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8月02日 星期一
万岁爷的除夕珠宝盒
第72版:专栏/花间碎语 2021-02-08

万岁爷的除夕珠宝盒

孟晖

一只消夜果子盒,连吃带玩全都备齐了。

孟 晖

专栏作家

Columnist

于故纸堆中发现时尚之美

过年期间, 能吃到各种花样的糖果零食,是很多人对儿时的快乐记忆。

在我小时候,老北京人家有个讲究,除夕那天要准备“杂拌儿”,也就是多种糖果零食混在一起,堆在一只大盘中,供一家人熬夜时一起开开心心地享用。在随之而来的整个春节期间,客厅的主桌上也总是有一盘杂拌儿,周围绕一圈小碟和果盘,堆满各种瓜子花生水果等等,招待上门拜年的客人。

其实,这个风俗历史悠久,至少上溯到宋代,在宋人那里,除夕当晚的零食还得到了一个可爱的专称——“消夜果子”。民间如此,宫廷也不例外,只不过宫中准备的守岁零食踵事增华,很快变成展示排场、炫耀奢侈。

在两宋的皇宫内,专门负责提供后宫生活用品的“内苑意思局” 会精心准备“消夜果子盒”,都是超大号的盒子,直径在四尺以上(一米多),由两三层甚至更多的套盒叠摞在一起形成,盒内汇集的东西竟有上百种之多,包括干果、新鲜水果、蜜饯、炒豆、各种糖果以及豆沙馅、蜜酥、奶油的小花点,这些东西会密密地排列在盒内,相错地拼成好看的图案,五彩缤纷,花团锦簇。

不过,消夜果子盒可并不仅仅盛吃食,而是穿插地在其中一些格子内摆放玉杯宝器、珠翠花朵,又有象牙犀角制作的棋具骰子、贴金的纸牌供后妃宫女消磨时间,甚至还有逗皇子公主开心的小玩具。一只消夜果子盒,连吃带玩全都备齐了。

然而宋代宫廷的奢侈到此并没有止步,在果子盒的盒盖之上,还会架设一座“玉辂” 的模型。玉辂是天子出行专用的乘车,而立在盒盖上的玉辂模型高达三四尺,贴金镶玉,外面还罩着罗纱的罩子,罩面饰以金箔镂成的龙凤纹。总之,每只盒子都以奢侈和出奇取胜,内廷巧匠们借着这个机会,展开技巧与才思的竞赛,以致一只消夜果子盒的成本竟抵得上当时十户人家的资产总和!

宫廷在除夕夜专备奢华消夜果子盒的传统一直流传下来,明代宫廷称为“百事大吉盒儿”,赋予了吉祥的寓意。到清代更有意思,干脆叫成“珠宝盒”。冬至过后,茶房的厨役们便要设计与拼装珠宝盒,摆设在皇帝、太后以及后妃所住的各处宫殿内。

据档案记载,乾隆十四年腊月廿三日这一天,皇帝派太监传出圣旨:“茶房伺候摆消夜果盒。”这下,御茶房厨役们一年一次施展身手的时机来了!他们各显本领,很快在太后、皇帝、后妃的宫殿里都摆上了精美的消夜果盒。其中,皇帝起居所在的养心殿、皇太后起居所在的重华宫,添设的糖果珠宝盒最为讲究。

没想到,乾隆看了却不满意,觉得养心殿的珠宝盒赶不上重华宫的,于是廿七日那天让太监给御茶房传谕旨:养心殿这里不如太后的重华宫那里的珠宝盒摆得好,明天就将这些盒子撤掉,照重华宫的样子重摆!

圣旨岂敢不尊,御茶房随即殚心竭虑,用蜜饯苹果、桂花京糕、青梅瓤海棠等多种色泽、形状、大小的蜜饯,在一个个宝盒内拼出带有吉祥寓意的图案,如五只蝙蝠围着一个寿字为“五福捧寿”,梅花、松树、翠竹组合在一起是“岁寒三友”,方天戟、磬与金鱼谐音“吉庆有余”,等等,重新制作了一批让乾隆满意的珠宝盒。

此般满盛五彩蜜饯的珠宝盒从腊月末一直陈列到正月里,营造节日气氛,让长年不变布置陈设的宫室里增添些轻快悦目的点缀,皇帝后妃们并不会真的从中拿一颗果子尝尝。这就是宫廷路数的“会玩儿” 吧。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