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14日 星期五
牛兴乾坤 守正创新
第7版:新春的拾种打开方式 2021-02-08

牛兴乾坤 守正创新

陈家泠/王悦阳

《牛兴乾坤》——陈家泠仿摹唐代韩滉《五牛图》

摄影/ 许根顺

陈家泠,当代国画艺术大师,创造出具有中国哲理性,兼有印象派、抽象派及表现主义特点的现代国画新流派与个人艺术风格,被誉为“东方审美新坐标”。

口述|陈家泠 整理|王悦阳

辛丑牛年将至,属牛的我也将迎来自己84 岁的本命年。尽管已是耄耋之年,可对艺术的探索与追求,始终一如曾经求学浙江美院时的初心一般,从来不曾改变。今年我们将迎来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的重要时刻,我生长于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时期,历经艰难,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乘着“改革开放” 的东风,晚年欣逢盛世,见证伟大祖国的崛起与民族复兴,今昔对比,感何如哉!不禁想起伟人的诗句:“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我们这一代人,是党培养起来的中国画家,从求学时代起,就在传承与发展古老中国画的艺术道路上,孜孜以求。如何用手中的画笔,走出一条守正创新的道路,拿怎样的作品迎接牛年新春的到来?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我把创作的眼光投向了北京故宫博物院珍藏的唐代大画家韩滉画的《五牛图》。

牛是中国画家十分热衷表达的一个绘画题材,这实际上与中国的农耕文明有关,牛是人类在土地上劳作最好的朋友,它勤劳、憨厚、朴实的品质,一直得到艺术家不断的描绘和赞扬。韩滉作为一个宰相画家,《五牛图》不仅是表现了牛的品质,更有鼓励农耕,重视农业发展的社会意义。如果再拔高一点,也许他是用绘画作品的方式替君王表达了关心黎民疾苦,以及爱民亲民的主题思想。

或许在许多人眼里,陈家泠是具有强烈现代感与个人风格的中国画家,为什么会在84 岁的时候,又一次把创作的方向拉回到传统?事实上,我希望通过自己的画笔,用属于陈家泠的艺术样式,来与唐代的《五牛图》作一次跨越时空的对话,这不是简单的临摹或模仿,而是通过笔墨、造型的追摹、重塑与表达,以此感受前贤与今人的灵魂交流,从古画上流淌而出的皇皇汉唐气韵、民族审美与庙堂之气,来重塑今天的时代精神与艺术追求。此时此刻,韩滉笔下的五牛,虽还是唐代的形象,可呈现于画面之上的,已经是属于这一时代的“新《五牛图》” 了。在我看来,无论是唐代的宰相画家,还是今天对伟大时代心怀感激的我,通过对五牛的描绘,展现的是艺术家热爱土地,扎根生活,赞美时代的情感,一扫华丽的造作和富贵的浮夸,留下的是永恒、朴实、跨时空的质朴之美。因此,我为此画取名《牛兴乾坤》,希望借此祝福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山河无恙,人民幸福,越来越好!

牛年新春,上海“华萃艺术中心” 还将举办“新海派画坛三剑客——陈家泠、张桂铭、杨正新艺术联展”,对此我颇为期待。早在上世纪90 年代初,我与张桂铭、杨正新三位由于各具独特的艺术面貌而备受艺坛关注。当时,上海中国画院院长程十发先生就十分关心我们,并向“华萃艺术中心” 负责人吴菲菲女士推荐了我们三位,认为我们的艺术探索,是改革开放在画坛的明显成果,我们的作品是古老中国画艺术语言在新时代的创新,既拥有深厚的传统艺术积淀,又不乏强烈的个人面貌,更能拥有鲜明的时代艺术特性。如今,我们三位都已是“80 后”,回顾曾经走过的路,通过作品的展示,或许能为今天的中国画家,提供一些借鉴与学习的参考。

从我的艺术经历来说,恰好伴随、见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长与发展。我是踏着时代脉搏走来的,出生于抗战时期苦难的华夏大地,受教于浙江美院扎实、包容的艺术环境,又在开放、多元的上海,成就了属于自己的艺术天地,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多年,也是我在艺坛坚持传承发展,守正创新,收获颇丰的四十余年。感恩时代、享受时代,更要歌颂时代、珍惜时代,这是我的肺腑之言。数十年来,无论山水、花鸟、人物、书法,抑或是陶瓷、家具、服装、丝绸等日用艺术品,我始终在笔墨与造型间寻求古老中国画的时代性,又不忘发扬民族性,最终追求国际性,既立足传统,又努力寻求新程式语言的突破,通过艺术作品,让观者领略到东方灵韵所绽放出的时代光彩,在作品的灵变中孕育和美。而这种矢志不渝的探索与追求,恰恰可以用“守正创新” 四个字加以概括与表达。

今天的时代精神,就是要创造,要发展,要有活力,要有包容。我的画,和这种精神恰不谋而合。换个角度来看,实际上它们本身就是时代的产物。因为,每一个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都会受到这个时代的启发、感召和影响。作为党培养起来的中国画家,在党的百年华诞之际,我也将献上自己的一份祝福,我称之为“两个寿桃”——第一个“寿桃” 是一次画展,主题是党的百年历史中的众多革命圣地。从石库门到天安门,从井冈山到宝塔山……我将一一用属于自己的绘画方式加以表现。而第二个“寿桃”,就是我涉足大江南北,为革命圣地写生时拍摄的纪录片。革命圣地之旅,既是一次精神的洗礼和灵魂的自我净化,又是一次目识心记的山水游观体验,从“美的角度”观看到一位中国画艺术家追求的民族精神与家国情怀。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让人们目睹中国传统笔墨在时代的呼吸,聆听关于绘画的海派故事,关于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故事,乃至中华文化复兴的当代故事。

我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白首不忘初心,无论是创作还是写生,无论游弋于哪个艺术领域,我始终希望表现出虎虎生气,让笔触坚持传统的高度,又紧紧扣住时代脉搏。因为在我看来,人应该有信仰、有追求,山和花的精气神充分体现了中国人绵延数千年的精神气质。艺术家要永远保持对祖国、对人民的赤子之心。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