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8月02日 星期一
我大概是投资圈拍照最好看的
第29版:新春的拾种打开方式 2021-02-08

我大概是投资圈拍照最好看的

黎远

用肥皂泡拍摄的手机壁纸。摄影/ 黎远

伦敦戏水的小孩。摄影/ 黎远

黎远,一线投资机构金融科技投资团队负责人。偶然机会接触摄影,迅速发烧,曾在《旅游情报》等多家旅行类杂志、网站任摄影师,也是“视觉中国”等图库的摄影师。

撰稿—黎 远

如果你的眼睛总能减去街道上的繁杂,保留唯美的那一方镜头,那还用担心出门拍不出良辰美景么?走哪儿都出片。

摄影篇

如今是“视觉的时代”。以前,大家玩博客的年代(不好意思,暴露年纪了),你想要把一个故事说清楚,得通过文字打动别人,那对一个人的文化功底是有挺高要求的,所以博客时代要当个红人可不容易。现在,人们对于信息直接刺激感观的需求则越来越高,微博、微信的时代,大多数人没工夫看长篇大论,一张好看的照片,往往胜过千言万语。老实说,我挺喜欢这种变化的,陶醉于摄影。

作为一名金融科技产业的投资管理人员,平时工作忙碌。事务繁多、频频出差,让人很难专注地进行一些拍摄,于是乎我开始“从身边下手”。很多人觉得摄影的人必爱旅游,因为你不旅游你怎么拍照呀,其实这么说的人误解摄影了,如果一定要到西藏新疆这种地方你才能拍出好片,那说明你“玩” 得不怎么样呀,因这种地方傻瓜也能出片,那不是白瞎了你苦练的技术吗?真正爱美的摄影人,总是从身边开始的。你连你身边最熟悉的街道都拍不好,别的地方也就别去了。而如果你的眼睛总能减去街道上的繁杂,保留唯美的那一方镜头,那还用担心出门拍不出良辰美景么?走哪儿都出片。

很多年前,我和很多刚玩摄影的人一样,挂个相机天天出去扫街,很多基本功就是这么练起来的,以至于现在上海主城区的主要道路我开车都非常熟悉。当乘车人感叹于我对大街小巷情况之熟悉的时候,他们不知道,我曾经挂着相机风吹日晒地用步行丈量过。

2020 年我拍过的照片不多,原因众所周知,但有几张印象深刻。比如这张充作手机壁纸的——iPhone 有一个手机壁纸差不多也这个样子,起初我一直以为是地球,后来仔细观察,发现竟是一个肥皂泡拍的,这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自己也用洗洁精吹了个泡泡,然后将台灯的白色光从正上方照下来,用微距镜头捕捉到了白色光谱下,肥皂泡无序却唯美的色彩变化……

你可能奇怪,我为什么会“闲” 到观察手机壁纸、吹泡泡什么的,主要是疫情期间无法出门,摄影人也会有摄影人自己的浪漫。如前所述,身边的美好你都发现不了,你发现美的能力是不过关的。

至今,我手机上用的还是自己拍的这个壁纸。照片唯美,浑然天成,也在帮我时常记起那段特别的日子。无独有偶,想起我的另一张小品,也是疫情时在家百无聊赖而拍的:需要说明的是,照片中的子弹是一种“不锈钢冰块”,由于不锈钢导热快,冰镇作用强,而且没有用水冻冰块的卫生问题,受很多有格调的酒吧喜爱。疫情其间,我在家也研究了做饭,研究了酒,顺道就研究了这些东西。报纸是有意揉皱的,而杯中的威士忌,是我用酱油兑了水调的颜色,再通过灯光打出了酒的感觉……说起来想笑,但是当时就想拍一张有意思的照片,遂施展诸多招数。那段时间,我把自己逼成了美食摄影师,为了拍咖啡,用酱油加洗洁精;为了拍面包,还自己学了烘焙……

我的硬盘中,规律地存着德国、卢森堡等几个国家的照片,不是因为偏爱这些地方的旅游线路,而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在这些地方有项目,今年以前不得不定期去。有时翻起这些照片,回忆起来的不光是旅途中的动人场景,也包括海外并购工作中,那一个个不眠之夜和一场场谈判辩论。有一次我去伦敦开会,在去会场的路上,看到一个喷泉,还有小孩在戏水,于是我预判肯定会有小孩去踩水的刹那,便调好快门速度等着,准确地抓住了画面。现在那个会什么内容我已经不记得了,可那个小孩以这样一个飞跃的动作去踩水,难忘……有的时候也庆幸自己会做这份工作,可以有更多的机会,看到很多别人看不到的“风景”。

2020 年已经过去了,新的一年开始。我和大家一起期待着疫情早点过去,还能够像以前一样挂着相机扫街,在异国的街头寻觅感动人的瞬间。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