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4日 星期二
美国复工,一场“裸奔”?
第55版:特稿 2020-05-18

美国复工,一场“裸奔”?

吴雪

5 月11 日,冷藏车停放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一处新开辟的临时停尸场所内。

5 月9 日,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戴口罩的行人走过空旷的道路。

副总统彭斯将在未来数日内避免与其他人近距离接触。

5 月11 日,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一家医院外,医护人员准备将一名病人送入急诊。

一边是棘手难缠的疫情,另一边是竞选连任的压力,四年时间不到,一切都已经改变。看来,特朗普要想当好这个“战时总统”,成为那个唯一拯救美国的人,必须拿出足够的政治智慧。

记者|吴 雪

“它要走了。它要离开了。它就要消失了。”4 月29 日,特朗普总统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再次开启了自我催眠式的回答。尽管他“病毒4 月会消失” 的迷之信念已经被现实打脸;“人体注射消毒剂” 的诡异想法饱受非议,但这丝毫不影响美国政客将浪费了两个月的疫情应对,称之为“一个巨大的成功故事”。

变卦总是来得太快。仅仅相隔8 天,特朗普在同一地点面对镜头时,又突然否决掉“病毒奇迹消失论”,首次承认新冠病毒严重程度超过珍珠港事件和911 事件。这让原本要解散的“应对疫情工作组”,不得不无限期继续下去。

疫苗尚未问世,还会有更多美国人染疫死亡,特朗普却急着重启经济了。可以说,重启美国,几乎是在没有任何专家意见和指导的情况下“裸奔”,急于给经济松绑的背后,很可能是以不断攀升的死亡率为代价。3 月下旬在白宫形势研究室接受审查的流行病学模型显示,在最好的情况下,新型冠状病毒还将可能杀死10 万到24 万美国人。而截至5 月11 日,这一死亡数字已经突破了8 万人。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国友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表示,从联邦政府的出尔反尔、州政府的步调不一到民

众矛盾心态,大概率反映了美国复工的复杂性。而理应更有章法的复工,由于联邦政府早期应对疫情不力,居然出现了美国从上到下非此即彼、对立仇恨,甚至持枪抗议的魔幻局面。

民意撕裂下的“感染风险”

4 月最后一个周末,加州气温一度蹿升到34 摄氏度,像之前的任何夏天一样,加州人赶到了南部几个开放的海滩,显示了封锁令的松动。一周之后,紧随纽约州、新泽西州,加州州长加文·纽森宣布解除封锁令,允许辖区制造商复工。

一份联合民调显示,58% 的受访者担心因“封锁令” 取消得太快,疫情会再度蔓延。美国密苏里州、伊利诺伊州乔斯林市等地肉厂复工或未停工,因不戴口罩、肘碰肘操作等防疫措施不到位,相继出现群体性感染。5 月7 日,关闭又复工的艾奥瓦州滑铁卢市一家肉类加工厂,又发现1031 名工人新冠病毒测试为阳性;全美29 个州至少170 家工厂的工人确诊新冠肺炎,至少45 名工人死亡。

这些事件再次佐证了民众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但是不管民众准没准备好,美国各州“复工复产” 计划都已开始加速。截至5 月1 日,美国有超过30 个州已经或即将放宽防疫限制。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发布的复工模型测算显示,5 月和6月期间,部分复工情形下,美国将挽救约440 万个工作岗位。

随之而来的感染风险也是巨大的。宋国友认为,美国每日新增确诊病例一直保持在2 万例,疫情还未达到拐点,参照2009 年H1N1 和1918 年西班牙大流感,全面复工或导致秋季疫情二次暴发的风险上升。毫无疑问,疫情走向仍然是复工的关键考量。

遗憾的是,在病毒检测不足的情况下,美国联邦政府仍然在推进各州开放。早在3 月初,特朗普“任何民众都能进行检测”的承诺,至今尚未兑现。截至4 月初,每天接受检测人数不足15 万人,而且排队时间漫长。

“就算只满足最高优先级测试,检测能力就需增加3 倍,而更大范围测试可能要提升30 倍或更多。” 美国疾控中心前主任费和平博士认为,相较于复工所需的每日200 万至300 万次检测,美国耗时多个月完成并被特朗普视为“功绩” 的675 万次检测几乎“不值一提”。

更坏的消息还在于,检测能力在增强,疫情也在扩大。一些商业实验室已经意识到诊断需求大大超出他们的能力。50 个州为防疫物资打架的局面还未结束,检测的关键部件,咽拭子、试剂以及RNA 提取包一直短缺,而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了——制造商需要时间和材料去生产,厂商还要几个月时间来满足全球需要。

经济的重启还建立在类似中国广泛而全面的接触追踪上。根据美国前疾控中心主任Tom Frieden 的估算,美国需要至少30 万人来从事接触追踪。但受连年预算削减影响,美国卫生系统早已自顾不暇,仅在2017 年到2018 年,就已流失了55000名工作人员,更何况美国也没有为疑似病人隔离的专门场所。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Ezekie J.Emanuel 称,由于总体感染人数过于庞大,只有将确诊病例控制在每百万人出现20 个新增病例,才符合复工的要求。而日前白宫将何时取消“居家令”交由各州决定,这就意味着不管这些州因为封锁措施而经济衰退,还是因为重启经济而疫情反复,特朗普都不是直接责任人。

“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特朗普政府的一名外部顾问表示同意。

而就算检测能力跟得上,社交距离仍是美国复工的一个不小障碍。5 月2 日,一张曼哈顿克里斯托弗街公园的照片,引发舆论关注,在这张照片里,美国民众三五成群聚集在草坪,且没有一个人戴口罩。不得不承认,一些不负责任的人所谓的自由,正在以大部分群体的生命安全为代价。而他们,对此不以为然。

抗疫还是复工,只能选一个

尽管复工风险很大,但美国民众很可能必须要在“病死”和“饿死” 之间做一个选择。

数据告诉我们,疫情给美国劳动力市场造成的打击是“海啸式” 的。根据美国5 月8 日最新公布的数据,4 月一个月内美国超过2000 万人失去工作。失业率飙升至14.7%,而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已累计突破3350 万,是历史上大萧条以来最高水平。

近年来,美国的储蓄率在17%-18% 波动,家庭存款中位数仅为1.17 万美元,近半数家庭几乎没有存款,尽管每人1200美元救济金听起来很美好,但领取起来并不那么顺利。

3 月28 日这天,佛罗里达州37 岁的克劳迪亚失业了。过去一个多月,她每天要打100 多通电话,来争取失业救济金,而这笔救济款本应在几周前就发放到她手里。“有时一天尝试100 多次,幸运的话,会联系上一位代表,但答复却是无能为力,我对政府感到失望。”

克劳迪亚的遭遇并非个例,接受路透社采访的20 多名美国民众都有类似的遭遇。 尽管美国政府公布的指南显示,有资格获得救济的失业民众,会在提出申请后的3 周内领到救济金,但许多人正在花费两倍时间等待救济金到手。

一边是苦寻的失业救济金,另一边则是在艰难的生活中挣扎。“我不知道该责备谁,我只要得到欠我的钱”。37 岁的亚历杭德拉等不到救济金,只能把800 美元退休金变现,支付汽车月供,而这800 美元相当于她一年的储蓄;41 岁的韦斯患有强直性脊柱炎,失业后,健康保险也终止交纳,每月看病的2000 美元花销,至今仍没有着落。

失业海啸始于餐厅、酒店和工厂的工人,但显而易见,裁员跨越行业和收入群体——正在对很多以前从未申请过此类援助的美国人构成打击。可以居家工作的办公室白领,躲过了疫情下裁员的首轮冲击,而第二波裁员或休假,他们很可能难以幸免。

北卡罗来纳州萨默菲尔德的两个孩子的父亲Simon,是一名市场营销专家,4 月7 日他和其他几名同事都丢掉了工作,当时全州为应对疫情大流行而进入封锁状态才不到两周。而公司幸存下来的员工,薪资也降低了10%—20%,而暂时性的减薪很可能成为一项永久性的措施。

美国人力资源管理协会最新的调查发现,有52% 的小企业预计会在六个月内倒闭。虽然美国政府两次拨款,称将帮助小企业留住员工,但这一援助政策被指存在缺陷,未能有效保护中小企业,加速了失业潮的形成。

多家美国媒体报道说,一方面,由于未能严格限制申请门槛,救助款未能全部顺利流入小企业,反被不少大企业攫取,造成部分中小企业破产和员工失业。另一方面,美国选择一些大型商业银行作为发放救济款的“中间人”,从而损失了救济款发放效率,使得一些小企业资金链“在黎明到来前”中断,被迫倒闭。

美国媒体沃克斯评论说,美国救助政策的失误使得美国失业潮远大于英国等其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眼下,美国仍有约60% 的经济活动处于“停顿”。恐慌的民众将不多的消费全部投入到生活和防疫用品的囤积,曾经热卖的奢侈品自然举步维艰。5 月7 日,继J. Crew 于5 月4 日申请破产保护后,第二家运营了100 多年的奢侈品零售商尼曼马库斯,也宣告破产。就连美国百货巨头梅西百货,接下来也将临时解雇大约13 万名零售终端业务人员。

调查显示,略微超过三分之一的小企业表示预计能够继续运营超过6 个月,14% 表示不确定。分析人士认为,由于美国政府尚未出台行之有效的新冠疫情抑制措施,失业人数会进一步攀升,而即便疫情结束,就业市场恢复至疫情之前水平可能需要数年。

特朗普的“选举算计”

新冠肺炎疫情重创了美国社会和经济,也改变了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的节奏。

强劲的经济原本是特朗普实现其连任梦想的资本,但过去三年的成果几乎在短短一个多月内全部清零。而作为“战时总统”的他,原本希望利用疫情争取广泛的支持,结果也事与愿违。面对并不乐观的选情前景,特朗普团队试图重构竞选策略和叙事:将特朗普塑造成唯一重振美国经济的领袖,并把疫情账单“甩锅” 给中国和民主党。

4 月30 日密歇根州数百名抗议者,不顾社交距离,聚集在州议会大厦外,携带步枪,抗议延长的“居家令”,就被看作为特朗普竞选造势的集会。多家美媒揭露,示威活动幕后掺杂着各类保守派团体、茶党、拥枪组织,奋力渲染示威的则是福克斯新闻,一些非正式联盟还通过网络推动抗议活动,找律师提起诉讼,并支付民意调查和研究费用。

类似活动还出现在加利福尼亚州和伊利诺伊州等地。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其胜告诉《新民周刊》,从民调两党极端分化的意愿看,此次疫情带有明显的“党派性”。相比于共和党人,民主党人更易受感染新冠病毒。

民主党人较多聚居在人口密度高的城市,极易成为高危区域。据一项调查显示,聚居在城市的黑人冲击最大,尽管黑人只占美国人口的13.4%,但黑人死亡病例则占美国全部死亡病例的近60%。而黑人恰恰主要是民主党的支持者。2012 年93%的黑人选民把票投给了奥巴马,2016 年91% 的黑人选民投票支持希拉里。

而共和党人(特朗普的支持者)多居住在偏僻的乡村,疫情对健康威胁较小,经济打击更大。4 月17 日,特朗普在推特上直接站队,高呼“解放密歇根”“解放明尼苏达”“解放弗吉尼亚”,首先为了迎合保守派选民的诉求,其次为了把应对疫情不力的责任推卸给地方政府,特别是民主党人当政的州。

而这三个由民主党执政的州都是今年总统大选的“摇摆州”,对特朗普寻求连任有着重要影响。密歇根州民主党籍州长惠特默此前因呼吸机供应问题同特朗普展开“口水仗”,让她成为共和党人以及保守派媒体口诛笔伐的对象。但民调显示,密歇根州多数民众对她的抗疫工作表示满意。美国媒体还把她列为拜登竞选搭档的潜在人选之一。一项月度调查显示,美国71%的选民对于“重启” 美国经济和放松封锁措施方面,更愿意选择信任州长,而不是特朗普。

吴其胜还表示,每逢大选必打“中国牌”,这几乎是美国两党的不成文惯例。对于共和党来说,在疫情重创美国公共卫生体系,经济发展近乎停摆的背景下,如何通过污蔑、抹黑中国,煽动和利用选民反华情绪显然成了头号策略。而美国蒙莫斯大学5 月5 日发布的首份全国性民调显示,拜登支持率依旧领先特朗普,且优势有所扩大。特朗普竞选团队又将打击策略聚焦在为拜登贴上“中国标签”。

正所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甩锅” 中国负面政治效应显而易见,民主党可以只耍嘴皮子、不干实事,但共和党还得应付经济疲软、就业严重下滑等一系列问题。如果美国政府仍然不多花精力做好自己的事情,恶意批评指责中国,很可能导致特朗普视作竞选连任资本的“政绩” 也付诸东流。

四年前竞选总统时,特朗普曾誓言要对中国强硬,但事实证明,与对抗相比他更希望从中国赚更多钱。特朗普比谁都清楚,要想连任以及连任后迅速恢复经济,必须依靠中国。此次疫情,美国依靠中国公司提供必需的医疗用品,就是最好的证明。

一边是棘手难缠的疫情,另一边是竞选连任的压力,四年时间不到,一切都已经改变。看来,特朗普要想当好这个“战时总统”,成为那个唯一拯救美国的人,必须拿出足够的政治智慧。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