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8日 星期一
摆摊作画人 这钱来得尴尬又莫名
第44版:广域/城与事 2022-09-19

摆摊作画人

周忠华

周忠华(安徽芜湖,国企职工)

前年夏天,我到皖江菜市场买菜。

菜市场北入口处人声鼎沸。“这里不能摆摊,你都把路口堵住了,赶紧移走!”人群中一位戴红袖章的市场巡查正在大声地训斥着什么人。

“我马上走,马上走,这幅画画完了就走。”一个男子赔小心地连声回应着。

我仔细瞧,但见火辣辣的太阳底下,摆摊的男子光着头,光着上身,令人触目心惊的是他双肩以下没了臂膀。只见他口中含着一枝毛笔蘸着面前颜料瓶中的颜料,认真地在纸上画画。画摊前的铁盒里,有零零散散的纸币和硬币。快完成的这幅画,是用花鸟鱼虫组成的横幅字画,虽然笔力不够精到,但却在朴拙中透着浓浓的生活气息。

我掏出5元纸币,放入铁盒。正准备离开,男子突然叫住了我:“等一下!”

“哦。”我一愣神。

“那边纸盒里的画你自己选一张吧。”男子道。

我的心里一热——我把他当做了乞讨者,而他却以一种坚强的自力之态为自己谋生活,不禁令人肃然起敬。

市场巡查在旁催促:“快走吧,再不走我可要掀摊子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热浪似乎又高了一波。

一位买菜的热心大妈发声道:“大家帮他移下画摊,不要堵了路就行。”

果然,众人拾柴火焰高,人们有序地帮男子转移摊位。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说话很冲的市场巡查也加入了其中。

回到家中,我拿了一顶单位发的草帽,取了两瓶苏打水折返到菜市场。“师傅,水和草帽送给你了。”

“不用,不用。”男子连声推辞。

“没事的,你收下吧,这天太热了,要注意防暑呀!”我一再坚持着。男子眼神里充满了感激,终于收下水和草帽。

画摊移到了阴凉处,菜市场北入口处,人们秩序井然地进进出出。

我离开的时候,男子仍在用嘴作画,一笔一画都颇为不易。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