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14日 星期五
贺岁档还在,就是中国电影的胜利
第57版:2021贺岁档 2021-02-08

贺岁档还在,就是中国电影的胜利

阙政

如今回看起来,《唐人街探案》是一个颇有几分神奇的大IP。

上图:《侍神令》海报。

上图:早在贺岁档来临之前,元旦档影片已经有了不俗表现,讨论度最高的,莫过于韩延导演的《送你一朵小红花》。

下图:《我和我的家乡》是国庆档的大赢家。

到了岁末年尾再一盘算,2020 年的影院数和银幕数竟然还是逆势增长的——影院数11856 家,增幅达4.4%;银幕数75581块,增幅达8.3%。因此,尽管2020年公映的影片数量从2019年的612部近乎腰斩到383部,但是因为影院在、银幕在、观众也在,全年票房依然达到200 多亿元,超越北美成为全球最大票仓。

记者|阙 政

“大年三十年夜饭,大年初一看唐探。” 言犹在耳,转眼却已是一整年过去。

不过好在,这句宣传语倒是没有时限,隔了一年的贺岁大餐再度上桌,照样是热腾腾的。

曾几何时,2020 年的贺岁档被誉为“史上最强”——领跑的《唐人街探案3》,定档大年初一,提档大年三十,又提前一周预售,预售当天票房就破亿。每年的贺岁档有小片大爆黑马的,有大片惨爆冷门的,可唯独《唐探3》,左看右看,业内看门外看,票房都会往30 亿+跳。板上钉钉的贺岁档、甚至可能是年度票房冠军,被一个小小的,花冠状的病毒,扰乱了所有进程,在距离上映仅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戛然而止。

意外,这可能是关于2020 年最大的形容词。贺岁档意外停摆以后,影院都意外歇业小半年。而就在从业人员叫苦不迭难以为继的时候,7 月影市复苏,首部上映的影片《第一次的离别》变成了现实意义上“第一次的重聚”——自此,电影行业触底反弹,经过暑期档的观望,接连迎来国庆档与元旦档的爆款迭出,终于将2020 年票房收盘在204.17 亿元,超越北美成为全球最大票仓。

眼下,久违的贺岁档再临,“史上最强” 变成了“史上最拥挤”——除了今年的《刺杀小说家》《你好,李焕英》《吉祥如意》《人潮汹涌》《侍神令》《新神榜:哪吒重生》,还得算上去年“滞留” 的《唐探3》和《熊出没·狂野大陆》,8 部电影,又成激烈战局。

去年,我曾在(未能发表的)贺岁档采访报道中写道:这个贺岁档,不管谁赢,都是中国电影的胜利。而今,我想应该改一改:有这个贺岁档,已经是中国电影的胜利。

大年三十年夜饭,大年初一看唐探

《唐探3》剧组的采访还是去年此时所做,当时主创在某酒店宴开百席,将主演王宝强、刘昊然、妻夫木聪、托尼·贾、铃木保奈美、浅野忠信悉数请到,热热闹闹贺岁团年,给我的感觉:陈思诚就像是一个烧年夜饭的厨子,从《唐探1》小试牛刀到《唐探2》酒席大卖,正准备借《唐探3》再度发力,恨不得把家里所有的好材料都端上桌,光是山珍海味地一通码材料,都由不得食客不满足。

如今回看起来,《唐人街探案》是一个颇有几分神奇的大IP。

2015 年《唐人街探案》第一部是在元旦档期公映的,卡士不大——彼时昊然弟弟羽翼未丰,潘粤明还没有因为《白夜追凶》翻身,依然半黑不红,唯一亲民的还是搞笑担当王宝强。导演陈思诚之前的导演作品还只有一部《北京爱情故事》。饶是这样,《唐探》最终还是豪取8亿元票房——2015 年时破10 亿元的电影都还很少有,不像现在都眼望50 亿元俱乐部。

3 年后,《唐探2》毫无悬念地选在了贺岁档,卡士没有什么升级,票房依然从8 亿元飞升到33 亿元。如今,《唐探3》剑指50 亿元,也在意料之内。

一个从无到有的IP,第一部就破8 亿元,这已经不能用IP 来解释了。制胜法宝?就是开创了中国观众喜闻乐见却又一直稀缺的:本格推理类型片。

陈思诚本人就是个推理迷,推理小说的一个惯常做法是“挑战读者”,而在陈思诚看来,拍《唐探》系列,其实就是跟观众斗智斗勇。拍到第三部,难度逐渐攀升,“因为其实观众对这个系列相对已经有一定的认知度,他会有自己的先入为主的希望,他们希望能看到什么东西。所以比较有意思的就是,你既要满足他们的希望,又要给他们惊喜。创作者跟观众之间,是一种类似于捉迷藏一样的关系。”

新的推理故事发生在日本东京,“你会发现特别有意思,东京作为全世界特别大的一个著名都市,但其实它以前在电影里出现的东西不多,尤其那种好莱坞的大片里,你可能看到在纽约拍的、在伦敦拍的、在欧洲拍,在非洲拍,但很少有在东京拍,就是因为特别难,它是一个特别尊重每一个个体感受的地方。” 陈思诚说,“我们这次确实克服了很多问题,拍摄了很多电影里都见不到的东京一些地方,比如说秋叶原、涩谷、新宿……”

他最喜欢的一场戏是在涩谷的街头撒钱:“涩谷大家都知道,是全世界最繁忙的一个十字路口,它平均每一个红绿灯大概会过三千多人到四千人左右。大家会觉得,人如蝼蚁一般的。我们除了在涩谷实景拍摄,还搭建了一个1:1 的涩谷,真假结合在一块拍,最后呈现出来效果挺奇观的。”

据说在涩谷拍摄当天请到了上千群演,还上了日本新闻。不单是涩谷等著名东京街道,《唐探3》还在平时很难允许拍摄的“浜离宫”取景,浅野忠信说:“作为日本人,我也觉得很有趣。在那种地方拍摄,真的是很奢侈呢。”

因为讲的是东京唐人街,《唐探3》请来了不少日本重量级演员。除了因《罗曼蒂克消亡史》而广受中国观众喜爱的浅野忠信,还有妻夫木聪、铃木保奈美、长泽雅美、染谷将太,不光请到80、90 后观众的日剧偶像,连70 后追过的三浦友和都来了,这是有点各个年龄层受众一网打尽的意思。这些演员也都是陈思诚的昔日偶像,所以也是借着导演的名义给自己一个追星圆梦的机会吧。据说拍摄现场来探班的还有日本推理大神岛田庄司。

“日本团队他们最后说,拍完您这戏,我们都不知道未来的戏该怎么拍了。因为确实我们这次的操作,在日本也是前所未有的。日本电影以前不这么操作,因为他们的市场规模决定着他们的影片都制作规模比较小,大概都是(预算)三四千万元人民币一部电影,不会像我们这么大的成本、不会像我们这么为了感官的视听感受而不计代价。” 陈思诚一直把导演创作比作厨子炒菜,这一回他大概是已经想好了,要把自己能取得的食材都端上桌。

去年《唐探3》虽然因疫情下档,但“唐探宇宙” 的系列衍生网剧《唐人街探案》还是照常热播。观众发现了,陈思诚的野心,还不只在贺岁档——网剧由邱泽、张钧甯主演,而这两人在《唐探3》大电影中也会出镜,网影联动,邱泽饰演的那位“嗅觉非常好” 的侦探林默,也是“亚洲侦探联盟”的一员。《唐探3》会是陈思诚亲自执导的最后一部唐探系列,接下来导筒很可能会交给柯汶利(他是唐探网剧导演,也是陈思诚监制的印度翻拍电影《误杀》导演),而陈思诚自己会去忙什么呢?忙其他侦探电影——“从明年开始我们会有更多的其他侦探的电影,而不只是以唐仁、秦风为主体的电影,然后观众会看到更类型化一点的、更风格化一点的侦探。”

看来,陈思诚不仅是想打造一个“唐探宇宙”,还要染指“侦探星球”。

送你一朵小红花,元旦档的大赢家

早在贺岁档来临之前,元旦档影片已经有了不俗表现,讨论度最高的,莫过于韩延导演的《送你一朵小红花》,截至1 月底已取得13亿元票房。

这不是导演韩延第一次拍摄与癌症、死亡有关的题材,2015 年他曾将青年漫画家熊顿的真实经历拍成电影《滚蛋吧!肿瘤君》。当时就有院线方面的朋友告诉他,你的电影名字里带着“肿瘤” 两个字,票房可能就不会好。但这部电影当年也算是叫好叫座,可见中国观众并不排斥“生命教育”。

韩延说,自己早在五年前拍摄《滚蛋吧!肿瘤君》时,就已经想到了要拍一个“生命三部曲”。在《小红花》中,易烊千玺饰演的是身患癌症的少年韦一航,他说,接到片约时本以为要演一个虚弱的肿瘤病人,没想到,电影中的呈现却和他事先想象的不同。

和《肿瘤君》描写漫画家与肿瘤的搏斗不同,《小红花》是关于两个抗癌家庭的故事——片中两个家庭的孩子:韦一航和马小远都身患癌症,但他们看起来又与普通少男少女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马小远乖顺阳光,韦一航叛逆阴沉,在“没有癌症的平行世界” 里,少男少女也都和他们相似。韩延说这一次并不想刻意展现病魔的残酷,而是更想突出普通家庭成员之间的一路陪伴,看到人世间永存的善意。

在新冠疫情肆虐的2020,《小红花》是给所有人的一丝慰藉。就连2020 感动过无数人的陶勇医生也去看了这部电影,并在自己的微博里写下了题为《相信美好,人间值得》的长影评:

“原以为是富有童趣的合家欢电影,没想到居然是和医生行业密切相关的脑瘤患者题材故事。说实话一开始我有点后悔,觉得选错片子了,因为作为行内人,看到一些涉及医生患者题材的影视剧,常会觉得假,或者为了煽情而刻意营造悲苦,但看了会儿我还真看进去了,全片并没有我想象的卖惨和悲情,印象里只有‘爱和希望’。观影的过程中, 我会心地笑了,也几度落泪,不由想到了 20 年从医经历里那些坚强、乐观、可敬的患者们,他们活在各自的苦难里,却跟片中的韦一航、马小远一样,比很多健康人都更相信人间的美好。……相信随手送出的‘小红花’,能开出漫山遍野的红霞;相信人性的微光,能汇成满天星火,温暖你我。”

导演韩延说,《小红花》这部电影,演员们是哭着演的,导演是哭着拍的,剪辑是哭着剪的,配乐是哭着配的,调色是哭着调的……哭不是因为苦,而是因为感动。——其实观众看完电影也都泪湿衣襟,但《小红花》最大的优点,其实是它并没有因为拍摄的是肿瘤病人而刻意卖惨——像这样的题材,凝聚人间惨剧,要拍得催人泪下并不难,难的是,韩延用一种轻灵的方式,去展现病人家庭的悲苦,在这悲苦之中,他看到了善意,看到了爱,看到了无处不在的“小红花”。

片中让人印象深刻的桥段——韦一航和马小远相约“ 周游世界”——他们置身建筑工地的沙堆,模拟来到的是撒哈拉大沙漠,沐浴在街头的喷泉中,以为这是委内瑞拉大瀑布……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周游世界的孩子,用这样一种玩闹的方式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对家庭压力的展现也有相似的克制——《小红花》并不正面描述患儿给家庭造成的沉重经济负担,只是在韦一航的家居环境上动脑筋——一张旧得站不稳的吃饭桌,就暗示了这个家庭经济上的捉襟见肘。而即使是在这样的境况下,当母亲某次对着乞讨者失态地说出“你家孩子有病吗?你能有多难” 这样的话后,仍然递给她一张百元大钞,传递人间最朴素的善意。

全片唯一催人泪下的桥段,是一个为女儿治病从不舍得吃一份牛肉饭的父亲,在路边收到一份署名女儿的牛肉饭外卖,失声痛哭起来。韩延说,陌生人点外卖的故事是他在北京某医院门口亲眼见到的——医院外有外卖小哥来送饭,但左找右找都找不到叫外卖的人,韩延看到了,记下了,就把这个故事拍进了电影里。

片尾处,终于出现了点题的“小红花”。这朵我们从小到大在学校里见惯的“小红花”,曾经是代表着老师的鼓励。韩延说,自己小时候没有觉得拿到小红花有多么重要,但他现在反而觉得成年人特别需要这朵小红花的鼓励。

“送你,开在你昨天新长的枝桠,多么苦难的日子里,你都已战胜了它……” 这首电影主题曲,在韩延的手机里播放了近500次,他说:当影院灯光亮起,他就把韦一航和马小远两家人交给了观众:“他们代表着那些普通人,那些普通的家庭。无论你们是否喜欢他们,但是都无法抹灭他们的真诚与生动。”

我和我的家乡,28 亿制霸国庆档

从元旦档再往前数,2020 的影市逆袭,其实是从暑期档逐渐显现,到国庆档大规模开始的。暑期档的《八佰》(31 亿元)、《我在时间尽头等你》(5 亿元)、《信条》(4.4亿元)票房表现不俗。9 月底,一度从贺岁档撤下来的《姜子牙》《夺冠》纷纷定档,经历了暑期档的观望与等待,国庆档一开即爆。最终,《姜子牙》票房16 亿元,《夺冠》票房8 亿元,新加入的《我和我的家乡》票房28亿元,《金刚川》票房11亿元。再到元旦档,又有《小红花》(13亿元)、《拆弹专家》(5.6 亿元)、《除暴》(5.4 亿元)——以三四三的阵型,一起构成了2020 全年票房前十的阵容。

其中,《我和我的家乡》又是国庆档的大赢家——遥想2019 年,《我和我的祖国》在国庆档上映,撷取《前夜》《相遇》《夺冠》《回归》《北京你好》《白昼流星》《护航》七个历史时刻,见微知著——中国人,站起来了。到了2020 年,《我和我的家乡》接棒,采风五个乡村故事《北京好人》《天上掉下个UFO》《最后一课》《回乡之路》《神笔马亮》,以小见大——中国人,富起来了。

《家乡》,就像是一部接地气版的《祖国》。特殊时期,它没有《祖国》那样铺天盖地的宣传,似乎是静悄悄就定了档,静悄悄又上了院线,人称“低配版”《祖国》——但是看看创作阵容,你就知道低配也是山头——总导演宁浩,分集导演徐峥、陈思诚、邓超、俞白眉、闫非、彭大魔,主演葛优、黄渤、王宝强、刘昊然、王砚辉、范伟、于和伟、陶虹、雷佳音、闫妮、贾玲、小岳岳、吴京、沈腾、马丽……经过《祖国》与《家乡》的叫好又叫座,主旋律影片也有了全新的模式:名导演齐聚+ 强大明星阵容,命题作文也可以拍得很好看。

《家乡》的五位分集导演各出其宝,而且与《祖国》不同,由宁浩掌舵,相比《祖国》的历史感,反而强调了轻盈感,以公路喜剧片的模式一路狂奔,在幽默的同时也点明了主旨——《北京好人》讲农村有医保;《天上掉下个UFO》讲农村有高科技物流;《最后一课》是黑瓦白墙变五彩缤纷;《回乡之路》是黄风沙地变青山绿水;《神笔马亮》又有高端艺术人才回流当“村官”——五个故事背后都有一样的五个字:“城乡一体化”。

在暑期档、国庆档和元旦档齐齐发力的情况下,2020 影市后来居上,足以证明“看电影” 这件事也是人民群众的刚需,前半年被疫情压制那是没有办法,一旦疫情稳定,势必迅速反弹,“报复性” 观影。

根据《2020 中国电影市场年度盘点报告》,中国电影市场2020 年总票房204.17 亿元,约合31 亿美元,超过北美的21 亿美元,成为全球第一票仓。五年前,新闻报道里都是“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票仓”,当时媒体还预测,再经过10 年的发展,中国很可能成为第一大票仓——没想到因为新冠疫情,这个全球最大票仓提前实现了。

值得一提的是,2020 年虽然经历了影院经营困难、打折售卖零食饮料等一系列的举步维艰,但到了岁末年尾再一盘算,2020 年的影院数和银幕数竟然还是逆势增长的——影院数11856 家,增幅达4.4%;银幕数75581块,增幅达8.3%。因此,尽管2020 年公映的影片数量从2019 年的612 部近乎腰斩到383部,但是因为影院在、银幕在、观众也在,全年票房依然相当可观。

更加令人信心十足的是,2020年由于疫情影响,引进片的数字减少,国产片从以往几年的占比78%上升到占比84%,而国产片创造的票房,却从以往的60% 左右,上升到84%——也就是说,今年相比引进片,国产片创造了更多的票房。反观引进大片,无论是7 月诺兰的《信条》还是12 月的《神奇女侠1984》,票房并不尽如人意。全年票房排名前十的影片中,仅有《信条》一部引进片,排名第十,前九名悉数被国产电影包办。

八片齐登场,史上最拥挤贺岁档

转眼间,“史上最拥挤贺岁档”就要来了。

贺岁矩阵里,有改编自同名小说的《刺杀小说家》,《绣春刀》导演路阳新作,集齐了雷佳音、杨幂、董子健、于和伟、郭京飞等知名演员,讲述了一位为寻找女儿而接下刺杀小说家任务的父亲,是国产片中少见的将现实世界与小说世界交织展现的电影。

同样地,大鹏执导的影片《吉祥如意》,定档1 月29 日,也算是贺岁档的预演。这部影片最早曾在2020年夏天的上海国际电影节首映,反响相当不错。而影片展现的故事同样有“交织” 的成分——是职业演员与非职业演员、现实与戏剧的交织——除了大鹏和刘陆,片中演员都是大鹏东北农村老家的亲戚,电影的故事就发生在当地,素人在“演出” 自己生活的同时,被摄像机捕捉下来,成为“伪纪录片”,当生活本真与伪纪录片交织,就此产生微妙的观感。

改编作品也不少——贾玲就把自己2016 年的同名小品改编成了电影《你好,李焕英》——还自编自导自演,加上开心麻花的当家男旦沈腾,能不能就此组成一个超越“沈腾马丽” 的全新CP ?大年初一,跟着贾玲一起穿越回上世纪80 年代去看看吧。

曾经执导《无名之辈》而广受关注的导演饶晓志也将新片安排在了贺岁档——《人潮汹涌》是翻拍的日本电影佳作《盗钥匙的方法》,2012 年的原作由内田贤治导演、堺雅人、香川照之、广末凉子主演,几近完美,翻拍貌似很难超越——2016 年韩国曾翻拍此片为《幸运钥匙》,反响甚为一般。看《人潮汹涌》的演员名单,也不免有些担心:原作最巧妙的角色反差设定,莫过于赋予看起来优雅贵气的堺雅人一个邋遢的内心,又把看起来八分像威严黑帮大佬的香川照之,塑造成了生活在垃圾堆里都能理出条理来的高能宅男。要复刻似乎并不是刘德华和肖央的气质特点能够办到的。

《侍神令》由陈坤、周迅主演,这两人的CP 也十分好磕。只是影片内容同样涉及“阴阳师”,不知道这种人妖混战的奇幻片是不是还像当年两人合作《画皮》时那么流行了?又会不会被《晴雅集》的先入为主影响?《侍神令》的成败似乎是贺岁档最大的未知数。

贺岁档也是合家欢动画电影的主战场,《熊出没·狂野大陆》从去年压到今年,死守贺岁档,想必是觉得贺岁档必定容得下这么一部合家欢动画。不过,它今年倒是遇到了劲敌——《新神榜:哪吒重生》也来贺岁档分一杯羹。这部哪吒电影和当年破50 亿元票房的《哪吒:魔童降世》没啥关系,反而是《白蛇·缘起》班底的新作。不过,哪吒这个IP 也快被用烂了,不光名字里有哪吒的电影,2019 年的《罗小黑战记》也有哪吒登场。摘了丸子头的哪吒让人认不出,不知道《新神榜:哪吒重生》里的“藕饼CP”还好磕吗?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