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4日 星期二
毒枭的历史
第93版:专栏/花花世界 2020-05-18

毒枭的历史

苗炜

苗 炜专栏作家

读书,写字,旅游,锻炼

Columnist

前些日子,看电视剧《毒枭墨西哥》,发现这个剧里的人物,基本上都有原型,于是就找来一本《毒品史:美国和墨西哥的百年恩怨》,当作电视剧背景知识了解一下。

在20 世纪最开始的几年,鸦片、大麻、可卡因在美国是合法的,制药公司会把鸦片衍生物当作药品,甚至是家庭常备药。1903 年的时候,可口可乐还使用古柯叶做原料。可卡因就来自古柯液的提纯。所以,罂粟、古柯、大麻这几样的种植都属于农业生产。

1906 年,美国出台《纯净食品与药品法》,规定制造商必须列出他们的产品含麻醉剂的成分;1909 年,又出台了《吸食鸦片禁令》,不许抽大烟了,鸦片馆关门歇业。鸦片变得稀缺了,去鸦片馆抽大烟的人转向了更危险的吗啡和海洛因。到1920 年代,纽约黑帮头目算了一笔账,2000 美元一公斤的海洛因分装零售后,可以获利30 万美元,获利150倍。禁毒令改变吸食毒品的方式,运输和分销也随之变化了,提纯之后便于运输、便于街头贩卖,于是大烟不抽了,都改抽白面了。禁毒,让人们吸食的毒品纯度更高,也让贩卖毒品的利润更大。

美国对毒品的需求,墨西哥正好填补上。墨西哥的气候非常适合鸦片和大麻的种植。鸦片种植一直是穷人的活计,也是贫穷国家的活计,因为种植罂粟对农业现代化的要求不高,罂粟喜欢日照,每天日照12 个小时以上就能长得很好,不需要灌溉系统,不需要化肥,也不要除虫剂,生长周期120天,首要的技术就是学会采集罂粟汁,罂粟边上还可以种豆子、种烟草,这是穷人的生计所在。

1937 年,美国又通过《大麻税法》,大麻从自由市场进入黑市,那墨西哥人就增加大麻产量。当时美国联邦麻醉品管理局的局长面临机构精简而被精简掉,所以局长搜集了很多材料,发动宣传,说大麻是一种很危险的毒品,墨西哥人最喜欢用大麻。将毒品和特定人群挂钩是很有效的宣传,可卡因和黑人,鸦片和华人,大麻和墨西哥人,危险的毒品和危险的人群被挂上钩。

毒贩走私,警察受贿,这当然都应该被打击。但走私和受贿本来形成了一种秩序,禁毒战破坏了原来的秩序,就有可能引发更多的暴力。墨西哥总统卡尔德龙,是这样理解禁毒的,他的目标不是要查禁毒品,毒品种植贩运,给国家的贫困人口带来工作,毒贩子对手下年轻人是管理严格的,不许吸毒不许喝酒,赚了钱洗干净了放到银行,维持国家金融体系的运转,为啥要真的查禁毒品呢?总统要做的是打击毒枭对国家权威的挑战,不能让毒贩破坏公共秩序和安全。

既然禁毒这么难,像是个无解的困局,那大麻合法化是不是也是一个出路呢?

2014 年7 月,纽约通过了医用大麻法,卫生部门可以选择五家公司种植大麻、销售大麻。10 月,东海岸举办大麻商业博览会,大麻行业成为一个投资热门。这一年的4 月,墨西哥锡那罗亚金三角地区就闻到了风声,农民不再种大麻了,大麻的批发价从每公斤100 美元下降到25 美元。大麻合法,就不用贿赂警察和官员了,武器方面也不用支出了,运输成本也减少了,花销减少了,但回报率也太低了。目前来看,锡那罗亚种大麻的农民还是最不喜欢美国搞大麻合法化的那群人,他们也不愿意当大麻农民,很多人开始种罂粟了。

此书的两位作者认为,以执法为中心的毒品战争,效率低下,代价高昂,结果可能适得其反。墨西哥毒枭每年一半以上的收入来自大麻,大麻合法化,可能是一条解决之路。

墨西哥锡那罗亚种大麻的农民最不喜欢美国搞大麻合法化。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