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3日 星期五
缺了门牙的打工男
第36版:广域/城与事 2019-11-25

缺了门牙的打工男

安谅

漫画/崔泓

安 谅

女硕士生莎莎赶上这趟高铁时,铃声大作,车门在身后缓缓关闭。少顷,就由慢而快地疾驰起来。她深深舒了一口气,但眨眼之际又心神烦躁起来——车厢挤得像沙丁鱼罐头。

那个中年打工男引起了莎莎的注意。瘦弱的身子,衣着脏兮兮的,离她三四米,仍有一股怪味直灌鼻腔。特别是他一启口,缺了颗门牙,残存的牙齿则蜡蜡黄,面目几近狰狞。他的几位同伴,凑在一起,把这狭窄的过道当作自家地盘了。莎莎皱了皱眉,这趟返程糟透了,怪只怪自己决定回家时票都买光了,男友托人把她带进了站台,安慰她“先上车,再补票”。又因为来不及置礼了,男友还塞给她两万元现金,用塑料纸裹着藏在小挎包里。

莎莎在那些蛇皮行李袋之间挤出了一点空隙,把自己的拉杆箱搁好,轻轻坐了上去,小挎包牢牢抓手上。待列车员来检票,对莎莎的态度挺温和,而对几位打工仔,就不太客气了:“怎么老是先不买票。”看来,他是认得他们的。缺门牙的男人回道:“手不利索,在网上抢不过人家呀!”说完,擤了擤鼻子,打出一个响亮的喷嚏,嘴里那股烟臭味跟着弥漫过来。其后,莎莎得知,他们是要回安徽合肥的,看来,在湖南站先下车让她空间舒畅些的念头是痴心妄想了。得了,还是闭目养神、视若无睹吧。一会儿,莎莎尿急憋不住,想上厕所了。厕所的门在缺牙男的背后,他侧过身子,让她挤进了厕所。莎莎完事之后,他仍是使劲侧过身子,让她通行得稍许方便些。她呢,经过缺牙男时憋着气,那股味道太可怕了。

武汉站到了,莎莎逃窜般奔下了列车,拽着拉杆箱就往站外走。她是出了站,才发现自己的小挎包不在身上的。使劲回忆,依稀记得自己下车前十多分钟,是把小挎包从肩膀上取下搁在身边的。到站时,一定是心情太急迫,抓了拉杆箱,漏了小挎包。那里边有自己的银行卡,还有男友给的两万块钱,怎么办?她想到缺牙男的嘴脸,禁不住要哭了。

明人也在武汉站这个站台下了车,他看见一个缺门牙的打工男,手上紧紧攥着一个女式挎包,一位铁路警察陪在一旁。明人问前来迎接的铁路站负责人,怎么回事?负责人解释,这农民工已守了一个多小时了,说有个女孩掉了包,他下车就追,但找不着人影了,不过相信这女孩会回来的。

“让他交警察,不就完事了吗?”

“我们也这么劝他,他说,不行,你们不认识她,万一给错人了,女孩不是更急吗。”

“所以,他就一直待在这里?”明人纳闷。

“也许,他想亲自交还失主,获得一笔酬金吧。”

突闻打工男兴奋地喊叫:“在这儿!在这儿!”他一边使劲招手,一边快步迎了过去。站台进口处,一位女孩四下张望,然后急急跑来。

“你终于来了,快看看,东西少了没有。”打工男将挎包递给女孩。女孩接过,打开包,察看了下。

“没少吧,那我走了,我得上车啦。”说完,打工男憨憨地一笑,朝列车方向飞快奔去。

“谢谢你,谢谢!我应该酬谢你的。”女孩感激的语气很真挚。

“不用的,再见!”打工男上了车,列车开动,他在玻璃窗后向女孩、警察招手灿笑,缺了门牙的灿笑。莎莎告诉和她攀谈的明人:“后来看他,一点也不丑,还挺有范的!”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