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5日 星期一
那些特别的“老年演员”们
第27版:封面报道 2023-12-11

那些特别的“老年演员”们

陈冰

微短剧《拜托啦奶奶》。

《拜托啦奶奶》凭借一段段啼笑皆非、强调温情的故事,上线没几天就迅速破圈。

66岁的演员邓婕回归荧屏,在当代都市剧《我的助理不简单》中演绎60岁职场逐梦的老年角色。

这些“婆婆奶奶”们,不管是让人恨得牙痒,还是心疼得肝颤,只要能够让观众或哭或骂,就完成了自己的工具人使命。

记者|陈冰

老年演员招募条件:

一、男女不限,年龄50—65岁,身体健康,无缺陷,头发花白,或者全白最佳。

二、热爱表演,能吃苦,敬业,可塑性强的普通人。

三、讲话清晰,记忆力好,逻辑正常,没有严重的方言口音。

四、时间可以自由调节的人最佳。

老尹是一名影视经纪人,从业十几年来,他发现近两年来大型影视剧开机量大幅减小,但是短视频、短剧的拍摄却异常红火,而且演员需求旺盛,尤其以中低价位300—1000元一天的演员需求极大。于是,他结合以前演员培训和这两年市场的实际需求,决定重操旧业,继续手把手地带老年演员。

他把招聘广告分发在各大平台上,只要提供一份无美颜滤镜的自我介绍视频,差不多就可以面试通过了。经过简单的培训,老尹迅速将这些老年演员推向市场,并自豪地宣称,片酬基本上在1000—10000元一天。

当然,老尹不是天使,作为门外汉的演员们,要想接受演技的一对一指导,必须要缴纳2999元的费用。按照老尹的说法,这只是拍摄制作演员资料和作品的费用,而且这笔费用可以在6个月内,在安排拍摄的片酬中予以扣除,如果片酬不足的话,需要补齐差价。

“正常来说的话,只要不挑活动,一到两个月内收到的费用,就能轻松把费用补齐。”老尹说,跃跃欲试的老人还真不少。

暴躁奶奶到慈祥奶奶

当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回到农村,发觉饮料过期三年,吃的馒头也长毛发霉了,感受露天厕所,喂猪抓鱼,就连上学也要步行两个多小时……这个夏天,微短剧《拜托啦奶奶》凭借一段段啼笑皆非、强调温情的故事,上线没几天就迅速破圈,4集实现播放破亿,收获7集破3亿、13集破6亿、17集破8亿的成绩。

其中扮演奶奶的演员陈秀其实是一名“老年网红”。早在2年前,她就以“暴躁奶奶”的名号在抖音平台横空出世,成为坐拥700万粉丝的大网红,被全网称作“国民奶奶”。在一系列短视频中,她眼神犀利、表情凶狠、言语刻薄,是名副其实的“毒舌老妇”,但故事的结局往往出人意料,充满温情。

比方说,故事的开始,这位陈大秀奶奶是一个嗑着瓜子,四处占便宜的凶老太太。她挑着眉、瞪着眼,对谁都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故事的前半段是陈大秀在屋檐下躲雨凶狠地挤走路人,但事情往往不简单,后半段真相揭晓,被挤走的路人是偷拍狂。这是反转剧的模式——被人误解的陈大秀面带着深藏功与名的笑意大步向前,透着一股侠女范。

只是演了一年多“暴躁奶奶”之后,她背后的MCN机构发现反转故事的数据开始下降,于是马上将账号改为“我和我的奶奶”,讲述祖孙之间充满温情的故事,再一次精准踩中流量密码。

由于签约了MCN公司,首先由团队完成短视频制作的前期工作,确认剧本后再与陈秀进行讨论,确认最终版的剧本。“每次拍摄日到公司后,有化妆师为我化妆,随后会根据当天拍摄的内容,选择外景。”她说,和年轻奋进的团队成员一起工作,她感觉充实励志,也很开心。

其实,陈秀逐梦演艺圈的梦想从小学就开始了。陈秀的老家在长春,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班里组织了一场小歌剧表演,老师安排她当主演。这次演出对陈秀触动很大,她从此爱上了表演。由于演节目时表现好,她成为学校里的文艺骨干,中学毕业后,16岁的她进入长春话剧团,开始学习话剧表演。后来由于种种原因,陈秀进入长春教师进修学校学习,毕业后成为一名小学老师,主要教授音乐、舞蹈等课程。

真正开始成为演员反而是她退休之后。她在62岁的时候进入青岛艺术专修大学,系统地学习了表演,并参加了老年影视团,开始参与表演。从最初的群演开始,慢慢变成配角乃至主角。

因为热爱表演,她特别爱钻研演技,每次演出都全情投入。每一次演出,都能快速入戏。一场哭戏,她10秒钟就能让眼泪夺眶而出。想想曾经的某顶流女演员,演哭戏怎么也哭不出来,后来只能勉强靠眼药水凑数,惊得旁边的影帝刘德华一脸老人问号。

拍一条视频并不容易。陈秀介绍,短短几十秒视频,有时要花半天时间拍摄,只为拍到最佳的效果。“在展现故事情节的同时,还要将情绪表达到位,才能引起更多人的共鸣。”陈秀说,即便只是一些小配角,她也乐在其中,对待每一场演出都百分之百地付出。吃苦耐劳的陈秀也因此颇受剧组欢迎,让她有了不少和知名演员搭戏的机会。

有开心、有成就、有难题、有瓶颈,回顾过去的几年,陈秀对这份工作最大的感受就是“充实”。“团队里的每个人都把这份工作当做兴趣在做,这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也会有压力很大的时候,也会有不顺利的时候,但如果哪天真不做这行了,我心里肯定会不舒服,而且不做这个,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陈秀坦言,她感觉自己活得比年轻人更年轻:“人不管多大年纪,永远拥有选择生活的权利和发挥自身价值的能力,应该让自己在有限的生命里绽放光彩,让自己的工作变得有价值。要活得自在,不留遗憾,这就是我们老年人向往的生活。”

尽管孙子孙女在外地生活,但他们都时刻关注着奶奶的账号,还会把自己了解到的社会现象与陈秀交流。“人不接触社会,身体和思想会老化得很快。”陈秀说通过拍摄短视频,她看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通过小小的屏幕,将善良、真诚与爱等人性的光辉展现出来,去化解社会中的冷漠、戾气,这是陈秀觉得最为欣喜与感动的。

情绪价值的道具

与陈秀热爱表演,终成“顶流”相比,老尹手下的王萍则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进入了老年演艺圈。

70岁的王萍出生在四川一个偏远的山村,家里兄弟姐妹5人,经常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她童年记忆中最温情的部分就是妈妈去赶场的时候,会带回来一袋小饼干,她可以放肆地大吃一顿。因为是家里的老大,所以她几乎等于半个妈,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照料弟弟妹妹,也养成了火爆泼辣的性格。

家里没钱让孩子们都读书,聪慧的她早早辍学在家,16岁的时候就被媒人说给了村子上的一个棉花匠。她开始帮着老公弹棉花。由于一胎二胎都没能“光宗耀祖”,她彻底失去了老公短暂的温存和整个家族的支撑。老公开始频繁在外面找能够给他生儿子的女人,回到家稍有不顺心就对她一顿打骂。

老公身材矮小,但因为常年弹棉花,臂力惊人,经常把她打得皮开肉绽。她也不是一味地忍让,也会和老公对着干,就这样,两人打架成了村子里见惯不怪的家常事,她在生活中也愈发充满了戾气。

后来,女儿到成都工作,结婚生子,她就赶紧脱离那个生不如死的家来帮女儿带孩子。因为生活的磨砺,她看着就是一副凶巴巴、非常不好惹的样子,再加上说话嗓门大,遇事会不管不顾地撒泼打滚,简直就是“恶婆婆”的完美人选。刚好女儿的朋友在拍摄短视频,需要这样一位工具人,王萍就这样被赶鸭子上架了。

按照她的话说,剧情里那些耍横的情节她根本就不需要去演,完全是过去几十年生活的自然流露。演得多了,她就发现“恶婆婆和好媳妇”是屡试不爽的流量密码,可以无限复制出各种反转反转再反转的剧情。

如果受众是年轻的女性,故事就是塑造媳妇的委屈和可怜。总之婆婆演得越恶,最后遭到的“报应”越强烈,观众就越觉得解气。“我们就是一工具人,让手机前面的她们发泄一下现实生活中的坏情绪。”

王萍不介意自己的荧幕形象如此不得人心,“我又不是明星,演戏可以赚钱,哪点不好嘛。我们这些没文化没技能的老年人,这把年纪了,到社会上除了捡垃圾,还能干啥子?”因为王萍演戏放得开,找她的剧组越来越多。

她不但参演短视频,还加入了直播大军当中。没错,就是那种在直播间演戏的直播电商。以往主播们掬一把泪说自己贴钱送福利给粉丝的剧情已经不适合飞速发展的直播电商了,或者说粉丝们已经不买账了。

现在的直播,演员们比短视频中演得还要夸张,剧情还要离奇一万倍。早年韩剧的车祸、失忆、白血病三件套被编剧们熟练地运用到直播间,大家也不追求剧情合理,逻辑自洽,只要能够留住观众并最终下单就是王道。就像港剧开头总是会标明:本剧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直播间也注明了“虚构剧情”,但沉醉其间的观众还是会不由自主地被演员浮夸的表演带动,忘记了这不过是一场想让他们掏腰包的真人秀。

互联网让大家的记忆只有三秒钟。大家根本不在意上一秒还失忆的儿子忽然间啥都记起来了,上完链接下一秒又变傻了。反正沉浸在那个气氛里,动下手指就能快意恩仇了,这样的及时行乐让人浑身舒爽。

不管是“恶婆婆”还是“好婆婆”,抑或是“可怜奶奶”“慈祥奶奶”,在风起云涌的微短剧世界里,只要立住人设,就能收割巨量的流量。而这些“婆婆奶奶”们,不管是让人恨得牙痒,还是心疼得肝颤,只要能够让观众或哭或骂,就完成了自己的工具人使命。

“奶奶”们经常会收到粉丝发的私信,某种程度上,她们变成了一个树洞,让粉丝得以在此毫无保留地倾诉自己的遭遇。当然,“奶奶”们也非常愿意以过来人的身份和她们分享自己的人生经验。她们希望自己的温情回复能够给粉丝带来一丝慰藉。在这一刻,她们不再是微短剧里的工具人,而是现实生活中真真切切的奶奶。

“通过留言互动,让我感觉仿佛是在和自己的奶奶相处,轻松又治愈。再平常不过的话语,从老一辈人口中说出来,就有了共情的力量,引发我对家人、家乡的思念。我想,这就是一种陪伴感和归属感吧。”这位网友的点评表达了很多人的心声。

“银发主角”年轻态

相比混迹在微短剧里的非主流演员,现在许多让观众耳熟能详的老演员也开始纷纷出现在短视频、影视剧中。

近日,66岁的演员邓婕回归荧屏,在当代都市剧《我的助理不简单》中演绎60岁职场逐梦的老年角色。这部聚焦银发一族“重返职场”的老年题材剧,无疑是很新鲜和超前的,当然也引发了不小的关注度。

剧中,邓婕与角色的适配度非常高,不少观众认为邓婕是本色出演。演过《红楼梦》中的王熙凤和《康熙微服私访记》中的宜妃等角色的邓婕,留在观众印象中的就是性格外放、泼辣“社牛”的感觉,新剧中的吴敬芳兼具智慧稳重、生机勃勃,完全区别于一般老年人物形象。

吴敬芳是得力的助理,干活积极主动,从不闹情绪,能很好地与任何刁钻的客户沟通,还经常照顾、鼓励年轻的女老板姜甜,这位“60岁的职场新人”带来的是岁月沉淀的丰富经验,还有人们对理性工作伙伴的完美期许。

实际上,最近几年的影视剧中,老年人角色发生了很大变化,老年人不再是疾病、弱者的代表,他们开始寻找职业理想,重新思考自己的爱情与婚姻,考虑如何过上全新的人生。今年6月上映的倪大红和惠英红主演的电影《我爱你!》,就上演了一出让人心动的老年爱情。男女主角是一对空巢老人和拾荒老人,他们冲破各种生活的无奈,不顾一切地谈了一场令人心动、直到生命尽头的恋爱。老年人也可以像年轻人一样为爱悸动、甜蜜和幼稚,这样的“爱不老”主题很感染人。

今年老年题材电视剧《外婆的新世界》同样非常亮眼。剧中闫妮饰演的孙玉萍一辈子为家庭牺牲自我,到了老年阶段,她不再纠葛于家庭、养老、疾病之中,而是选择“离家出走”展开公路旅行,去经历大千世界,去感受自我的存在。这部剧很容易让人想到现实生活中那位自驾游的58岁阿姨苏敏。人们在她的身上看到了女性的另一种可能性,不再是围绕家人和孩子团团转的家庭主妇,不再是被嵌在“家庭”这座机器上的一颗不停忙碌着的螺丝钉。

我们会发现影视剧中的“银发主角”有着更多元的形象和生活态度,他们不服老的年轻态趋势,打破了人们对老年人的刻板印象,再现了当下中国现实社会中老年人的生活百态。微短剧的创作者们,是不是也可以从微短剧中的人设窠臼跳脱出来,再给老年演员们打开一扇新的窗口?(本文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