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6日 星期一
每周一图 高古雅致出清新
第94版:艺术 2020-05-18

高古雅致出清新

王悦阳

陈康作品《云行无定》。

而陈康为人为艺,恰恰是以利家的身份,从事着作家的事业。

撰稿|王悦阳

浓荫滴翠,健碧缤纷,杂花生树,莺蝶翻飞……在上海书画院画师陈康的笔下,代表着大自然的绿色是如此的多元且丰富,浓烈、清澈、明快、厚重、轻盈、深邃,他笔下的兰草修竹是绿色的,山水泉树也是绿色的,无一笔、无一处不表达着画家对自然,对传统的热爱与崇敬。

元代钱舜举论画有利家、作家之辩,明清文人阶层空前庞大,文人画也随之兴盛,画家大多以近利家为荣,而以近作家为耻,简而言之,利家就是以游戏笔墨为高雅,作家则是以经营刻画为庸匠。当然,这是特殊的时代氛围使然。然而,这种思维惯性延续到商品经济兴起的近代,不少画家依旧孜孜不倦地追求起业已成为历史的所谓 “文人画家”,真令人啼笑皆非。而陈康为人为艺,恰恰是以利家的身份,从事着作家的事业。

的确,毕业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的陈康一直以职业画家的态度在从事绘画创作,受到当代大家陈佩秋先生认可并收为入室弟子,足见他的成绩是卓然可观的。陈康的花鸟、山水主要师法陈老,笔墨、设色与构图皆能做到惟妙惟肖,几可乱真,可见他是曾花过极大功夫研究和临习。众所周知,陈佩秋先生以宋元的古典传统而重开生面,而她以积墨积彩之法独创而成的重彩山水、花鸟画风,却能够在陈康的画面上得以再现,这诚然是值得庆幸的。但事实上,师法前人而能得其神髓,只是学画成功的第一步,关键还是在于他的笔墨功力已然接近前辈大家,这确实是令人吃惊的。

“夕阳紫翠忽成岚”——浓翠欲滴的画面成就了静谧的氛围,中又或红、或紫、或黄的点缀,画面丰富而又沉着痛快; 春风乍起,文禽啼舞; 漫山遍野,碧绿如烟……陈康刻意营造的画境是有别于那种“聊聊数笔” 的游戏笔墨,九朽一罢的用心作业才是一个专业画家安身立命的所在。陈康不辞辛苦地经营着,或勾、或点、或染,苦心孤诣,而未令画面显出一点板滞,这既是他好古敏求的结果,也和他有着深厚的书法功底是分不开的。陈康的书法也游于谢稚柳、陈佩秋二位先生之间,其落款的行草书笔画精到,铁画银钩,清拔劲健,腾挪老健的姿态更为画作增添几分亮色。

值得一提的是,陈康还善作设色竹,全然师法谢稚柳先生,亦花费了极大的心力。所画不仅结构谨严,设色秀雅,更难能可贵的是特具谢老画竹所独有的清逸的气格,深得谢画神韵。他又常喜在竹叶间以飞禽或蛱蝶,甚能追溯宋人之法,高古清秀而别具匠心。

可以说,陈康的画既传统,从宋元一路走来,上溯晋唐,笔墨功夫着实精彩。但陈康的画又很现代,拜师陈佩秋绝不为了贪图虚名,而是难能可贵地将老师用得一手的好颜色继承、学习了下来,化于笔端的,是印象派的光影斑驳,是大自然赋予花花草草最本真的绚烂与美好。因此,在性格强烈、风格多元的海上画坛,陈康的后来居上,着实令人瞩目。面对赞扬,谦逊的画家表示:“我觉得自己的作品还有待提高,第一是要认认真真地画画,上溯宋元传统,吸收更多中外优秀的绘画艺术的养分。第二,除了笔墨修为,还要注重提高学养,技法与学养打通了,艺术作品自然就具有了高格调,就能真正感染人、打动人。”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