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8月02日 星期一
二〇二〇年,在作品里看见生与死
第26版:新春的拾种打开方式 2021-02-08

二〇二〇年,在作品里看见生与死

李卓群

当代越剧《云水渡》。

京剧《鉴证》。

京剧《惜·姣》。

李卓群,北京京剧院编剧、导演、制作人,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北京戏剧家协会会员。代表作:京剧《惜·姣》《碾玉观音》《大宅门》《鉴证》,越剧《云水渡》等。曾任国内多档戏曲类、时尚类栏目的策划、导演。

撰稿—李卓群

在疫情影响下的舞台剧行业里,我们就是要做辛弃疾,挑灯看剑,等待天明。

戏剧篇

2020年一整年,目睹疫情带来的种种,全球一起经历了人间的疾苦、生死的思考。这些经历对我的创作主题和方向,产生了更深入的影响。这一年,我们做了两部推上舞台的戏,京剧《鉴证》是“极苦”,越剧《云水渡》是“极甜”,我希望把人活一世所经历的“人间四喜”、“人生八苦”全都体现在戏里,无论是120 年前的庚子年里的他们,还是120 年后面对疫情的我们。

去年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我也在家里天天看新闻关注抗疫的消息,会担心口罩用完了去哪里买,担心家里的酒精有没有存货。因为平时的我,相当于是身兼编剧、导演和制作人的三重身份,所以“停下” 的日子,于我更是静下来学习和沉淀的机会。

年初,我把《鉴证》这部戏的剧本从头到尾又梳理了一遍。光绪死因的侦破,是一束头发揭开百年谜案,《鉴证》这部戏,从光绪的最后十天观照光绪一朝的最后十年,这部作品从案头阶段就需要参阅海量的史料,需要去仔仔细细推敲光绪、慈禧、隆裕、珍妃、袁世凯、李莲英等这些人物的关系和走向。我为什么自己给自己的这部剧本打比较高的分数,其实得益于这几个月隔离在家对剧本的精研上,也是在疫情期间,我对这部作品有了更多“向死而生” 的主题升华。

京剧《鉴证》原本是大年初八就要“下地”,但是因为疫情影响,我们一直等到六月份才开始正式下地排练。初五晚上开始,几个月里,我都带着主创们穿着睡衣远程视频连线读剧本、对腔。你无法想象一个戏曲作品,光是坐排部分就进行好几个月,剧组每个人都把剧本、把相关史料烂熟于心。所以《鉴证》在真正和观众见面时,可以打动人心,让那么多观众一路跟着我们巡演N 刷。这个“特殊” 的创作经历会让我们终生难忘。

如果说《鉴证》是深耕过往,那么《云水渡》就是记录当下。

都市题材当代越剧《云水渡》,首先是一个作业、一个“命题作文”,要用一台戏讲述绍兴柯桥轻纺业的转型升级。于我而言,《云水渡》更是一个契机,是与我心仪的绍兴小百花越剧团,以及喜爱的演员陈飞老师合作的契机,也是创作一个都市题材戏曲作品的契机。

在疫情之前,这个戏已经落地了,但还没有到开花结果的阶段。如何能把《云水渡》这个戏从品质上再向前推一把,就是我们在疫情这段时间主要去思考的问题。在这期间,我和主创们观摩了很多国外的音乐剧、电影,有过很多次远程“头脑风暴”。疫情也给了我对这个题材更深一层的思考,让我从《云水渡》这个作品入手,去探索怎样更好地用戏曲去表达当下。年末首演连演数场,剧场效果很好,也有一些看完《鉴证》又追来看这个戏的观众,很多人说没有见过这么新的戏曲,这一步迈对了,我们很受鼓舞。

疫情期间,我还应邀创作了一个新的剧本——话剧《辛弃疾》。为了写好这个剧本,平时本来不大看电视剧的我,一边读宋史,一边在恶补各种历史剧。这个戏也是“明星制” 的创作模式,为吴樾量身打造。整个剧本创作期间,我也和吴樾、和制作人一直保持密切的联系。在创作过程中,有电影、网剧、舞台剧、戏曲等各种不同创作风格和模式的主创在一起碰撞,非常有意义。在疫情影响下的舞台剧行业里,我们就是要做辛弃疾,挑灯看剑,等待天明。

2020 年也是我们工作室在南京签约落成的第一年。6 月份,在《鉴证》开始排练时,我第一次跨进位于南京新街口腹地的大华大戏院,来到这样一座有85 年历史的剧场。在那里看到梅兰芳先生的照片,有一种莫名的亲切与敬畏。南京一直很注重对青年创作队伍的扶持,这让我非常感动,大华大戏院给了我们“群剧场” 这样一方挥洒理想与所学的天地。

之前其实畅想过,如果有一天我主理一个剧场,我要做什么。当真有一天,南京文投集团把这样一个剧场交给我去构想的时候,很多实质上的困难和压力就会迎面而来。面对疫情留下的影剧院低迷,如何用75% 的上座率为这个场所赢回生机,使她成为南京文化新地标,不辜负这样好的地理位置和历史积淀,成为了我们更新的课题。所以我们策划了“大华大戏院·群剧场”的开幕演出季,用属于年轻一代的小剧场戏剧、戏曲作品去点亮城市。从小剧场戏曲到实验戏剧、脱口秀、室内音乐专场等等,两个多月的时间里,“群剧场” 尝试着不同的可能性,现在已成为南京观众热捧的打卡地。“大华大戏院、群剧场、南京”是一个非常有规划的文化生态链,未来,我们想做这条生态链上与大家一起向前滚动的动力轴承。

今年的戏约,可以用“很多”形容,在感恩信任与托付的同时,我想我更需要保持创作上的清醒,尤其在个人、行业、国家面临这个特殊疫情关口,一定要慎重地做出选择。年底,我在2016年创作并获得国家艺术基金连年滚动资助的剧本《人面桃花》被南京市京剧团引进,将会邀请重量级的艺术家加盟,把这部作品搬上舞台。2021 年,“大华大戏院· 群剧场”也将继续出发,“梅花奖大师季”、“小剧场孵化季”、“南京小剧场演艺季”、“小剧场经典作品季” 四季辉映,每周都用好戏、好内容回馈观众。

我一直把每个作品都当作自己最后的作品去做,每一次创作我都愿拼尽全力,只求不留遗憾。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