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2月28日 星期日
十张好专辑,让耳朵去往不同的边界
第23版:新春的拾种打开方式 2021-02-08

十张好专辑,让耳朵去往不同的边界

邱大立

邱大立,自由撰稿人,华语音乐传媒大奖评委,音乐演出策划人,“我们正在音乐创作奖”创办人。

撰稿—邱大立

层出不穷的音乐人,总会像变魔术一般,变幻出一张又一张充满生趣的佳作,让我的耳朵痴迷神往。

音乐篇

每年整理完自己一年来最喜欢的专辑后,总是担心:明年还会有这么多好专辑等着我吗?

事实证明,我的焦虑是多余的。层出不穷的音乐人,总会像变魔术一般,变幻出一张又一张充满生趣的佳作,让我的耳朵痴迷神往。

选出这一年里最常听的歌曲演唱类专辑,和大家一起分享——10 张专辑,我尽量挑出10 种类型的音乐,希望它们可以让我的耳朵去往不同的边界。

排在第10名的是满江的《进化论》。从《Mr.Man》到《冬某日》,再到《进化论》,满江终于顺利完成了他的蜕变三部曲。对满江来说,《进化论》不只是一张托物言志的专辑,它是他对于一些梦境的音乐式表达。那些不合时宜的梦,可以怎样还原呢?《进化论》让人们发现满江作为一个全能音乐人的别开生面。一个有独立审美标准的人,做什么类型的音乐都有他自己的气味。《进化论》是一张很神秘的另类音乐,它因陌生而更显生气。

第9 名:左小祖咒《一名低音吉他手》。这是一张名副其实的专辑,整张专辑配器只有一把贝司,但因为10 首歌是左小和不同歌手的对唱,所以人们在听这张专辑时不会因为只有一把贝司而感到枯燥,看看都有谁在这组名单中:张蔷、周云蓬、央吉玛、新裤子、谭维维、梁龙、花粥……他们给这张专辑带来了更丰富的表情。要重点表彰一下这张专辑的主创人员:低音吉他手,孟凡荻先生,您用出神入化的演奏让这张专辑如鱼得水,幽默得几近性感。

第8 名:西安创作女歌手West By West 在她的第一张专辑《西偏西》里就找到了属于她个人的那根定海神针,在她的音乐里,平静地肃立着一片异域,West By West 似乎并不像她同时代的那些歌手一样,尽情展示个人的喜怒哀乐。而是仿佛一个冷漠的女巫,站在鬼魅的一端轻声吟唱。《西偏西》制造了一种神秘的氛围,那里濛濛又澄明,凛冽又滚烫,无论前方如何,女主都表示:欢迎光临。

第7名:刘东明《沉默相伴》。刘东明的歌里有一个乡土中国,那里民生朴素,没有煽情、欺骗与伪装。《沉默相伴》里有一首歌是根据储安平的诗《自语》谱曲而成的,刘东明在遥远的落满灰尘的字词里,闻到了没有杂质的浪漫——他使劲地闻,想闻到一种最干净的情感,那种干净,让他抱紧了一团炙热的火苗。《沉默相伴》里的歌,一首比一首平实,那里面没有超市的味道,也没有香精的味道,它们不会玷污你的嗅觉。

第6 名:张三李四的第三张专辑《Seen It All ?》——不再是闽南语作品,但即使是以国语作为突破口,他们可以言说的话题依然很多。这是一张深具讨论性的概念专辑,讲述的是一个被暴力侮辱的女性长大成人后复仇的故事。整张专辑在曲风上并没有制造一股沉重之气,而用一种睡房舞曲的节拍来层层推进,实在巧夺天工。

第5 名:《不要怕船小》被孙大肆称之为她的青年岁月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她继续讲了很多故事,从清晨的黑牛奶到复兴岛的夜晚,每一个故事都有着鲜活的生气,它们将一个人的青春轮廓刻画得真挚饱满。这张专辑再次证明,孙大肆绝非那种只能写出一两首动听歌曲的流量型民谣创作歌手。2020 年10月“船厂1862” 那场难忘的音乐会,让痴情的耳朵们听到了这颗上海滩冉冉升起的明星。

第4 名:生祥乐队的《野莲出庄》是一部植物之歌,它赞美大地上每一棵坚忍生长的植物。我们的食物从哪里来?一棵棵饱满润泽的菜蔬,它们从生至死的日子究竟有多长?我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对大地盘剥虐杀,但她不言不语,忍辱负重,默默结出供养我们生命的一颗颗果实。从《我庄》到《围庄》,再至《野莲出庄》,林生祥完成了一部村庄三部曲。他始终如一地书写植物生长的姿态,它们的姿态是大地的表情,其实也是我们在世界的发展中流露的表情。

第3 名:四年一战的桑布伊,我们终于如期等到了他的新专辑《得力量》——得力量,我们得到了怎样的力量?听桑布伊歌唱,仿佛在倾听一位部落长老在布道与祷告,这不光是因为他用的是卑南语,更因为他胸怀内始终如一的对天地的敬畏、对神灵的虔诚和对族群的关爱。

第2 名:2019 年的《太空人》专辑让人看到了吴青峰个人化的一种音乐视野,没想到一年之后,他又拿出了一张超水准的作品《册叶一:一与一》。它包含了上下两册,各收录8 首歌。有一些是吴青峰历年给其他歌手写的歌,现在他自己重新演绎,像《费洛蒙小姐》收录在2004 年的《陈建骐剧场音乐纪录9:踏青去》中,《阿兹海默》最初收录在万芳2012 年的专辑《原来我们都是爱着的》中,《柔软》收录在张信哲2015 年的专辑《还爱》中。多年以后,吴青峰将这些散落在海洋不同沟壑里的贝壳一一打捞上来,赋予它们全新的容貌。

第1 名:2020 年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吴妫的《吴妫烂柯》。2015 年2 月,吴妫发表第一张专辑《一首诗如何被传唱》,五年半后,《吴妫烂柯》让我们重新认识了这位一直独自苦练的青年,他的吉他演奏继续稳步前进,那是一个对美洲20 世纪初期蓝调音乐痴迷成瘾的吉他手才能触摸到的调性。《一首诗如何被传唱》里那些长篇大论的叙事一去不返,新专辑里的歌词更凝练,从词语到句式都是简约的,而那些画面依然立体,令大地颤抖。一把吉他,一个人声,吴妫甚至连口琴也抛弃了,煽情的玩意一个也不剩,浪不浪漫,看你怎么看。今天的吴妫已经不在意他的歌是否被传唱或如何被传唱,我知道吴妫已经穿过了大众对他音乐的认知,也越过了民谣的狭隘定义,朝着一种新诗歌的晨曦大步流星。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