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5日 星期一
“少子高龄化”危机
第31版:广域/观察家 2023-12-11

“少子高龄化”危机

刘迪

在新时代,面对“少子高龄化”危机,也许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制度创新。

刘迪

似乎这些措施并没有缓解“少子高龄化”趋势。

近来日本大学应届毕业生成了世界最幸福的人。因为他们每人都手握几个企业“内定”,分分秒秒准备炒了那些苦苦等待他们的公司。2023年6月1日,日本15岁以下人口为1429万,同比减少308000人(同比减少2.11%),而75岁以上人口为19868000人,同比增加763000人(同比增加3.99%)。由此可见,在未来一段时期内,日本社会劳动力缺乏现状不会改变。

“少子化”是出生率下降,“高龄化”是人口结构中老年人口比例增加。日本总人口数在2010年达峰值12805万后一路下滑。据日本总务省估算,至2060年日本人口将降至峰值的2/3。目前日本已遭受“少子高龄化”困扰。许多工厂招不到人而关门大吉,便利店则因缺少人手而缩短营业时间。观光旅游业也因人手不够叫苦连天。出租车界则到处打广告,宣称提供的收入不低于大企业工薪族。

关于“少子高龄化”问题,迄今为止日本社会的探讨主要围绕3个角度展开。一是原因探究,二是如何看待,三是怎样应对。

2023年,日本未婚人口总数为3279万,其中男性终身未婚率为28.25%,女性终身未婚率为17.85%。为什么如此众多人口“终身未婚”?一般认为包括社会经济变化,个人价值观的转变以及日本独特的文化背景。

为什么年轻人不再关心婚姻甚至恋爱?2006年,日本专栏作家深泽真纪发明了一个流行词“草食男”。她用这个词形容那些并非缺乏恋爱机会但却对恋爱不积极不主动,对“肉欲”淡漠的男性。但这仅是现象概括,至于“草食男”背后的生成原因,有关专家众说纷纭。

社会学家山田昌弘在《少子社会》中指出,男性收入相对低下导致他们不婚或晚婚,这是出生率下降的原因。经济学家大西广在其新著《“零人口”的资本论——持续不可能的资本主义》中说,“劳动者贫困化是人口减少的根本原因”。因此,必须摆脱“资本主义文明”,才能避免“日本民族消灭”。

长期以来,日本社会一直高度重视“少子高龄化”问题,舆论强调“少子高龄化”对社会整体的危机,呼吁政府、社会采取积极措施予以应对。事实上日本政府也是不断加强相关措施,如资助增建儿童保育设施,提供儿童津贴,减免儿童医药费,减免育儿家庭税收,延长产假时间,提供出产补贴等。此外日本政府还建了不少老年活动设施,确保老年人的健康及疾病预防,鼓励老人继续工作,参加社会活动。

但是,似乎这些措施并没有缓解“少子高龄化”趋势。事实上,这个趋势是如此强大,以至于政府或社会迄今为止的努力都是杯水车薪。但如果我们跳出“少子高龄化危机论“或”人口增长幸福论”这样一种二元对立的思维,或许我们可以找到一个新的解决办法。

日前读伊利亚金·奇斯列夫(Elyakim Kislev)的《单身快乐》,他从个人幸福的角度探讨终身未婚问题。伊利亚金·奇斯列夫是以色列希伯来大学公共政策学院教授,他在这部著作中探讨了全球单身却幸福的男女,表达了对未来社会的乐观解读。

日本经济学家高桥洋一在其新著《未来年表 人口减少危机论的谎言》中,否定了人口减少将造成危机的论点。他说那些整天叫嚷人口减少危机的人都是公务员。高桥认为只要采取恰当的金融政策,完全可以让那些非劳动人口转化为劳动人口。高桥还强调,只要制定非婚男女的“婚外子”制度,日本出生率将会上升。

在新时代,面对“少子高龄化”危机,也许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制度创新。

[发自东京]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