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8日 星期四
世界的期待:中美校准方向
第13版:封面报道 2023-11-27

世界的期待:中美校准方向

姜浩峰

11月1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旧金山斐洛里庄园同美国总统拜登举行中美元首会晤。

11月15日中午,美国旧金山郊外的斐洛里庄园,习近平主席结束同美国总统拜登的晤谈,出席拜登总统举行的宴会。这是拜登在手机上展示1985年习近平在担任正定县委书记时访问旧金山的一张照片。

1985年习近平在担任正定县委书记时访问旧金山时的留影。

2018年2月2日,在美国纽约举行的文化交流活动上,来自北京的小学生教纽约梅德加·埃弗斯学院预备学校的学生练习中国书法。

11月15日晚,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旧金山出席美国友好团体联合举行的欢迎宴会。这是宴会开始前,习近平会见飞虎队和史迪威将军后人及鼓岭、艾奥瓦州、华盛顿州等方面友好人士代表,同他们亲切交谈并合影留念。

从2022年于印尼巴厘岛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到2023年旧金山之会,时隔一年的两次中美元首之会,是否富有节奏地为中美关系校准了方向?

主笔|姜浩峰

国家主席习近平于11月20日与法国总统马克龙通电话。双方主要谈的是即将到来的2024年是中法建交60周年——该如何传好历史的接力棒,坚守建交初心、赓续传统友谊,推动中法关系迈上新台阶。马克龙更提及对今年4月的访华之旅记忆犹新。从新华社的报道来看,中法元首还就巴以冲突交换了意见。

同在11月20日,习近平主席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分别向中俄执政党对话机制第十次会议致贺信。中国最高领导人在信中提到,“百年变局加速演进,世界进入新的动荡变革期”,在这样的情况下,2024年将迎来中俄建交75周年。双方也都提到如何推进中俄执政党对话机制“展现大国大党责任担当”,以“为促进新时代中俄关系不断发展、维护国际公平正义、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更大力量”。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最高领导人此番连续的外交举措,正值赴旧金山举行中美元首会晤并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三十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后回到北京之际。

此前,在旧金山,当地时间11月15日,中美元首在斐洛里庄园举行会晤,举世瞩目。会晤之后,当地时间11月17日,在旧金山莫斯克尼中心举行的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习近平发表题为《坚守初心 团结合作 携手共促亚太高质量增长》的重要讲话。

从2022年于印尼巴厘岛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到2023年旧金山之会,时隔一年的两次中美元首之会,是否富有节奏地为中美关系校准了方向?

“作为亚太地区领导人,我们都要深入思考,要把一个什么样的亚太带到本世纪中叶?如何打造亚太发展的下一个‘黄金三十年’?在这一进程中如何更好发挥亚太经合组织作用?”习近平在APCE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发出的此言,与此前的中美元首会晤,引起了多国人士之重视与肯定。新华社的报道显示,同属亚太国家的印度尼西亚,其印尼大学国际政治问题专家伊尔万夏说,作为拥有先进产业和技术的两个大国,中美之间的健康合作决定着世界供应链的健康走向。“世界各国期待中美之间充满活力的合作。”美国库恩基金会主席罗伯特·劳伦斯·库恩指出,美中双边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世界的和平与繁荣有赖于稳定、强大、具有前瞻性、互利共赢的美中关系。”

在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斯蒂芬·欧伦斯等看来,“中美关系早已超出两国关系范畴,对世界的和平稳定、繁荣发展至关重要”。而11月20日的中法、中俄互动,似乎某种角度在印证着什么……

第二次的表态承诺

当地时间11月15日中午,习近平主席结束同美国总统拜登的晤谈,出席拜登总统举行的宴会。在旧金山斐洛里庄园宴会厅璀璨的灯光下,拜登掏出手机请习近平看,问道:“您认识这位年轻人吗?”

“认识啊,这是我38年前。”习近平主席说。

原来,拜登在手机上展示的是1985年习近平在担任正定县委书记时访问旧金山的一张照片。

“您一点都没变!”拜登总统说。

现场顿时响起一阵欢笑声。

在轻松友好的气氛中,两位领导人一起步入宴会厅。

在此次旧金山之行期间,习近平亦主动当众提到过这张照片。在当晚举行的由美国友好团体联合举行的欢迎宴会上,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时就曾说道:“1985年我第一次访问美国,就是从旧金山入境,我对美国的第一印象来自旧金山,至今还保存着一张在金门大桥的留影。”

38年后重访“旧”地,显然,中美双方都关注到了这张当年的金门大桥留影。

中方提及这张留影,与在美国友好团体联合举行的欢迎宴会之前会见飞虎队和史迪威将军后人及鼓岭、艾奥瓦州、华盛顿州等方面友好人士代表等等,构成了一幅引人注目的、富有历史感的、多层次多角度的中美友好画卷。

而美方由总统拜登提及这张照片,不仅令中美元首会晤的氛围显得更为轻松愉快,也显示出美方对中国元首的一种尊重与欢迎。

从新华社的报道可以看出,在当地时间11月15日上午举行的中美元首会晤时,在这一事关中美关系的战略性、全局性、方向性问题以及事关世界和平和发展的重大问题之会之际,拜登提到了去年的巴厘岛中美元首重要会晤。然而,自巴厘岛重要会晤之后,中美关系并没有展现出应有的稳定向好之势。11月17日,在参加《新民周刊》谈话直播节目“周周嘎3胡”《元首会晤后的中美,走向何方?》时,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美洲研究室副主任柯静副研究员就曾提到,中美巴厘岛之会后,今年以来,在美国曾出现所谓的“流浪气球”事件。“这一事件发生之后,其实中美关系是经历了一定的动荡和波折的。”柯静说,“在这之后,近半年以来,中美究竟走向何方,不仅是中美两国所关注的问题,也成为了世界各国所瞩目的问题。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我们看到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之前,中美元首能够顺利地进行会晤,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而且我们看到在这次中美元首会晤中,两国领导人不仅有战略性、全局性、方向性的沟通,也是有一些具体的成果清单的。”

回顾“流浪地球”事件之后,中美关系“重返巴厘岛,通往旧金山”之途,以及最终能够在斐洛里庄园坐下来会晤,并非一蹴而就。

5月10日至11日,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办公室主任王毅在奥地利举行会晤。6月中下旬至7月中上旬,王毅两度会见美国国务卿布林肯。6月18日,布林肯访华。这是2018年10月以来访华的最高级别美国官员。随后在七八月份,美国财政部长耶伦、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和商务部长雷蒙多相继访华。在美国一系列高官访华之后,9月16日至17日,王毅同沙利文在马耳他举行了新一轮战略沟通。

接着——10月上旬,美国国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访华;10月下旬,加利福尼亚州州长纽森访华。

在美国从联邦政府,到国会,再到今年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举办地的地方官依次来华访问之后,10月26日至28日,王毅访美。此次访问,不仅是身为外长的王毅对布林肯6月访华的回访,其实也是同美方加大沟通,切实落实两国元首重要共识,在重返巴厘岛基础上,面向旧金山,推动中美关系止跌企稳,尽快回到健康稳定发展轨道。王毅结束访美之后,在10月30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汪文斌说:“‘通往旧金山’不会是一马平川,不能靠‘自动驾驶’。”当时,汪文斌还表示,双方要切实“重回巴厘岛”,把两国元首的共识真正落到实处,排除干扰,克服障碍,增进共识,积累成果。

11月8日至12日,国务院副总理、中美经贸中方牵头人何立峰访美,其间与耶伦财长举行了数次会谈。这被外界解读为“释放了重要信号”。毕竟,在此期间,11月10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宣布,“应美国总统拜登邀请,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11月14日至17日赴美国旧金山举行中美元首会晤,同时应邀出席亚太经合组织第三十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这是中美元首自巴厘岛会晤以来,再次举行线下会晤。

11月15日,正是中美元首巴厘岛会晤后一年零一天。当中美元首再见面时,拜登说:“我愿重申在巴厘岛会晤中作出的五点承诺,即:美国不寻求新冷战,不寻求改变中国体制,不寻求通过强化同盟关系反对中国,不支持‘台湾独立’,无意同中国发生冲突。”面对拜登第二次表态承诺这“四不一无意”,中方亦表示认可双方团队自巴厘岛会晤以来讨论确立中美关系指导原则所作努力,强调要相互尊重、和平共处、保持沟通、防止冲突、恪守《联合国宪章》,在有共同利益的领域开展合作,负责任地管控双边关系中的竞争因素。两国元首欢迎双方团队继续就此讨论。

五根支柱该共同浇筑

“这个地球容得下中美两国。中美各自的成功是彼此的机遇。”新华社的报道显示,在中美元首会晤双方落座后,习近平主席开宗明义地对美方说道。

在会晤中,中方提及了中美最高领导人是中美关系的掌舵者,对人民、对世界、对历史都担负着沉甸甸的责任。

习近平指出,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美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加强团结合作,携手应对全球性挑战,促进世界安全和繁荣。另一种是抱持零和思维,挑动阵营对立,让世界走向动荡和分裂。两种选择代表着两个方向,将决定人类前途和地球未来。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关系要放在这个大背景下思考和谋划。中美不打交道是不行的,想改变对方是不切实际的,冲突对抗的后果是谁都不能承受的。大国竞争解决不了中美两国和世界面临的问题。

尽管中方如此言之切切,可其实在美国,确实仍有一些人对中国抱有种种偏见。按照柯静的话说,“比如美国国会内有一些议员,根本没有来过中国,对中国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但却在诸多场合说中国的种种不是”。此次旧金山中美元首会晤之际,中国最高领导人再次向美方深刻阐释了中国式现代化的本质特征和内涵意义,以及中国的发展前景和战略意图。“中国的发展有自身的逻辑和规律,中国正在以中国式现代化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不走殖民掠夺的老路,不走国强必霸的歪路,也不搞意识形态输出。中国没有超越或者取代美国的规划,美国也不要有打压遏制中国的打算。”这些话语若得以在美国更广泛地传播,自当起到缓释美国一些人疑虑的效果。

其实,早在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直至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之际,在美国,一直有不少人对中国抱有这样那样的偏见。比如有人感觉新中国可能是当时某超级大国的“卫星国”。可目前回看,历史能够证明,事实并非如此。中国共产党当时领导中国人民进行革命的目的在于推翻“三座大山”,让中国人民站起来,使中华民族能够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就当年来说,先期于1971年7月从巴基斯坦转道秘密访问中国的时任美国国务卿基辛格无疑是一位有大勇气的智者。在当年美国国内充满反华、反共、“麦卡锡主义”气息的时候,基辛格的中国之行,其实有利于世界格局向好演进。单就美中关系而论,基辛格帮助尼克松开启了美中可以交流的时代。

而到了21世纪第二个十年,特别是从特朗普到拜登担任总统的近些年的美国政坛,无论共和党阵营还是民主党阵营,真正了解中国的官员人数在减少。美国政界高层不时出现一些吃反华、遏华饭的家伙。接着,则又是一些相当年轻、“冷战”结束后成长起来者成为了美国联邦政府的高官。在他们眼里,视中国为潜在的“冷战”对手,甚至跃跃欲试想用当年“冷战”时期美国的那套招数对付中国。

这时候,无论对于中国,还是对于美国来说,其实都需要更多了解真实中国的美国朋友。放大这些美国朋友的声音,才不至于引起美国方面的战略误判!

此次习近平主席在旧金山出席美国友好团体联合举行的欢迎宴会,与会新老朋友有大约400人。这400人当然是当下与未来中美交流的重要财富。而值得期待的是,在旧金山期间,中国最高领导人宣布,“为扩大中美两国人民特别是青少年一代交流,中方未来5年愿邀请5万名美国青少年来华交流学习”。听到此言,美国海伦·福斯特·斯诺基金会主席亚当·福斯特不乏兴奋地说:“很高兴听到这个消息。这是一件非常积极的事情。希望此番中美元首之会后,能更多促进中美培养致力于增进沟通的下一代!”美国夏威夷州前议员程高登则如此说:“普通中国人和普通美国人有共同之处,我们都想要和平,也许实现目标最好的方式是更多面对面交流,这样我们就能了解对方是人而不是物。大多数美国人,当他们想到中国人时,他们会想到茶、想到丝绸、想到长城。当我想到中国人时,我认为他们是创造美好事物的人。在过去20年里,由于各种社交媒体出现,面对面的沟通没有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需要面对面交流。”

在中美元首会晤之际,中方向美方提出,中美应该有新的愿景,共同努力浇筑中美关系的五根支柱——一是共同树立正确认知,二是共同有效管控分歧,三是共同推进互利合作,四是共同承担大国责任,五是共同促进人文交流。而未来5年5万美国青少年来到中国,也仅仅是五根支柱中“人文交流”的一部分。中美如何构建稳定、健康、可持续的关系,不让分歧成为横亘在两国之间的鸿沟,而是要想办法架起相向而行的桥梁呢?

其实,在2022年2月,曾经担任尼克松首席翻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傅立民(Chas w.Freeman)在接受多家中国媒体采访时,不止一次地表示,当年尼克松访华,是中美搁置意识形态分歧、追求共同目标之旅。“求同存异”,对如今的中美关系仍具有现实意义。在中美元首旧金山会晤时,中方提及——“中美在诸多领域存在广泛共同利益,既包括经贸、农业等传统领域,也包括气候变化、人工智能等新兴领域。当前形势下,两国共同利益不是减少了,而是更多了。双方要充分用好在外交、经济、金融、商务、农业等领域恢复或建立的机制,开展禁毒、司法执法、人工智能、科技等领域合作。”

在中美元首旧金山会晤结束后,王毅在向媒体介绍会晤成果和共识时,曾表示,此次中美元首会晤成果是多方面的,双方在相互尊重和平等互惠基础上,探讨了各领域对话合作,在政治外交、人文交流、全球治理、军事安全等领域达成了20多项共识。

这20多项共识,无疑是中美共同利益更多的一种证明。既然共同利益更多,双方就要了解彼此的原则底线,不折腾、不挑事、不越界,多沟通、多对话、多商量,冷静处理分歧和意外。

为了共同的繁荣

在中美元首会晤之后,11月16日,中国代表团驻地来宾络绎不绝,成为多边国际会议期间中国双边外交“主场”。仔细点数,前来与中方举行双边会见的有墨西哥总统洛佩斯、斐济总理兰布卡、文莱苏丹哈桑纳尔、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等。

这些来访的领导人中,有难忘疫情之时中方紧急驰援的,有赞赏中国始终坚持国家大小一律平等的,亦有回忆两国友好交往源远流长的。作为与中国一衣带水的近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则与中方重申了恪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原则和共识,重新确认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两国关系定位,致力于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建设性、稳定的中日关系。

一些媒体的评论文章用了“日本对华关系出现急转弯”的语句。环球时报援引香港亚洲周刊的一篇文章中,甚至用了“岸田求变紧跟美国步伐”的标题。

确实,一段时间以来,由于中美关系出现这样那样的情况,使得一些亚太国家颇有左右为难之势。而日本岸田文雄当局则看上去紧跟着美国的步伐,在对华关系中陷入一种很难前行的困难局面。

回看历史——1972年尼克松访华之后,当年9月,日本就实现了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日本甚至不顾美国当时还没与中国建交,就迅速达成日中建交的事宜。近日,亦有媒体回顾这段历史,如此评价:“中日建交之前,日本政界反华高调唱得山响。但一旦得知尼克松的‘空军一号’到了北京,日本的变调节奏几乎如F1赛车开进了发卡弯。”

尽管韩国方面没能在旧金山实现韩中领导人双边会晤,但中韩最高领导人在当地时间11月16日于APEC会议第一场讨论会时,进行了短暂交流。这是中韩最高领导人在去年于印尼巴厘岛举行的G20领导人峰会后,时隔一年再见面交流。据报道,韩国方面对外披露,“尹锡悦总统可能借APEC之机与中国方面相约另行举行会谈,因此备受瞩目”。

其实,作为韩国来说,即使一些势力跟着高唱反华高调的时候,都没有忘记一句话——“经贸需要中国,安全依赖美国”。这从另一个侧面看出,亚太各国都看到了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的发展。就中国来说,中国的发展起步于亚太,得益于亚太。而就亚太各国来说,也看到了中国立足亚太、造福亚太的事实。

“我谨向您发出最热情的邀请,希望您拨冗出席2024年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并对秘鲁再次进行国事访问。”在旧金山APEC会议尚未结束时,明年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东道主秘鲁总统博鲁阿尔特已提前向习近平主席发出邀请。

亚太亦是世界的一个缩影。同在中法领导人通话的11月20日,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外长组团来到北京访问。针对巴以冲突,王毅向来访的各国外长表态:“中方坚定支持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开展的外交努力!”也就是说,世界需要的是和平与发展,而不是战争或冲突。

可见,这一次,从旧金山再出发,为了亚太人民和子孙后代的共同繁荣,为了世界和平与发展,为了人类更加美好的未来,中国在行动。如果美方确认了与中国的正确航向,也该与中国相向而行,不断前行。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