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5日 星期一
嘀嗒声
第31版:广域/城与事 2023-11-27

嘀嗒声

安谅

漫画/崔泓

安谅

大白天,这个声音又出现了:“嘀……嗒……嘀……嗒……”

明人的耳朵立刻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声音。他请老母亲也过来听听,但80多岁的老母亲表示听不见。他又请大堂值班的物业人员上来一听,可那个胖小伙子也表示听不见。

上一次,明人请值班的刘阿姨在门后的这个部位倾听。50多岁的刘阿姨屏气凝神地听了几分钟,不好意思地说,她真没听到什么。那口吻,仿佛没听到是她的过错。明人有些不好意思,又感到不可思议:嘀嗒嘀嗒的,怎么他们就是听不见呢?

刘阿姨热心,说楼下原先的租客早就搬走了,业主委托物业出借给新的租客,还没有签约,不妨去楼下察看一下。明人跟着她去了,但察看了一番,认为嘀嗒声与楼下无关。他不免悻悻,亦只有无奈离开。

然而,每到深夜,万籁俱寂,声音就清晰地响起:“滴……嗒……滴……嗒……”,响得富有节奏,响得不依不饶,敲打着明人的耳膜,使他根本无法入睡。一些平常的忧心事,似乎乘机也涌上了心口,让明人愈发烦躁不安。他翻来覆去,几次准备爬起身来,又自觉不过枉然之举。

声音究竟从何而来?他听了良久,做过好多推测。可能是热胀冷缩的关系,墙内的什么木板,在冷缩时发出的声音。也可能是蟑螂之类的虫类,在里面日夜颠倒地活动。声音常在深夜响起,白天,一般是在上午,偶尔才响起。当然,他也想过是不是有自来水管经过,与物业那位胖小伙子探讨,双方最后都否决了这个推断——自来水管怎么会从卧室的门后墙壁穿越呢?小伙子临走时,还算善解人意地说,如果要找出原因,恐怕要把墙壁和地板撬开了。这当然是一种办法,不过,大动干戈,实在折腾,明人也没有立即应声。

这声音,还是吵人。时间拖了好几个月了,明人老睡不好觉,两眼都成熊猫眼了。他每晚试着塞了棉花在耳朵里,才昏然入睡。但睡得很浅,稍一醒,那声音仍然执着地直往耳朵钻。他硬闭着眼,但始终处于半梦半醒之间。

明人扛不住了,去医院配了药。医生是熟识他的,对他说,给他配的是好药,一定能睡个好觉。也真是奇了怪了,后半夜解了个手,他竟又睡不着了。他开始感觉到这声音像发电报似的,每一个“滴滴滴嗒嗒嗒”都在敲打着他,搞得他没法睡个安稳觉。

再看刘阿姨,胖小伙子,还有其他物业人员,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明人似乎听见他们耳语道:“这人,是不是,神经过敏?”

倒是老母亲还体贴他,说:“要不我们换房间睡?”

这也费周折,何况老母亲体弱多病,习惯了原先的卧房,换了房间,恐怕不会适应。

他摇头否决了。

就这么忍着吧。人生不就是一个忍字了得?

又过了不久,天气暖和些了,明人突然发现,这声音消失有一段时间了!

他左思右想,忽然明白了:墙那段有暖气片,有一截连着的水管,在墙内由墙角上方贯穿而过。这声音,绝对是水管发出的滴水声,因为,这段时间,他没再用暖气。

终于找到症结了。明人舒了口气。终于不用再“神经兮兮”了。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