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0日 星期六
公交行路究竟难在何处
第41版:社会 2023-12-11
行业现状调查

公交行路究竟难在何处

姜浩峰

911路诞生于20世纪90年代,开行过上海“梧桐区”。摄影/王哲

上图: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商丘古城,因公交停运事件而火上了头条。

下图: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公交总站,整装待发的公交车。

下图:伴随着“当当”的报站声,保留着“小辫子”,复古涂装的上海20路新能源公交车。

商丘公交停运风波其实并没有造成真正的城市公交停运。但其透露出的运营亏损,很能说明公交行业遇到的问题。

主笔|姜浩峰

“今天是凌晨3点下班,我跟他们上班时间相反的。我上班的时候他们下班,我下班的时候他们上班。”11月20日22点45分许,陈师傅从福州金山浦上公交枢纽站驾驶夜班2号线出发了。他似乎习惯了这样的状态。“人生原本就很嘈杂,难得清静。也就晚上最宁静——除了这两只眼睛,开车开得有点熊猫眼之外。”

这是陈师傅驾驶福州夜班2号线的最后一个班次,也是福州夜班2号线这条线路的最后一班车。接下来,陈师傅可能告别熊猫眼的岁月。而早在11月16日,福州市道运中心就对外发布消息称,11月21日起,203路、7686福山郊野公园公交专线停运;88路、地铁接驳6号专线调整走向。22日起,终止运营夜班1号线、夜班2号线。这两条线停运后,福州将没有通宵运营的公交线路。

福州的情况,很大程度上是城市公共交通之优化的体现。这种优化,在包括京沪穗等一线城市也经常进行。但凡有线路客流显著下降,或者遇到诸如有新增地铁开通运营等,就会在征求市民意见后调整线路。比如福州夜班2号线的撤销,据司机陈师傅说,很大程度上与福州火车站列车到达时刻调整有关。因为夜间到达列车显著减少,陈师傅和他的同事们有段时间经常驾驶没有乘客的公交车在线路上跑。

调整线路的办法不局限于撤并,也会有新增。比如今年7月,上海新增宝山39路。据久事公交集团透露,开行此条线路,主要是为了方便宝山区大场镇区块的居民出行。

但综合全国各大中城市的情况看,近年来,不少地方公共汽电车客流确实存在大幅下滑,为此,10月8日,交通运输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公安部、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自然资源部、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华全国总工会印发《关于推进城市公共交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15项政策举措。其中涉及完善城市公共交通支持政策、夯实城市公共交通发展基础、加快落实城市公共交通用地综合开发政策、加强从业人员权益保障、加强组织实施保障等五方面内容。

多地多线关停

至停运为止,福州夜班2号线整整运行了15年。在这条线路上跑了十几年的陈师傅自己也说,确实到了“说再见的时候”。

“那一天,我听说有不少火车停了,就知道距离我们夜班2号线停掉的时间不远了。”陈师傅说,“本来夜班2号线的车子停到火车站站,因为深夜有火车到站的缘故,带来客流,公交站台上都是人。因为火车班次调整,突然公交站台空荡荡的了。因为没有客流了,就没什么必要再开了。”而前几年的情况并非如此。当时,因为列车时刻表安排的原因,至深夜仍有不少客流从福州火车站出来,不仅公交车客流满满,甚至还带来了这一片区域的繁荣。比如有代驾曾经跟着陈师傅,并告诉他,自己就是跟着夜班2号线的线路走,寻觅生意。而随着列车班次的调整,在最后一班夜班2号线开行的时候,陈师傅能够认出的老乘客,只剩一位。“他固定坐这班车有十来年了。每次要到开第二个循环的回程时上车。”说话间,已是11月21日凌晨1时58分许,那名老乘客果然在站台上守候,可以说是如约而至。

毫无疑问,未来,这名乘客得想其他办法出行,他与陈师傅很难再经常遇见。可对于福州市民来说,总体上受到夜班2号线等停驶的影响有限。“15年前,夜班1号线、2号线的开行,使得福州成了福建省唯一一座24小时都有公交开行的城市。”福州市道运中心相关人员称,“因2023年以来两条通宵公交夜间客流稀少,为了节约及更加合理配置公共交通资源予以停运。”《新民周刊》记者了解到,受到福州几条公交线路的停运影响的福州市民屈指可数。而福州当地媒体在积极报道这些线路停运的过程中,大多融入了许多温情画面。毕竟,这些线路曾经陪伴过不少福州市民度过往昔的岁月,如今停运了,从情怀的角度看,是值得一记的。但探看前路,这些线路目前确实没有再开行的必要。

而对于有些城市来说,公交线路的变更,或者停运,引起的却是轩然大波。比如河南商丘公交今年2月23日上午8时40分在网上发出通告宣称,自3月1日起全市公交停止运营。商丘不是一座小城市,作为河南省辖地级市,商丘拥有七百多万常住人口,光火车站就有商丘站、商丘南站、商丘东站三座。这样的城市规模、人口数量,放在欧洲绝对堪称大城市。很难想象其竟然准备全市公交停运。而据商丘公交公司发布的通告显示,停运原因是“受到疫情冲击、国家新能源补贴政策的调整、财政补贴不到位等多种因素叠加影响,导致目前我公司亏损十分严重,经营异常困难,员工工资、社保金拖欠,无力支付,车辆充电电费、车辆保险等无资金购买,已经无法继续承担老百姓出行的公益性事业和民生工程”。

在商丘公交公司发文之后,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网信商丘”立即回应称,“商丘市公共交通有限公司是由2006年改制的民营公司,负责运营商丘市市区公共交通,市财政一直按约定予以补助”。这句话显然有反驳商丘公交公司的意思——首先昭告天下,所谓的“商丘公交公司”目前并非国有企业,而是民营公司,只不过在接受政府财政补贴的情况下负责商丘市区公共交通的运营,而政府财政补贴并没有不到位!但接下来,“网信商丘”所言,似乎又道出了另一番情况——“受疫情影响,该公司经营确实遇到了困难,市政府工作组已进驻,将依法依规查明情况,进一步纾解困难,确保市区公共交通正常运行”。紧接着,不出一小时,商丘公交公司就删除了公交停运告示,并贴文道歉,表示将克服困难,确保公交不停运,不影响公众出行。还有关键一句,“此前发布的公告对社会造成的不良影响,深表歉意”。

“对于老百姓来说,我们并不知道商丘公交是民营还是国有!”一位接受《新民周刊》采访的商丘市民如此说道,“在商丘公交宣布停运的时候,我们大都认为公交公司是国有的,我们商丘一些网络平台,有不少朋友在出主意,甚至有人要给公交公司捐款,希望能够确保商丘公交的正常运行。可哪知道突然又看到‘网信商丘’的通报,才知道打着‘商丘’名义并全城运行的公交公司,竟然是民营的。这个似乎不妥当!如果真改制成民营的,就不该直接用我们行政区划的名称作为公司前缀名!”

商丘公交停运风波其实并没有造成真正的城市公交停运。但其透露出的运营亏损,很能说明公交行业遇到的问题。比商丘规模大许多的天津,亦出现类似问题。据主营车辆空调业务的松芝股份披露,2022年天津公交集团营业收入降至5.9亿元,净利润亏损额扩大至近7亿元,资产负债率上升至100.38%。9月18日,天津市财政局拨付给当地国资委7亿元专项用于增强公交集团资本实力。按预算项目绩效表要求,这笔7亿元于5天内拨付给天津公交集团,以解燃眉之急。类似的情况还有湖南衡山县和双峰县公交公司在9月份分别宣布全城公交停运。之后,横山县的公交公司和该县交通局回应表示,政企双方已经协商好,公交不会停运。

还有的地方遇到公交停运问题,靠本地地方政府已经无力托举。比如保定,于7月陷入多条公交停运的困境。7月19日,保定公交公司发布《关于运行18路、7路的通知》。之所以保定18路等线路得以率先恢复运行,很大程度上来自省会石家庄驰援了50辆公交车。

该怎样算大账?

一些数据能说明公交行业遇到的问题之关节所在。交通运输部的数据显示,全国城市公共汽电车客运量最高峰是在2014年,为781.88亿人,之后连年缓慢下降。受疫情影响,2020年客运量骤降至442.36亿人,同比减少36.1%。2023年上半年,公共汽电车完成客运量198.7亿人,低于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

“客运量大幅下滑,是造成公交企业营收减少的主因。”国家发展改革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研究中心主任程世东最近也曾对媒体表示,此外,各地城市公交长期执行超低票价,公交价格几十年不变,偏离运营成本,也进一步加剧了经营困难。

在整体客流下降的同时,一些地方之所以下滑的速度更快,与本地地情也有很大关系。以保定与石家庄作比较,两地人口数量相当,但保定的城区人口为189万人,仅占全市人口的不到两成;而石家庄城区人口达440万人。即便石家庄的人口密度,也仅仅使得其公交的车均年客运量与全国平均水平相当。

对于保定来说,愈加雪上加霜的则是2015年的一次换车行为。在保定公交出现停运以后,保定公交公司网站2015年10月26日发布的一篇《圆梦随笔》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该文称,2015年3月,保定公交公司在一场班子会上提出“车辆置换的方式引进纯电动公交车”的企业发展构想。而实际上,2015年底,在保定首批纯电动公交车上线仪式上,保定公交总公司有关负责人曾介绍称:“近年来,保定市‘绿色’公交发展迅速。2012年,保定市购入594辆天然气新能源公交车,实现公交‘油改气’;2015年计划购入651辆纯电动公交车,实现公交‘气改电’,以此完成公交车辆整体置换的第二次革命。目前,611辆纯电动公交车已全部到位。”

值得注意的是,与一些城市花大价钱进行公交车升级换代有所不同,保定首批纯电动公交车的购置并没有巨额的开支。《圆梦随笔》披露:“总公司经过无数次与各级领导及客车生产厂家反复沟通,完成了购置纯电动公交车的资金国家补助一部分、省里补助一部分、其余部分由我们现在使用的燃气黄海公交车冲抵的车辆置换思路,购置和置换了591部纯电动公交车,实现了保定公交‘气改电’运力升级的飞跃。”

该文还自我分析称,完成这样一场免费“革命”,让保定公交公司拿下了行业里的多个第一:行业内第一家用“置换”方式购置纯电动公交车的公交公司;行业内第一家不用当地政府的投入、不用企业的投入,一次性购进近600辆纯电动公交车的公交公司。然而,这批新能源车仅仅运营了5年,就因为事故不断而彻底退出历史舞台——与相关法律规定的公交客运汽车强制报废年限13年相距甚远。尽管这批近600辆纯电动车本身的添置没花什么钱,可之后添置其替代品,以及对这些车辆进行报废,都不再有“免费午餐”。国内某客车行业人士向记者分析,保定公交在这件事上算错了账,栽了跟头、吃了大亏,所以之后再购置纯电动车时,改换其他品牌了。记者从保定公交公司网站2022年7月15日披露的一份财务报表上看到,2022年上半年,保定公交净利润亏损6600余万元!

国家发展改革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研究中心主任程世东则认为,保定的案例是个警醒!“随着新能源公交车动力电池陆续进入淘汰、更换阶段,不少公交企业经营负担随之加重。对此,《意见》首条便强调落实运营补贴补偿政策,就是要通过注入‘真金白银’,护航公交健康发展。”程世东说。

撇开保定公交在车辆购置方面栽的跟头不谈,为何多地公交出现了停运、缩线等问题?当然不仅仅是新能源车进入更新换代周期一个原因。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聂日明分析认为,在各城市公交效益整体下滑的情况下,人口密度越小的城市,公交行业亏损的可能性越大。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持有类似观点。顾大松认为,人口少的城市其客流量支撑不起公交车这样的集约化运营,公交公司的收益自然会减少,而公交公司主要收入来源就是客票。“再加上政府补贴一般是根据客运量来调整的,运量小补贴就上不去,这样进一步导致了公交运营亏损,所以很多时候不是公交公司自己努力就能避免的。”顾大松说。

公交没有驶入死胡同

在保定公交陷入停运之际,曾有司机抱怨说,一趟车跑下来,九成乘客都是刷老年卡的。言下之意,公交公司很难通过车票收入赚钱。但同时,该公司员工也提到,公司目前的九成收入来自地方财政补贴。如果地方财政较为宽裕,补贴及时到位,则公交公司是能够正常运行的。

其实,即便是在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也遇到类似的情况。在上海来说,随着地铁里程的进一步延伸,一些公交车并线、缩线。而平时,特别是在非高峰时段乘坐公交车的,以老年退休群体为主。11月30日下午,《新民周刊》记者在曹杨路兰溪路站乘上一辆740路。自地铁14号线开通以来,2022年12月,740路与950路合并,继续以740路的名义开行。然而,与过去走武宁路、曹安路直至江桥镇不同,合并后的740路承载了过去950路绕行真光新村的“传统”,由此,增加了自曹杨路兰溪路至曹安路万镇路的时间。车上两位老人如此对话——

“阿拉退休工人时间不值钱,公交车比乘地铁划算!”

“哪能划算啦?”

“不仅仅是票价便宜。740站头就在我家小区门口,很方便。如果是乘地铁,跑到地铁站还有老长一段路呢!”

长期关注上海公交发展、自称公交爱好者的余闻,开设有微信公众号“余闻iBus”。在他看来,随着上海地铁里程的延伸,公交线路隔三岔五进行微调是必须的。“公交要顺应时代发展不断变化,主要是根据客流变化、公交内部管理变化而变化。”余闻告诉《新民周刊》记者,“但一些公交线路的‘撤并缩拆改’,是否该做更多、更深入的调查研究?作为一名乘客,同时又是一个公交迷,我感觉有些线路新辟以后,运营状况并不理想,又不得不在短期内撤并,是相当无奈的。”

在余闻看来,以上海为例——轨道交通日益发达,“地铁为主、公交为辅”已势不可挡。但公交并没有驶入死胡同。“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应该尽量确保地铁站点配套公交枢纽建设,即为便民之举。”这一点,目前做得较为出色的是苏州——该市市区轨道交通站点100米范围内,公交站点覆盖率已达100%,286个社区、77所学校等实现了定制化公交接驳轨道服务。

就《意见》来看,已经在布局完善政策、夯实公交发展基础等等的情况下,要求促进公交服务提质增效。亦即“鼓励发展微循环公交服务,根据客流需求应用小型化公交车辆”。还有“支持城市公共汽电车企业充分利用运力资源,开通通勤、通学、就医等定制公交线路。优化定制公交管理流程,提高办理效率”等。

“目前公交企业普遍经营业务单一,非主营业务开展较少,难以对公交业务形成真正有力的反哺。”程世东认为,公交企业也应提升自我,通过吸引增加公交客流和多元增收等方式完成破题。记者了解到,目前,诸如山东滨州等地,正在尝试非急救转运服务、农村客货邮融合服务等。滨州已建设126个客货邮融合发展服务站点,开通17条客货邮运营线路,6辆城乡公交直达17个邮政支局,8辆城乡公交车经过的中间村和公交末端村的快递邮件由公交车直接投递,实现全县109个社区物流快递全覆盖。

从《意见》来看,无论是加强从业人员权益保障,还是加强组织实施保障,从国家层面对推进城市公共交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期许,主要担子还将落实到各个城市——在对各城市公交行业建立评价机制的过程中,将纳入“城市公共交通企业职工工资收入水平”等评价体系。而如何保证公交职工队伍收入稳步提升,让公交行业留得住人,除了政府补贴以外,更重要的问题还在于提升经营水平,创造出更好的符合时代特点的经营方式……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