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2月28日 星期日
韩国电影:还有多少惊喜我们不知道?
第64版:2021贺岁档 2021-02-08

韩国电影:还有多少惊喜我们不知道?

何映宇

下图:《黄海》是1974 年出生的罗泓轸拍摄的第二部电影。

上图:奉俊昊获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

下图:《寄生虫》得到的争议或许和它得到的荣誉一样大。

上图:要说2020 年哪部韩国电影最火?朴信惠、全钟瑞主演的《电话》恐怕要拔得头筹。

上图:从左至右依次为《素媛》《熔炉》《担保》海报。

快准狠,就好比拿榔头直接砸手指头的那种疼,就是那种冲击力和灵魂的震撼。

记者|何映宇

2020年电影界最令人扼腕叹息的消息之一,就是韩国著名导演金基德因感染新冠肺炎病毒在拉脱维亚逝世。

才60 岁,太年轻。如果再拍20年,金基德会给人们带来怎样的惊喜?

他开创了韩国电影的新时代:2004 年,凭借《撒玛利亚女孩》荣获第54 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2012 年,又凭借《圣殇》获得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狮奖,是第一位获得世界三大电影节最高奖的韩国导演,成为新时期韩国电影风格美学的奠基者和集大成者。

金基德在寓言中讲述他幻想的故事:有关友谊、肉体、爱情与死亡。《撒玛利亚女孩》毫无暴力镜头,通篇以柔情默默讲述,可是想到那个年轻的身体被玷污的时候,你会不会动容?

我们每个人,谁不像金基德的电影那样,漂流在生命的河流上?我们的躯壳就是我们的房间,像《漂流欲室》和《春夏秋冬又一春》那样小小的一间,就可以让我们存在吗?可是我们这些《坏小子》该走向何处?你的《美丽》和《呼吸》又将葬身何处?

金基德去了另一个世界,但不幸的万幸,金基德并不是韩国电影的全部,如果你对韩国电影有所了解的话,你就清楚,韩国电影的水准之高在当今世界影坛有口皆碑。

金基德2012 年凭借执导的影片《圣殇》获得第69 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狮奖,朴赞郁凭借《老男孩》和《蝙蝠》两次获得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奉俊昊2019年5 月25 日凭借电影《寄生虫》获第72 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棕榈大奖,都是享誉世界的大导演。

除此之外,韩国年轻导演也如雨后春笋一般崛起,他们拍摄的电影,以犯罪题材见长,同时,战争片、怪物片、爱情片、社会题材片也都可圈可点,涌现出一大批水准极高的作品。

比如引起极大反响、豆瓣评分高达9.3 分的《熔炉》,就是黄东赫的处女作。金基德的弟子张勋拍摄的《高地战》不过是他的第三部电影。2014 年,韩国知名演员河正宇将中国作家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搬上银幕,这部《许三观》虽然是他作为导演的第二部作品,但是呈现出的成熟、稳重、举重若轻,让人惊叹。

《黄海》是1974 年出生的罗泓轸拍摄的第二部电影,豆瓣评分8.5。罗泓轸的第一部电影《追击者》就显示出他对犯罪题材电影高超的驾驭能力,到了第二部《黄海》,更是登峰造极,2 个半小时的时长,全程无尿点,凌厉、黑暗、冷硬、苦逼男、破碎的爱情绝望的心,这才是最正宗最地道的韩国电影味道,主演,又是河正宇。

还有《走到尽头》《特工》《卑劣的街头》等等佳作,韩国电影的一大特色就是快准狠,就好比拿榔头直接砸手指头的那种疼,就是那种冲击力和灵魂的震撼。

《寄生虫》:我命由天不由我

美国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给一部韩国外语片,历史上有先例吗?

谁都没有想到,2020 年奥斯卡奖项公布,最大赢家居然是韩国电影《寄生虫》!这部电影获得了最具分量的4个奖项: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国际电影长片以及最佳原创剧本。一部影片获得4 个奖项难吗?很难。最难的是,它是第一部获得这么高殊荣的亚洲电影,也是奥斯卡92 年历史上第一部拿到最佳电影的非英语片。而且,在此之前,《寄生虫》已经获得第72 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最高奖金棕榈奖,可谓双喜临门。

《寄生虫》获此殊荣之后也引起了一些争议,赞之者认为实至名归,不以为然者则觉得这不过是一部表现阶级差异的普通浅白电影。

《寄生虫》,出人意料,峰回路转。《寄生虫》好在哪里?好就好在对节奏的把握,讲故事的节奏,推进故事的节奏。一个狭小空间里的尔虞我诈,步步为营,一点一点推进。韩国电影一般都是少林刚猛一路,奉俊昊之前也是,像现在这样打太极的极少,同样是讲一个诈骗家族的故事,较之于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观者认为,《寄生虫》不过是图解阶级分化的一部浅白之作。这部电影在讲阶级吗?不仅仅是这样。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顺风顺水,差一步就可以达到自己的奋斗目标,就算没有这一步也还不差,可是,就是因为踏出了这一步跌入地狱。这才是《寄生虫》故事的核心,更多的,是在反哪吒:我命由天不由我!

《寄生虫》讲的还是命运,不可捉摸的命运。就像电影里一句台词:“计划就是没有计划。” 拼了命地想走出半地下室,结果一辈子困在地下室。绝望,非常的绝望,不是对富人绝望,而是对命运绝望。

1969 年出生的奉俊昊, 拍摄的第二部电影就是著名的《杀人回忆》,其凭借这部影片被誉为当年最佳导演,第三部作品则是风靡一时的怪物片《汉江怪物》,打破了韩国电影史卖座诸多纪录。2009 年,他拍摄了惊悚悬疑片《母亲》,由金惠子、元斌、秦久等主演,该影片获得美国洛杉矶影评人协会奖,并代表韩国角逐第81 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在这部电影中,母亲孤身寻求正义背后所展现的,是社会体系的压抑、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极度冷漠以及真相的不可知与不可逆。奉俊昊通过有致的节奏、张弛有度的段落,将一个非常压抑的氛围巧妙营造了出来,结局更是让人目瞪口呆。2013 年,他执导改编自比利时同名漫画的动作科幻片《雪国列车》,成为当年备受关注的电影佳作。

可以说奉俊昊一出手就非常成熟,并且迅速成为韩国首屈一指的类型片导演,他的电影像是好莱坞体系中运作的反好莱坞影片,有着电影工业出品的特质和成熟度,有着类型片的叙事外壳,也同时站在文化反思和“作者电影” 的立场抨击类型模式,超越传统类型片而获得一种独特的个人风格。

暗藏杀机的《电话》

要说2020 年哪部韩国电影最火?朴信惠、全钟瑞主演的《电话》恐怕要拔得头筹。

一部老旧的无线座机,连接起两个时空里的两个女性。书妍(朴信惠饰)在收拾房子的时候手机遗失了。为了找寻手机她找出了家里的旧式有线电话拨打自己的手机号码,却总是一个奇怪的女子接电话,从此,身处现时代的书妍与1999 年的英淑(全钟瑞饰)在同一个屋檐下,却不能面对面,因为她们在不同的时空里。电话连接起她们,一开始是友谊,是帮助,最后却变成了仇恨和杀戮。

影片致敬了2011 年的英国电影《超时空来电》。但和原版相比,韩国的《电话》节奏把握得更出色。英淑被继母当成巫女来对待,在迫不得已时拨通了这个超时空电话,善良的书妍给予了她力所能及的帮助,却不知道危险也接踵而来。

当观众还在同情英淑遭遇的非人待遇时,英淑已经逐渐展露出她的 “巫女” 本色。她不仅结果了继母的命,还将魔爪伸向了帮助过她的书妍。影片富有新意的地方也正在于此,当观众看到这里,会本能以为电影的展开会是亲情相关的走向,剧情却走向彻头彻尾的惊悚。

一个在明,一个在暗。1999 年可以给2019 年打电话,然而却不能由如今的时空打回1999 年,而且,一旦过去改变了当下也会随之改变,书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从自己身边消失,这种绝望感、这种无能为力感,观众完全能够感同身受。如果说成熟完备的技术工作只是电影的血肉躯壳,那么两位女主角的表现无疑为本片注入了灵魂。朴信惠扮演的书妍,命运始终都是被另一位女主角英淑决定着的,因此这个角色发挥空间并不大。所以书妍这一角色于她而言显得相对轻松,她也很好地完成了一个柔弱而惊恐的女性形象。而导演在剪辑上也显示出驾驭此类类型电影的超强能力,观众在观看《电话》的时候,一直处于一种不安和恐慌的情绪,每一个细节,节奏都相当紧凑,从而成功制造出心理惊悚的效果。而导演李聪贤,居然是一个90后的青年导演,凭借短片《身价》受到国内外影评界关注。从通过奈飞向全球公开的长片处女作《电话》到短片《怦然心动》,挑战不同题材的实力派导演李聪贤让人对90后导演抱有更大的期待。他并不是电影院校的学生,却直接进入了电影导演的世界。他毕业于新闻广播专业,在广告公司工作时拍摄了短片,之后在制作公司YONG FILM担任《沉默》的改编等编剧工作。《电话》是他的长片处女作,一出手就惊艳四座。

韩国现实主义电影改变现实

什么是真正的现实主义?《素媛》这就是。原来以为又是渲染强奸暴力和复仇,没想到重点放在父母对孩子的爱和小女孩的心理康复,非常温暖。这样处理的电影在韩国电影中绝对是异类。关键是非常准确,非常克制和冷静,但是能真正地打动观众。

2013 年在韩国上映的《素媛》取材自2008 年在韩国发生的真实案例。2008 年12 月,赵斗顺绑架并性侵了只有8 岁的受害人;2009 年被判处12 年有期徒刑。2019 年4 月16 日起,韩国开始实施“赵斗顺法”,对性侵未成年人的罪犯采取出狱后一对一监视的措施;同年4 月24 日晚间,韩国媒体首次公开了赵斗顺长相。

2020 年12 月12 日,赵斗顺刑满出狱。在赵斗顺刑满获释后,他出狱并搭上公务车返家,途中遭到愤怒民众包围咒骂、丢鸡蛋抗议。中央日报报导,当赵斗顺办完手续从安山保护所走出来,被记者质问“是否真心悔过”,他只背着双手和两度90 度鞠躬,态度看起来一派轻松,让群众更加怒火中烧。之后约150 位市民在他的老家聚集,朝着他大声叫骂。

在《素媛》上映的两年前,《熔炉》公映,在韩国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

《熔炉》取材于2005 年光州一所聋哑障碍人学校的真实事件,改编自韩国作家孔枝泳的同名小说,讲述从首尔来的美术老师(孔侑饰)揭开聋哑学校老师性侵学生黑幕的抗争故事。《熔炉》上映后,网络出现对光州事件重启调查的签名活动。上映第6 天,舆论浩大,光州警方重启案件调查。上映第37 天,韩国国会以绝对性胜利通过《性侵害防止修正案》,又称《熔炉法》。电影下档一个月后,政府接管光州聋哑人学校。两年后(2013 年),国立特殊教育学校于原址上重新开学。

一部现实题材电影,最终改变了一个国家,前所未有。而所有看《熔炉》的人,都会对这句台词印象深刻:“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2020 年,一部名为《担保》的电影又在韩国掀起观影热潮,总观影人数达到了124 万,可见现实主义电影在韩国受欢迎的程度。在韩国电影一片复仇、暴力、惊悚的影像潮流中,温情脉脉的《担保》显得极为另类。两个高利贷业者在讨债时稀里糊涂地被对方将9 岁的小女孩作为担保抵押给他们,结果不得不负责照顾小女孩。本来只是想在找到好人家之前,由自己暂时来抚养承利,没想到,这一养就是一辈子!故事非常的简单,整部电影平静自然,没有跌宕人心的情节起伏,有的,只有一个又一个直戳人心的细节,不经意间让人泪流满面。《担保》是温暖的,这才是韩国现实的常态。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