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3日 星期五
横空出世的世界一流空军
第78版:新中国70周年系列报道·战场 2019-11-25

横空出世的世界一流空军

刘朝晖

上图:年轻的志愿军空军一飞冲天,令世人刮目相看。

左图:中国人民志愿军飞行员韩德彩(左)击落美军“王牌”飞行员费希尔(右)。

上图:2019年10月1日,国庆阅兵式上的空军编队。

志愿军空军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打破了美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极大地鼓舞了志愿军空军全体指战员的士气。

记者|刘朝晖

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起飞,只需要两个多小时就能飞抵辽东半岛的边陲小城——丹东。坐落在丹东西南郊的丹东浪头国际机场,是中国境内离朝鲜最近的一个机场。当年,抗美援朝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的第一架飞机,正是从浪头机场起飞,进而打响了中美间的第一场空战。

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这里是中国空军的主要枢纽,一架架志愿军的战机从这里起飞,奔赴战火纷飞的前线。机场北端的山体中,依然保留了志愿军空军地下指挥所的旧址。如今的浪头机场,进行了改扩建,不复以前的简陋模样,但是站在这里,耳畔传来的客机起降之声,仿佛依然是当年志愿军战鹰掠过长空的呼啸。

刚刚度过了70周岁生日的人民空军,当年刚刚诞生,便开始接受朝鲜战争的严峻考验,以稚嫩的翅膀抗击了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空军,并创造出了辉煌的战绩,成为世界空军史上的奇迹。整场战争中志愿军空军先后共有12个师赴朝作战,为抗美援朝建立了不朽功勋,关于志愿军空军的的传奇,就从这小小的浪头机场拉开了帷幕。

不畏强敌首战打出3:0

1950年,一场打到中国家门口的朝鲜战争爆发,让诞生仅一年不到的中国人民空军来不及慢慢成长,就必须面对世界上最强大的敌手。

据统计,仅在1950年6月27日至11月的半年中,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就向朝鲜战场派出各种战机1200余架,从飞机的性能、质量到飞行员的技术都堪称一流。美国杜鲁门政府叫嚣:远东空军在战场上空无敌手。

与之相比,我军年轻飞行员的平均飞行时间只有200 多小时,喷气式战斗机飞行时间仅 15 小时左右,有的人甚至尚未放单飞。在参加过二战,喝过成千上万吨航油、飞过数千小时的美国空军的“老油条”们看来,弱势的中国空军无疑就是一只“菜鸟”。

不少人为年轻的志愿军空军担忧,为他们捏了一把汗。然而没有制空权,对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战斗行动极为不利。为了支援地面部队作战,军委及志愿军空军领导决定,志愿军空军不能等到建好再打、练好再打,只能是边打边建、边打边练,在战斗中成长。根据毛泽东"慎重初战"的指示,决定先派出小部队,在做好准备的基础上,打一个胜仗。

这一光荣任务交给了空4师第10团第28大队。1950年12月21日,方子翼师长率领28大队10架飞机进驻安东(丹东)浪头机场进行实战练习。大队长李汉是经过抗日战争锻炼的老战士,在同期驾驶喷气机的飞行员中,他是佼佼者。

1951年1月21日,美国空军出动F-84战斗轰炸机20架,沿平壤至新安州一线对铁路线进行轰炸,企图阻滞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后勤供应。李汉奉命率领6架米格-15战机跃上蓝天,直飞战区拦截。

接近安州时,3号机报告:“右侧发现敌机两架。”看到正肆无忌惮地对清川江大桥进行着轰炸扫射的敌机,李汉大吼一声:“攻击!”随后猛一推操纵杆,以一副拼刺刀的架势率先向敌机群猛扑过去。李汉等驾机突然出现,把这些自认为“中国没有空军”的美国飞行员吓蒙了,立即四下鼠窜。李汉一转机头,迅速咬住了右后方正在逃窜的两架敌机,对准敌人的长机“咚、咚、咚”就是几炮。敌机顿时冒出一股黑烟,歪歪斜斜地向南逃去。

这是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战斗,志愿军空军第一次在空中与美机交锋,就取得了击伤1架美机的战果。

8天后的1月29日,敌机又来袭击安州车站和清川江大桥,李汉再次率领8架战鹰升空作战,这一次面对的是16架F-86战斗机。“投副油箱!2中队掩护,1中队攻击!”李汉突然发出了攻击命令,率领1中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其中8架美机猛压过去。经过一番激烈的空中缠斗,李汉咬住了敌3号机,一直追到了距敌400米处才开炮,敌机拖着长长的浓烟坠入了大海。与此同时,在高空担任掩护的2中队也冲入敌机群,以猛烈炮火将敌队形打乱。在追歼逃散之敌的过程中,李汉又击伤1架敌机,而我方无一损失。

和世界上第一流的空军交锋,取得了击落、击伤敌机三架,我无一损伤的 3 :0 战绩,开创了首次空战首次击伤敌机、首次击落敌机的先例,在人民空军的战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志愿军空军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打破了美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极大地鼓舞了志愿军空军全体指战员的士气。美国大肆吹嘘的“空中优势”开始破产!

“米格走廊”令敌闻风丧胆

1951年6月五次战役后,“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退到“三八线”附近。美军凭借空中优势发动了“夏季攻势”,共投入1400架作战飞机,以破坏朝鲜北部铁路运输系统为主要目标,实施所谓的“绞杀战”,给中、朝作战行动和后勤供应造成更大的困难。保卫后方的铁路和公路桥梁的安全,打破敌空中封锁,成为志愿军空军的首要任务。

9月 25 日下午,志愿军空军指挥所发现美机 5 批 112 架战斗机和战斗轰炸机混合机群向新安州地区进犯,立即下令出击,我方140架战机飞赴战区。空4师12团1大队长李永泰率先冲向敌人,不料被敌机击中,他驾驶受伤的战机仍然向美机扑去。在李永泰遭围攻时,僚机刘涌新孤胆作战,单机与 6 架F-86敌机周旋,击落一架敌机后,壮烈牺牲。李永泰驾驶着中弹 30 余发、负伤56 处、座舱盖被打穿的战鹰安全返回基地。在以后的战斗中,他先后击落了四架F-86,被战友们誉为“攻不破、打不烂的空中坦克”!

9月 26 日、27 日,志愿军空军又连续与敌机进行大规模空战,三天内共击落敌机26架,击伤8架。美空军的“绞杀战”计划严重遭阻。在鸭绿江南岸平原一带上空,志愿军空军与秘密援助的苏联空军一起,基本掌握了局部的制空权,形成了著名的“米格走廊”。

美军第 5 航空队宣传:“这三天战斗是历史上最长最大的喷气机战役,而且,也显示了共产党空军的飞行技术已经改进了。”美空军承认“战斗轰炸机除了扔掉炸弹、四散逃命之外,别无他法”。9月28 日,李奇微电令侵朝美空军:“战斗轰炸机以后不得在米格走廊内进行封锁交通的活动。”

10 月份,空 4 师又连续打了 6次大规模空战,一次比一次打得好。其中10 月 10 日,空 4 师 10 团、12团出动 38 架战鹰,在清川江以南空域以优于美军飞机的兵力,突袭来犯敌机,一举击落美机 F-86 型飞机四架,击伤一架。

之后,空3师接替调回二线休整的空4师开赴安东前线,担负起空中护卫任务。11月4日,美军六批128架飞机又连续北犯清川江、定州、博川地区,空3师奉命起飞22架米格-15打击进犯价川的美20架战斗轰炸机。3大队副大队长赵宝桐在单机四面受敌的情况下,与敌奋勇搏杀,击落两架敌机。连同以后的战斗,赵宝桐共击落击伤敌机9架,创下志愿军飞行员击落敌机的最高纪录。

从 1951 年 11 月 16日起,空3师开始与美空军大机群作战。11月18日,9团1大队大队长王海带领机群迎击正在对清川江桥投弹的60多架美F-84战斗轰炸机,王海抓住有利时机,在500米开外瞄准开炮,先后打得两架F-84凌空开花。王海的僚机焦景文也大显身手,在600米以内打下两架F-84。一向敢于“刺刀见红”的中队长孙生禄,甚至逼近敌机至300米,一阵炮火把一架敌机打得当空爆炸。这次战斗,王海大队以5:0的出色战绩大获全胜。在抗美援朝作战中,王海大队共空战80多次,击落击伤敌机29架(其中王海本人击落击伤9架),志愿军总部为此给该大队荣记集体一等功。11月23日,空3师7团以20架战鹰与敌机20架展开对抗,1大队长刘玉堤创下一次空战击落美机4架的新纪录,此战志愿军空军共击落敌机7架,击伤1架,仅付出伤一架的代价。

经过几番空战的锻炼,志愿军空军的技战术水平迅速提升,不仅能与敌最先进的F-86战斗机对抗,更敢于与敌大机群交锋。至1951年年末,空3师参战86天,共击落敌机55架,击伤8架。

在志愿军空军的打击下,美空军参谋长范登堡惊呼:“共产党中国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世界上主要空军强国之一。”横空出世的中国空军,当惊世界殊。

击落“王牌”成就新的“王牌”

1952年初,美军为了加强其空战力量,增调了一批参加过二战的特级飞行员和“王牌”飞行员到朝鲜作战,没想到就此为志愿军空军“神话”的诞生创造了条件。

1952 年2月10日,空4师奉命起飞两个团 34 架米格-15 歼击机迎击美机。第 12 团 3 大队大队长张积慧和僚机发现从右后方云层间隙中有 8 架美机直窜下来,为首的 2 架已经猛扑到他们飞机的尾后。张积慧猛然作了一个右转上升的动作,使美机扑了个空,冲到了前面,并且顺势咬住了其中的长机。美机见势不妙,拼命摆脱。张积慧、单志玉双机始终紧追不放,步步逼近。第一次开炮未中。第二次,张积慧在距敌机 600 米处 3 炮齐发,将其击中。这架 F-86 飞机,连同它的飞行员一起,坠毁在朝鲜博川郡青龙面三光里北面的山坡上。

张积慧击落美机的长机后,又开始攻击另一架美机。该机飞行员惊慌地做着不规则的飞行动作,极力摆脱。但张积慧紧追不舍,在 400米的距离上瞄准射击,一次开炮就把这架美机打得粉身碎骨。前后不到 1 分钟的时间里,张积慧在僚机单志玉紧密配合下,一举击落美机 2架。

空战结束后,美机残骸中发现一枚驾驶员的不锈钢证章,上刻:第 4 联队第 334 中队中队长乔治·阿·戴维斯少校。这个戴维斯就是有着约 3000 小时飞行经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曾参加战斗飞行266 次的所谓“百战不倦”、 “特别勇敢善战”的美军“空中英雄”。击落戴维斯,使这次空战的政治影响迅速扩大。1952 年 2 月 13 日,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威兰中将在一项特别声明中承认:“戴维斯被击毙,是对远东空军的重大打击,是一个悲惨的损失”,“给朝鲜的美国喷气机飞行人员带来了一片暗淡气氛”。美国国会议员为此又开始争吵不休。戴维斯的妻子也向美国空军当局提出了强烈抗议。

1953年4月7日,空15师43团的韩德彩驾驶僚机配合长机,掩护机群安全着陆时,突遭美国F-86偷袭。此时,韩德彩在长机被击伤的情况下,不顾自身油料即将耗尽的情况,突然加大油门,拉高飞机,在掩护长机安全降落后,又识破了敌机的下滑引诱之计,始终占据着高度优势,并在距离300米时猛烈开炮,将这架F-86击落。跳伞逃生的美飞行员被志愿军活捉,事后才知道,这居然是美国“双料王牌飞行员”哈罗德·爱德华·费席尔。

费席尔被俘后很不服气,一再要求见见他的对手。当年仅 20 岁的韩德彩站在他面前时,费席尔把韩德彩上下打量一番说: “对不起,长官,我不愿意开这种玩笑。……要知道,我是美国空中英雄,怎么可能是这个年轻人打下来的?”志愿军空军部队首长告诉他:“我们也不想开这种玩笑。他的确很年轻,在战斗机上总共飞行不到 100 小时,但是,他凭着对祖国、对人民的无限忠诚,英勇战斗,终于把你击落了!”这个在侵朝战争中曾出动175次的“双料王牌”,顿时目瞪口呆。

张积慧和韩德彩击落美国“空中英雄”的事迹,极大地振奋了奋战中的人们,他们也成为了中国空军自己的“王牌”的代表。

据统计,在两年零八个月的抗美援朝作战中,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共战斗起飞 2457 批、26491 架次,实战 366 批、4872 架次,有 373 名飞行员在空战中对敌开了炮,212 名飞行员击落或击伤过敌机,总计击落敌机330 架,击伤95 架。志愿军空军涌现出三等功以上的功臣 8000 多名,其中特等功臣 16 名,一等功臣 68 名,荣立集体一等功的单位6个。

在“机不如人、技不如人”的情况下,新中国空军勇上蓝天,一鸣惊人,取得了震惊世界的伟大胜利,为中华民族、为新中国、为中国军队赢得了尊严和荣誉。同时人们也不应忘记,有116名志愿军飞行员血洒长空。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