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6日 星期四
高铁修到了爪哇岛
第68版:社会 2022-09-19

高铁修到了爪哇岛

姜浩峰

上图: 8月21日,我国出口印尼用于雅万高铁的1组高速动车组和1组综合检测列车在山东港口青岛港完成装船,通过海运发往印尼。

下图:7月25日,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总统佐科·维多多一行抵达北京,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

上图:2020年9月3日,印尼雅万高铁4号梁场进行架梁作业。

如今,中国高铁走出去,通达的第一个新起点正是印尼——从雅加达到万隆。

主笔|姜浩峰

“雅万高铁是中印尼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旗舰项目。建成后将成为印尼乃至东南亚首条高铁,极大提升印尼互联互通能力,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注入强劲动力。动车组和检测列车运抵印尼,标志着雅万高铁的运营准备迈出了关键一步。”9月6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才刚第二次亮相主持的新任外交部发言人毛宁如是说。

向毛宁提问的是澳亚卫视记者。其提到了两则新闻:一是“由中国设计制造的雅万高铁首批高速动车组和综合检测列车运抵印尼”;二是“中国海关统计数据显示,中老铁路开通9个月以来,国际货运总值突破100亿元”。该记者提到,“有评论称,这些合作凸显中国同东南亚国家共建‘一带一路’合作,为区域发展和世界经济复苏注入正能量”。

2013年9月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提出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当年10月3日,在出访东盟期间,于印度尼西亚提出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由此,共同构成“一带一路”重大倡议。也就是说,印度尼西亚是“一带一路”倡议的起始地之一。

如今,中国高铁走出去,通达的第一个新起点正是印尼——从雅加达到万隆。万隆,又是人类历史上一个载入史册的会议之举办地。1955年4月18日至24日与此举行的国际会议,史称“万隆会议”,是亚非国家和地区第一次在没有殖民国家参加的情况下讨论亚非人民切身利益之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由周恩来总理率领与会。东南亚第一条高铁通达万隆,是历史的巧合,却也极具象征意义。

与印尼同为东盟国家的老挝,原本几乎没有铁路的国度,在2021年12月3日迎来全线1022公里的中老铁路之通车运营。这条电气化铁路通车至今9个多月,货物运输已经覆盖老挝、泰国等国家和地区,“黄金大通道”作用日渐显现。

回顾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按照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署长罗照辉的说法,中国的对外援助从周边友好国家开始起步,原因在于“四邻不靖,中国难安”。与此同时,周边是中国外交的优先方向。在此基础上,如今的中国,自中共十八大以来提出建设新型国际关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及“亲诚惠容”的外交理念。中国希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实现共同发展,为此需要着力创新合作方式,打造合作亮点。而雅万高铁和中老铁路,是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所得成果,按照毛宁的说法——“中国同东南亚国家山水相连、情谊深厚、命运与共,中方愿同各方一道,坚定不移推动‘一带一路’合作高质量发展,为实现共同发展繁荣、构建更为紧密的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作出积极贡献”。

为什么是印尼

“我因为工作的原因,经常要往返雅加达与万隆之间。我想尽快体验坐上高铁的感觉呢。”9月初,万隆居民法里莎如此说道。

法里莎的梦想,渴望在2023年6月实现,根据计划,届时,全长142.3公里的雅万高铁将全线通车。9月2日,从中国青岛启运的雅万高铁首批列车到达印尼雅加达丹戎不碌港码头,包括一组用于载客运营的高速动车组和一组承担高铁线路综合检测任务的综合检测车。

印尼安塔拉通讯社报道称,印尼国有企业部副部长维尔若阿特莫德在码头披露,在今年11月15日至16日于印尼巴厘岛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期间,雅万高铁将首先开始进行试验段运营测试。印尼总统佐科·维维多还将与贵宾一起视察高铁项目,并登上开往万隆德卡鲁尔车站的检查列车。“这些抵达印尼的雅万高铁首批高速动车组列车和检测列车,是印尼今年筹备主办G20峰会的一部分。”维尔若阿特莫德说。

当两组列车运抵雅加达丹戎不碌港后,吊车将之缓缓从货轮中抬出,随后精准地放置到旁边停靠的一辆轴线车上。据《新民周刊》记者了解,当印尼朋友可以在雅加达与万隆间选择乘坐高铁之前,9月2日抵达印尼的中国产动车组和检测列车,将分批“乘坐”汽车,通过公路运往德卡鲁尔动车段。雅万高铁项目承包商联合体车辆负责人刘绍禹披露,从雅加达到万隆,公路通道地形较为复杂。“因此,在前期线路勘测的基础上,我们配备了专业运输保障团队,并制定了严谨的运输方案,确保车辆能够安全抵达。”刘绍禹说。

雅加达和万隆都位于爪哇岛。尽管面积近13.9万平方公里的爪哇岛,在有着“千岛之国”之称的印尼,只排得上第五大岛,可这座岛是印尼的政治、经济、文化最为发达的地区。雅加达是印尼的首都,人口上千万,如果加上周边大雅加达地区的人口,则以3000万计。从人口规模上来说,这是东盟国家中的第一大城市。位于雅加达东南方向的万隆,则是印尼第四大城市,且有着“雅加达后花园”的美誉。像法里莎这样因工作关系需要往返于雅加达和万隆之间的人,以及周末从雅加达去万隆度假者,近年来都在增多。“周五下午从雅加达去万隆,或者周日下午从万隆回雅加达,必定堵车,时间会从2小时增加到6小时。”法里莎说,“而如果坐火车的话,大约不到200公里的铁路线,快车开3小时左右。”

雅万高铁的修筑,当然不会跟着在刘绍禹看来是“地形较为复杂”的老铁路或者公路进行设计,而是通过打通13座隧道,截弯取直,使得正线全长为142.3公里。在这条设计时速350公里的高铁2023年正式开通运行时,预计运行时速是300公里,由此能将雅加达至万隆间的出行时间压缩到40分钟。“这时候,‘雅加达后花园’对于万隆来说,才真是名副其实啊!”法里莎说。

据印尼万隆理工学院预测,雅万高铁项目初期客流日均约4.4万人次。如果以平均票价20万印尼卢比(约100元人民币)计算,全年车票收入可达3.2万亿印尼卢比(约合16亿元人民币)。如果参照2008年8月1日开通运营的中国的京津城际高铁,预计雅万高铁建成6年后可实现盈利。而雅万高铁的特许经营权为期50年。也就是说,从经济角度看,雅加达至万隆之间是适合修筑高铁的。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如果印尼政局稳定,经济长期向好,则长期来看,雅万高铁项目可以实现较大的盈利。

早在2015年,《新民周刊》有关高铁的封面报道中就曾提到过,当时:“世界上亦仅仅只有三条高铁线路实现盈利——法国TGV的巴黎至里昂东南线、日本东海道新干线和中国京沪高铁。高铁亏损乃是一大世界性难题。”此后,也只有中国曾出现新增的盈利高铁线路。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的人口规模、经济发展水平、城市化水平、城市间距离等等,都决定着这个地方是否有必要修筑高铁。譬如美国,尽管是世界第一经济体,且以3.33亿人的规模,排名世界第三人口大国。可美国不仅幅员辽阔,且人口分布比较分散,通过民航和公路基本已能够满足出行需求。客观说,美国需要修筑高铁的地方确实不如中国多。由此也导致了譬如加州从洛杉矶到旧金山高铁项目最终下马。即使现有铁路线,譬如纽约到华盛顿这325公里的线路,凌晨发车的最低票价也要130美元,而正常时段的票价高达204—350美元。这个价格比纽约至华盛顿的民航机票来说,并无明显优势。

相对来说,印尼的情况有可以类比中国之处。领土面积190余万平方公里的“千岛之国”印尼,人口2.78亿——仅排在中国、印度和美国之后,为世界第四。而其人口又主要集中在爪哇岛。作为二十国集团(G20)成员,印尼是东南亚第一经济体,今年11月还将主办G20峰会。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来看——2021年印尼达到了4292.81美元,大约相当于中国2010年的水平。在爪哇岛上,雅加达、万隆之间修筑高铁,当是时也!

诚如央视评论所说,雅万高铁建成通车后,预计可为印尼新创造3万个就业岗位;雅加达和万隆实现资源互通,带动沿线地区打造一条“高铁经济带”。而比之雅万高铁,原本几乎没有铁路的老挝,国土面积并不小——近23.7万平方公里,可人口仅700余万。人口密度为百公里不到32人。加之其城市化水平等各方面考量,需要的是客货混跑的铁路干线。中老铁路的建设,正满足了老挝的发展要求,且未来有机会向东南亚其他伙伴国家连通。8月16日,泰国和马来西亚两国的交通部秘书就加强两国间的交通连接进行会谈。马来西亚方面就表示,希望建设一条连接泰国的高铁系统,以便连接老挝和中国。泰国方面则提议组成一个联合工作小组,研究连接中国、老挝、泰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高速铁路方案。

中国是最佳选择

9月2日,泰国《曼谷邮报》刊文称,“泰国铁路运输系统的发展是泰国政府20年发展战略计划(2018—2037)的重中之重,中泰高铁项目将有力推动泰国建成东南亚地区物流中心,助力泛亚铁路中线最终全面贯通”。

从泰国国家铁路公司(SRT)网站上,能够查询到,泰国方面的目标是在泰国北部、东部、东北部和南部建设高铁项目。中泰高铁南起泰国曼谷,北至泰国老挝边境与中老铁路接轨,形成直达昆明的大通道,是中泰两国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旗舰项目。

但也必须看到,其实泰国整个高铁发展计划,目前的总里程共约2700公里,其中1207公里已经开始实施第一阶段建设。而中泰高铁项目泰国境内全长仅250公里,里程还不到整个泰国高铁计划的十分之一。这是何故呢?

原因在于——尽管泰国与中国是友好国家,但泰国也想着一方面货比三家,一方面加快自身能力的发展。这无可厚非。2016年8月6日,泰国与日本就曼谷至清迈高速铁路项目签订合作备忘录。日本方面当时称,这是“扳回一局”。其意思是指,在印尼雅万高铁竞标中,日本新干线没有中标,输给了中国。而在泰国高铁项目上,日本“赢了”。其实,当时中国方面根本没有参与曼谷到清迈高铁的竞标。

当时媒体报道称,泰国将正式采用日本新干线技术,从2018年开始建设这条全长700公里的高铁线路。可泰国方面等来的是无法与日本在资金上达成协议。日本方面称,经过测算,曼谷到清迈线客流不足,希望以降低设计标准、降低未来高铁运行时速的方式进行建设,具体来说,将时速300公里降低到时速180—200公里。以新建铁路的标准看,时速180—200公里根本不是高铁,勉强称得上快速铁路。这样的扯皮,导致曼谷、清迈高铁迟迟无法开工。

而目前,中泰高铁曼谷至东北重镇呵叻府这250公里线路,包括6座车站,预计2026年开通。

至于雅万高铁的建设,更是越来越接近完工。“我们从中国请来了一些专家,例如灌浆专家。在隧道表面,我们进行混凝土灌浆以防塌方。”这是今年1月18日,印尼总统秘书处在社交媒体YouTube所放一段视频中,印尼中国高铁有限公司(KCIC)总经理德维亚纳所说。在德维亚纳看来,雅万高铁施工确实出现了各种困难,但来自中国的铁路建设专家与万隆理工学院的合作,解决了这些问题。譬如混凝土灌浆的做法,就是为了应对雅万高铁西爪哇省普哇加达隧道施工遭遇粘土页岩的问题。这些粘土页岩暴露在空气和水中以后,会降低其土地承载能力80%。在中国国内有着丰富高铁建设经验的团队,在印尼的施工,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顺利的。

雅万高铁是中国高铁首次全系统、全要素、全产业链在海外建设项目。在建设施工接近完成,第一批动车组和检测列车运抵印尼之际,中国中车旗下青岛四方股份公司宣布,全线采用中国技术、中国标准,应用于未来雅万高铁运行的11组高速动车组均已在中国完成生产制造。这是中国首次出口的高铁列车。列车采用中国标准为雅万高铁量身打造,最高运营时速350公里,4动4拖8辆编组,依托复兴号中国标准动车组先进成熟技术,适应印尼当地运行环境和线路条件,融合印尼本土文化,进行适应性改进,具有技术先进、安全智能、环境适应力强、本土特色鲜明等特点。回看中老铁路的运营,不少老挝万象的市民,以及农村居民纷纷成为铁路工人,带动了老挝产业结构的提升。雅万高铁建设过程中,同样,在项目开工前,不少来项目部应聘的印尼人原本是农民,对高铁建设毫无概念。中方团队采取“一带一”方式,为当地员工提供培训,直到考核合格。在目前直到雅万高铁通车的这段时间内,中方会帮助印尼培训高铁管理和运营人才,也已承诺向印尼转移高铁技术;鼓励印尼进行本地化生产。雅万高铁,是印尼发展的新起点,也是中国高铁走出去的新起点……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