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6日 星期四
摆摊作画人 这钱来得尴尬又莫名
第44版:广域/城与事 2022-09-19

这钱来得尴尬又莫名

阮鉴祥

阮鉴祥(上海,国企干部)

苏州西山石公山一处农家乐,口碑不错。老同事国兴、兰兰夫妇日前作第三次游,邀我同往。

我的一帮老战友听说,也跃跃欲试,于是五个家庭共十人,驾驶一辆别克商务车、一辆奥迪,沿高速公路前行,两个多小时即抵达目的地。

国兴兰兰选择了五日游,而我们这帮战友因为诸事缠身,于是选择三日游。先行告辞之际,国兴兰兰热情相送,并告知他们一行中,一位年近六旬的王女士身体不适,想早些返沪,本想叫出租车,却被黑车司机告知车资900元,且车况颇差,坐着不舒服,看到我们有7人座的别克商务车,想搭个便车同行。这当然没有问题,驾车的战友国强一口答应,请王女士坐在后排的三人沙发椅上,和我们两家相伴。

上海很快就到了,我们先把王女士在邻近的路口放下车,然后国强又把我等放下车,一次农家乐之旅似乎圆满结束了。

不料刚到家,便接到尚在苏州西山的国兴电话,说王女士不愿白搭我们的车,下车时悄悄地在我们的行李箱里塞了1000元钱抵作车费,请我们收讫。闻此信息,我当即表示,我们是自驾车,不是出租车,让王女士搭车是看在国兴和兰兰夫妇的面子上,岂能收钱,找到后会马上退回去。随即又为之忐忑:不告知国强他们吧,好像此钱被我私吞了;告知他们吧,又会使他俩陷入尴尬。权衡之下,还是告知为好,于是马上发微信告知他们。很快,反馈来了,国强他们都没有发现钱。于是我再次把带去的拉杆箱里里外外翻个遍,也没钱的影子。是王女士撒谎,还是我们没找仔细?这一下,大家都陷入尴尬和不安,连做晚饭都没心思了。

幸好半个小时后,国强发来微信,说重新到别克车上翻找,最终在后排沙发椅的套袋中找到了1000元钱,大家总算松了一口气。因为没有王女士的通讯录,国强通过手机微信,把1000元钱发给了仍在苏州的兰兰,请她转给王女士,并再次强调,自驾车不是出租车,更不是黑车,以后再有搭车之举,千万不要付什么车费,更不要莫名把钱悄悄塞在难以寻找的沙发背椅袋里。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