、妻子送丈夫、兄弟争相入伍的动人情景;成千上万的民工、铁路员工、汽车司机、医务工作者奔赴朝鲜前线,担负各种战地勤务。在党和人民政府的号召下,全国开展了爱国捐献、爱国公约和爱国增产节约运动。在一年间,中国人民为志愿军购买武器捐献的资金达5.56亿元,相当于购买3700架飞机的价款。工人和农民努力生产,厉行节约,为战争提供了大量物资。

“抗美援朝战争中,全国各民族、各阶层、各党派紧密团结在中共中央周围,勤奋工作,积极生产,节衣缩食,全力以赴支援前线,这是志愿军无穷的力量源泉,是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的根本。”齐德学说,“抗美援朝战争创造了抗美援朝精神——祖国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爱国主义精神。在这场斗争中,爱国主义成为凝聚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伟大旗帜,是我们赢得这场战争胜利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源泉。这是一种非常宝贵的民族精神,表现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在中国当时及后来的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打出和平建设空间

战争,是综合国力的比拼。抗美援朝,是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的大比拼。单凭中国一己之力,显然也无法将美军赶到三八线以南。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实际上更坚定地站在了当时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之中。在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沈志华看来,中国抗美援朝,使得斯大林对毛泽东刮目相看,并深为信任。这也使得苏联开始对中国的大规模援助。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常务理事张星星表示,尽管有种观点认为,由于抗美援朝,使得新中国恶化了与美国的关系,失去了当年解放台湾的机会,甚至被排除在联合国之外达20年之久,但事实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的第一时间,美国就对新中国采取敌视、封锁和遏制政策。张星星提醒世人注意一个细节——朝鲜战争爆发后的1950年6月27日,美军第七舰队就驶入台湾海峡,严防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而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的时间是10月份。可见,无论中国是否抗美援朝,在20世纪50年代,在美苏两大国之间,中国必定要选择一边倒的外交方针。毛泽东曾指出:“如果不是美国军队占领我国的台湾、侵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打到了我国的东北边疆,中国人民是不会和美国作战的。”因此,将中美关系恶化、失去解放台湾机会归咎于抗美援朝战争是没有根据的。

数据说话——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新中国“边打边建”,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达到15%,1952年底顺利实现了国家财政经济状况的基本好转,完成了恢复国民经济的任务,为展开大规模经济建设准备了条件。张星星说:“所谓抗美援朝‘错失了新中国成立初期大好的经济发展时机’、‘阻滞了中国经济和社会的进步’,都是不成立的。”

齐德学表示,恰恰由于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的影响,许多西方国家摆脱美国的控制,开始与中国发展贸易。“在朝鲜战争期间,美国操纵联合国大会通过了对中国实施禁运的决议,在美国的威胁和利诱下,先后有40多个西方国家对中国实施禁运。但是禁运本身就是损人不利己的政策,更为重要的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打出了出乎世界所有国家预料的良好表现,因此,许多国家虽然跟随美国宣布对中国禁运,但包括英国、法国、西德、日本在内的国家仍以种种方式同中国进行贸易。” 齐德学说。

与1952年相比,1953年英、法、西德、日本向中国的出口均有增加,其中西德和日本更是达到增加8倍之多。

抗美援朝的胜利,更打出了中国和平建设的空间。尽管之后新中国也遇到过对印自卫反击战、珍宝岛对苏自卫反击战、对越自卫反击战等战争,但总体上,新中国能够拒敌于国门之外。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让新中国更有底气。《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也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朝鲜冒险付出的代价确实很高,但由于安全得到保障和中国国际威望提高所带来的益处超过了代价。”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